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我们要重视起“新冠一代”

在瑞士,越来越多的青年人受够了新冠禁闭措施所带来的限制。瑞士政治、历史学家说,前些时候在圣加仑发生的示威活动只是冰山一角。 Keystone

欧洲各大城市纷纷发起反对新冠疫情政策的游行,这股潮流也蔓延到了瑞士,给这个欧洲小国带来新的社会挑战。是时候了,我们要开始认真对待“新冠一代”的诉求了。

此内容发布于 2021年05月12日 - 09:00
Claude Longchamp,政治学家、史学家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新冠一代”早已成为人们谈论的话题。他们是那些受疫情影响而无法离开原生家庭,开始独立生活;无法成家立业,实现自己的梦想的年轻人。

他们承担的压力不会在短期或者中期减弱。今年,瑞士大部分身体健康的青年人都不会享受注射疫苗的优先权。而未接种疫苗者会在日常生活中感受到歧视。在不久的将来,偿还疫情经济援助措施的巨额贷款问题也要被摆上桌面。现在的年轻一代将更长时间背负压力。

可见,前景并非美好。但这足以构成冲突的导火索吗?社会学定义的代际冲突,主要关注的是年轻人与老年人之间的差异,或者不同代际在青年时代的差异,而孩子脱离父母羽翼单飞的问题并未在定义代际冲突时被纳入考量范畴。

公投体现出的年龄差异

通过众多公投,瑞士民主向国民提供了许多机会,以更准确地权衡代际冲突。

投票行为的年龄差异,总是反复围绕着以下三个主题出现:

  • 养老保险
  • 价值观的变化
  • 国家和社会的控制

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有三:首先,不同年龄段人群的利益不同;其次,不同代际人士在参与政治时有着不同的人生经历;最后,年轻人同国家与执政者对立的情绪更高。

新冠疫情政策的社会后果

新冠危机是否令年龄矛盾的冲突线重新两极分化?

从与病毒有关的死亡率来看,70岁以上人群面对病毒处于生理上的不利地位。保护他们免受感染是疫情期政策的重中之重。与此同时,还必须通过限制人与人之间的接触来削弱并抑制病毒的传播。

无论是在朋友圈、工作领域,还是在娱乐活动中,上述防疫举措都会造成社交生活的大量丧失。这到底意味着什么?瑞士广播电视集团SRG的新冠调查就此做了很好的注脚。该调查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对公众面对疫情和相应措施的心态进行一次统计。

新冠疲劳症

瑞士广播电视集团新冠调查报告所揭示的社会现状,正是世界卫生组织欧洲部分部所提出的“新冠疫情疲劳症”。随着严格防疫措施的持续,每个人都会对其有所感受。尤其是那些本来就持无所谓态度的人,他们会放弃参与全社会与病毒的斗争。

世卫组织估计,至少有一半的欧洲人口已经-以这种或那种方式-出现“疫情疲劳症”症状。 世卫组织因此建议让民众更好地参与进干预措施的制定过程,并努力创造新的可能以应对现有需求。

End of insertion

和2020年3月瑞士的首次疫情高峰期相比,人们对自己染病的恐惧心理总体有所降低。但这一变化因年龄而异:在35岁以下人群中,只有20%的人认为自己有可能会染上病毒。但退休人员的想法有所不同,他们当中仍有一半的人担心被感染。

与此同时,随着疫情禁闭期的延长,人们对“被社会孤立”的恐惧也普遍加剧。年龄因素对此也有着影响:在35岁以下人群中,三分之二的人时而倍感孤独,且此种情况呈持续增长趋势;而在65岁以上受调者中,只有一半人有孤独感,且程度较轻。

以街头游行为矛头

今年复活节期间,瑞士公众对新冠措施的抗议游行升级。通过此种方式,年轻人把不满情绪的矛头指向新冠管控政策。

其实只有混在抗议者中的少数人具有暴力倾向。但这些示威活动被种族主义者和阴谋论者利用。

而逃避现实主义则在大多数抗议者中占据主导地位。但由于社会封闭的现状,冲破限制的意愿正在迅速增长。

面对挑战的社会

这些年轻人也必须意识到:导致他们困境的原因并非可恨的当局实施的防疫措施,而更是病毒-只要病毒没被控制住,它就会控制社会。

反过来讲,社会必须越来越多地对镜自省。在新冠政策之下,社会关注点的转移给年轻人的生存带来大量不利因素。长远来看,这确实干扰了整整一代人的发展前景。

认真对待政治信号

这种情况下,重视起新冠一代发出的政治信号变得尤为重要。其中包括瑞士五大党派青年党的最新政治方案。从中间派到左翼,各党立场一致。而自由民主党青年党和人民党青年党则在一旁观战,他们不支持国家层面的支持。

各青年党的诉求中,首当其冲的就是让年轻人即时参与进新冠危机的管理-比如消除在病毒检测和疫苗接种等措施中对青年人的歧视;又如,在疫情现状允许的条件下,专门为青年人施行解禁措施;另外,对有心理问题或就业困难的年轻人提供支持。

不作为就有可能爆发代际冲突

可以推想到的代际冲突现在已经爆发了吗?我认为没有!

代际冲突的爆发需要不同年龄段间两极化的加剧,比如,当年轻人处境改善的同时,老年人处境恶化,这可能是两极化加剧的前提。然而现实并非如此。所以,代际间的团结仍然是主旋律。

但是大多数心怀不满的青年人不愿意因为疫情被“牺牲”-无论是在危机期间,还是在危机之后。只要政界、经济界和社会没有在生活方式、工作分配和社会保险方面实现代际公正,年轻人的这种心理就不会消失。否则,随着当下长者与青年的利益以及年轻人价值观转变等问题的愈发政治化,代际冲突会成为一种实实在在的威胁。

(译自法文:郭倢)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关闭。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