Navigation

我們要重視起“新冠一代”

在瑞士,越來越多的青年人受夠了新冠禁閉措施所帶來的限制。瑞士政治、歷史學家說,前些時候在聖加侖發生的示威活動只是冰山一角。 Keystone

歐洲各大城市紛紛發起反對新冠疫情政策的遊行,這股潮流也蔓延到了瑞士,給這個歐洲小國帶來新的社會挑戰。是時候了,我們要開始認真對待“新冠一代”的訴求了。

此内容发布于 2021年05月12日 - 09:00
Claude Longchamp,政治学家、史学家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新冠一代”早已成為人們談論的話題。他們是那些受疫情影響而無法離開原生家庭,開始獨立生活;無法成家立業,實現自己的夢想的年輕人。

他們承擔的壓力不會在短期或者中期減弱。今年,瑞士大部分身體健康的青年人都不會享受注射疫苗的優先權。而未接種疫苗者會在日常生活中感受到歧視。在不久的將來,償還疫情經濟援助措施的巨額貸款問題也要被搬上檯面。現在的年輕一代將更長時間背負壓力。

可見,前景並非美好。但這足以構成衝突的導火線嗎?社會學定義的世代衝突,主要關注的是年輕人與老年人之間的差異,或者不同世代在青年時期的差異,而孩子脫離父母羽翼單飛的問題並未在定義世代衝突時被納入考量範疇。

公投體現出的年齡差異

通過眾多公投,瑞士民主向國民提供了許多機會,以更準確地權衡世代衝突。

投票行為的年齡差異,總是反覆圍繞著以下三個主題出現:

  • 養老保險
  • 價值觀的變化
  • 國家和社會的控制

造成這種情況的原因有三:首先,不同年齡段群體的利益不同;其次,不同世代人士在參與政治時有著不同的人生經歷;最後,年輕人和國家與執政者對立的情緒更高。

新冠疫情政策的社會後果

新冠危機是否令年齡矛盾的衝突線重新兩極分化?

從與病毒有關的死亡率來看,70歲以上群體面對病毒處於生理上的不利地位。保護他們免受感染是疫情期政策的重中之重。與此同時,還必須通過限制人與人之間的接觸來削弱並抑制病毒的傳播。

無論是在朋友圈、工作領域,還是在娛樂活動中,上述防疫措施都會造成失去大量社交生活。這到底意味著什麼?瑞士廣播電視集團SRG的新冠調查就此做了很好的註腳。該調查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對公眾面對疫情和相應措施的心態進行一次統計。

新冠疲勞症

瑞士廣播電視集團新冠調查報告所揭示的社會現狀,正是世界衛生組織歐洲部分部所提出的“新冠疫情疲勞症”。隨著嚴格防疫措施的持續,每個人都會對其有所感受。尤其是那些本來就持無所謂態度的人,他們會放棄參與社會與病毒的鬥爭。

世衛組織估計,至少有一半的歐洲人口已經-以這種或那種方式-出現“疫情疲勞症”症狀。世衛組織因此建議讓民眾更進一步參與干預措施的制定過程,並努力創造新的可能以應對現有需求。

End of insertion

和2020年3月瑞士的首次疫情高峰期相比,人們對自己染病的恐懼心理總體有所降低。但這一變化因年齡而異:在35歲以下群體中,只有20%的人認為自己有可能會染上病毒。但退休人員的想法有所不同,他們當中仍有一半的人擔心被感染。

與此同時,隨著疫情禁閉期的延長,人們對“被社會孤立”的恐懼也普遍加劇。年齡因素對此也有著影響:在35歲以下群體中,三分之二的人時而倍感孤獨,且此種情況呈持續增長趨勢;而在65歲以上受調者中,只有一半人有孤獨感,且程度較輕。

以街頭遊行為矛頭

今年復活節期間,瑞士公眾對新冠措施的抗議遊行升級。通過此種方式,年輕人把不滿情緒的矛頭指向新冠管控政策。

其實只有混在抗議者中的少數人具有暴力傾向。但這些示威活動被種族主義者和陰謀論者利用。

而逃避現實主義則在大多數抗議者中佔據主導地位。但由於社會封閉的現狀,衝破限制的意願正在迅速增長。

面對挑戰的社會

這些年輕人也必須意識到:導致他們困境的原因並非可恨的當局實施的防疫措施,而更是病毒-只要病毒沒被控制住,它就會控制社會。

反過來講,社會必須更加反躬自省。在新冠政策之下,社會關注點的轉移給年輕人的生存帶來大量不利因素。長遠來看,這確實干擾了整整一代人的發展前景。

認真對待政治信號

這種情況下,重視起新冠一代發出的政治信號變得尤為重要。其中包括瑞士五大黨派青年黨的最新政治方案。從中間派到左翼,各黨立場一致。而自由民主黨青年黨和人民黨青年黨則在一旁觀戰,他們不支持國家層面的政策。

各青年黨的訴求中,首當其衝的就是讓年輕人即時參與新冠危機的管理-比如消除在病毒檢測和疫苗接種等措施中對青年人的歧視;又如,在疫情現狀允許的條件下,專門為青年人施行解禁措施;另外,對有心理問題或就業困難的年輕人提供支持。

不作為就有可能爆發世代衝突

可以推論到的世代衝突現在已經爆發了嗎?我認為沒有!

世代衝突的爆發需要不同年齡段間兩極化的加劇,比如,當年輕人處境改善的同時,老年人處境惡化,這可能是兩極化加劇的前提。然而現實並非如此。所以,世代間的團結仍然是主旋律。

但是大多數心懷不滿的青年人不願意因為疫情被“犧牲”-無論是在危機期間,還是在危機之後。只要政界、經濟界和社會沒有在生活方式、工作分配和社會保險方面實現世代公正,年輕人的這種心理就不會消失。否則,隨著當下長者與青年的利益以及年輕人價值觀轉變等問題的愈發政治化,世代衝突會成為一種實實在在的威脅。

(譯自法語:郭倢)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关闭。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更换密码

确定要删除个人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