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气候变迁

冰川消融为何关系到每一个人

阿尔卑斯冰川很可能到本世纪末期就会消失,其后果不仅会令瑞士高山有“切肤之痛”,而且整个欧洲也将受到波及。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03月11日 - 09:35
Corinna Staffe (插图)

冰川正在消融,但这早已不再是新闻:自1850年以来,阿尔卑斯冰川的体积大约缩减了60%,然而,令人一惊非小的却是阿尔卑斯山脉“巨型冰川”消融的速度。

2019年夏季,仅仅两周时间内,瑞士就丧失了8亿吨的积雪与冰川,这相当于一块边长为1公里的冰体大小。尽管2020年夏季气温相对温和,但对冰川而言,可以说是情况相当糟糕的一年。

自前工业时代以来,瑞士的气温升高了大约2摄氏度,这相对于世界平均水平的两倍。照这样下去,瑞士1‘500座阿尔卑斯冰川将有半数-包括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评定的世界自然遗产-雄伟壮观的阿莱奇冰川(Aletsch)将在未来30年内消失。如果不采取措施减少温室气体的排放,到本世纪末期,瑞士和欧洲的所有冰川都面临着全面消融的威胁。

不仅阿尔卑斯山冰川在消融,世界上几乎所有的冰川面积都在缩小,而且变化速度不断加快。喜马拉雅山和安第斯山脉的融化尤其令人警觉,因为那里有数亿人还在以冰川为生。

没有冰川的世界将会怎样

此外,尽管从更长时期来考虑,地球历史上屡见不鲜的冰川衰退的现象会对我们的未来产生严重的负面影响吗?很难为其下定论。但是可以肯定的是,我们必须准备迎接新的挑战。

在瑞士,冰川消融的后果之一就是增加了自然灾害的潜在威胁,比如,洪灾、泥石流及山体滑坡。冰川内部形成的湖泊也有突然外溢的危险,湖水溢出会将村庄和建筑设施夷为平地。随着冰川以及多年冻土层逐渐缩减,高山也变得更加不稳定,阿尔卑斯山斜坡沉降的图像经常在世界各地传播。

冰川消融会导致瑞士失去重要的水力资源,这些水资源预计可以提供瑞士人饮用60年。即使到2050年,瑞士人口将从现在的850万增加到1000万,瑞士也将会持续拥有充裕的水源。

然而,基于积雪越发稀薄,为了避免水源短缺,我们应该改变对于降水的处理方式,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ETHZ)水资源管理与水文学教授Paolo Burlando强调,在冰川消融的山区筹建新的多功能蓄水池,可以为水力发电与农业提供新的机遇。

欧洲、位于瑞士阿尔卑斯山脉数百公里之外的地区面临的形势可能更加严峻,由于积雪和冰川消融提供的水量不足,欧洲的大型河流的流量-罗纳河(Rhône)、莱茵河(Rhein)、多瑙河(Donau)和波河(Po)-可能在夏季明显减少。河流与湖泊水位降低可能令航行更加困难重重,出入瑞士的货物运输也将举步维艰。

为了保护令瑞士享誉世界的这一具有国家重要性的自然遗产,科学家们开始与时间赛跑。在格林宾登州(Grigioni)的莫尔特拉奇冰川(Morteratsch)之上,科学家们发起了一项用人工造雪保护冰川的项目,一旦取得成功,该方法也可能会在喜马拉雅山脉(Himalaya)和安第斯山脉(Andes)进行推广。

为了减缓冰川融化,人们越来越多地在阿尔卑斯山中使用土工布。这种织物铺在冰川上能反射阳光,还有助于保护下面的冰雪。根据2021年1月中旬发布的一项瑞士研究,这种布局部使用时虽有一定成效,但若要大规模应用则既不可行也不具有成本效益。

然而,如果温室气体排放持续增加,科学也将无能为力。在瑞士,保护冰川行动从高山地区转为政府讨论和选民投票的议题。

“为了有益健康的气候环境”公民动议的提案草案,已于2019年11月提交至瑞士政府。该动议呼吁要将《巴黎气候协定》所制定的目标写入瑞士宪法,并要求瑞士在2050年之前实现二氧化碳净零排放。瑞士联邦政府此前所拟定的目标,同样是在本世纪中叶实现碳中和(编者注:即实现净碳足迹为零,这意味着增加的温室气体与减少的量相等)。不过,瑞士联邦政府同时也对该动议的发起者-瑞士气候保护协会所提倡的全面禁止化石燃料和其他可燃燃料的目标持异议。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