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观点
民主

從盧梭的故鄉治理全球網路

如果網路要服務全世界的民主,它就需要擁有自己的全球政府。我們的民主專欄作家Joe Mathews提議,這樣的政府不僅可以存在於網絡上,也能在日內瓦設立其現實全世界的總部。

此内容发布于 2021年05月13日 - 09:00
Joe Matthews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當今的網路管理辦法並不是一個連貫一致的系統,更不是一個民主的體系。

相反,網路管理是最強大的科技企業與各國政府間的權力競賽。企業將其股東的利益排在首位,並希望網路成為所有人都能參與的混戰,而政府則優先考慮本國官員的政治利益。

在這場競爭中,雙方都在製造民主的假象。臉書創建了自己的全球專家“獨立監督”委員會,只不過該委員會的成員並非選舉產生,而是由臉書挑選。歐盟吹捧其對網路與隱私的嚴厲監管—但那些監管者同樣不是由選舉產生,而且他們正將自己的規則強加於遠在歐洲之外的人身上。

這就是為什麼網路需要一個能在科技企業與國家政府範圍之外運作的民主政府原因之所在。這一體系必須既能在本地運作-讓人們能管理其居住地的網絡-又能跨國界運作,就像網路本身一樣。

雖然目前有關這一政府的願景並未得到明確的闡述,但許多要素能夠被結合在一起。

《數位權利憲章》

由一個總部設在歐洲的人權組織網絡所制定的《數位權利憲章》或許能成為網路政府憲法的組成部分,例如憲章第4款:“在數位世界中,人人都享有言論與表達自由。”近年來,在全球經濟論壇與前巴西政府的強勢助推下發展起來的全球網路管理大會,提出了通過由輪值成員與永久成員混合構成的理事會來對網路進行國際治理的想法。

ICANN,即網路名稱與數位分配機構,在某種程度上算是一家民主的非盈利機構,它在1998至2016年間憑藉110多個國家的參與成功管理了網路的一個有限領域-域名命名系統。

一個有效的網路政府必須是集體的-因為網路的力量及其商業價值並不在於任何個人用戶或數據,而是在於用戶與數據的集合。 RadicalxChange基金會主席Matt Prewitt在《Noema》雜誌上的一篇必讀文章中建議,建構網路管理不應圍繞個人數據權利進行,而應圍繞一系列的“數據聯盟”-即能給予用戶群體民主權利的線上同盟。

Prewitt寫道:“數據無法被佔有,但必須被治理。數據治理必須通過共享的民主決策來進行,而非個人單方決策。這對一直以來以個人權利為中心的自由主義法治秩序構成了特殊的挑戰。”

網路民主政府

同樣,我也認為網路民主政府應結合多種形式的民主治理方式。

該政府的中心應該是某種公民大會-即全球,被世界各國及不同群體用來獲取獨立於精英階層的民主意見之管道。該公民大會將由1000人組成,這些人在年齡、性別與國籍上共同代表了全球的網路用戶群體。這些大會成員將不會通過個人選舉產生,而是通過隨機分選程序(也就是抽籤)選出來。

該議會還配有一個線上平台,能讓人們舉報問題、提出建議,甚至是請願要求,讓世界各地的網路用戶對能用投票解決的提案以全球公投的形式進行表決。這種線上平台模式包括Rousseau-意大利五星運動通過這家有爭議的線上平台進行自我管理,以及Decide Madrid-源於西班牙首都現已擴展至全球100多個城市的線上參與系統。

瑞士:現實世界總部

各國政府與科技企業將拼命試圖影響這個網路政府,但他們不會取得控制權。而且,每個公民議會在兩三年後也會解散——這就讓強勢群體很難通過遊說來施加影響。

儘管該政府將會以線上形式存在,但這並不妨礙將其在現實世界的總部設在日內瓦,也就是18世紀瑞士哲學家讓-雅克·盧梭的家鄉。

若該網路政府能夠持續並取得成功,它就能與世界衛生組織與國際紅十字會一道成為總部設在瑞士的國際組織。它還能為國際民主治理在應對從公共衛生到氣候變化的線下全球問題方面作出示範。

Joe Mathews為Zócalo Public Square以及瑞士資訊(多語)外部链接的民主專欄撰稿。

(譯自英語:王伯笛)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关闭。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