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捍卫言论自由的战斗永不休止

从卢梭的故乡治理全球互联网

如果互联网要服务于世界范围内的民主,它就需要拥有自己的全球政府。我们的民主专栏作家Joe Mathews提议,这样的政府不仅可以存在于网络上,也能在日内瓦设立其现实世界内的总部。

此内容发布于 2021年05月13日 - 09:00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当今的互联网治理办法并不是一个连贯一致的体系,更不是一个民主的体系。

相反,互联网治理是最强大的科技企业与各国政府间的权力竞赛。企业将其股东的利益排在首位,并希望互联网成为所有人都能参与的混战,而政府则优先考虑本国官员的政治利益。

在这场竞争中,双方都在制造民主的假象。脸书创建了自己的全球专家“独立监督”委员会,只不过该委员会的成员并非选举产生,而是由脸书挑选。欧盟吹捧其对互联网与隐私的严厉监管—但那些监管者同样不是由选举产生,而且他们正将自己的规则强加于远在欧洲之外的人身上。

这就是为什么互联网需要一个能在科技企业与国家政府范围之外运作的民主政府原因之所在。这一体系必须既能在本地运作-让人们能管理其居住地的网络-又能跨国界运作,就像互联网本身一样。

虽然目前有关这一政府的愿景并未得到明确的阐述,但许多要素能够被结合在一起。

《数字权利宪章》

由一个总部设在欧洲的人权组织网络所制定的《数字权利宪章》或许能成为互联网政府宪法的组成部分,例如宪章第4款:“在数字世界中,人人都享有言论与表达自由。”近年来,在全球经济论坛与前巴西政府的强势助推下发展起来的全球互联网治理大会,提出了通过由轮值成员与永久成员混合构成的理事会来对互联网进行国际治理的想法 。

ICANN,即互联网名称与数字分配机构,在某种程度上算是一家民主的非盈利机构,它在1998至2016年间凭借110多个国家的参与成功管理了互联网的一个有限领域-域名命名系统。

一个有效的互联网政府必须是集体的-因为互联网的力量及其商业价值并不在于任何个人用户或数据,而是在于用户与数据的集合。RadicalxChange基金会主席Matt Prewitt在《Noema》杂志上的一篇必读文章中建议,建构互联网治理不应围绕个人数据权利进行,而应围绕一系列的“数据联盟”-即能给予用户群体民主权利的线上同盟。

Prewitt写道:“数据无法被拥有,但必须被治理。数据治理必须通过共享的民主决策来进行,而非个人单方决策。这对一直以来以个人权利为中心的自由主义法治秩序构成了特殊的挑战。”

互联网民主政府

同样,我也认为互联网民主政府应结合多种形式的民主治理方式。

该政府的中心应该是某种公民大会-即全球范围内,被世界各国及不同群体用来获取独立于精英阶层的民主意见之渠道。该公民大会将由1000人组成,这些人在年龄、性别与国籍上共同代表了全球的互联网用户群体。这些大会成员将不会通过个人选举产生,而是通过随机分选程序(也就是抽签)被选出。

该议会还配有一个在线平台,能让人们举报问题、提出建议,甚至是请愿要求,让世界各地的互联网用户对能用投票解决的提案以全球公投的形式进行表决。这种在线平台模式包括Rousseau-意大利五星运动通过这家有争议的在线平台进行自我管理,以及Decide Madrid-源于西班牙首都现已扩展至全球100多个城市的在线参与体系。

瑞士:现实世界总部

各国政府与科技企业将拼命试图影响这个互联网政府,但他们不会取得控制权。而且,每个公民议会在两三年后也会解散——这就让强势群体很难通过游说来施加影响。

尽管该政府将会以线上形式存在,但这并不妨碍将其在现实世界的总部设在日内瓦,也就是18世纪瑞士哲学家让-雅克·卢梭的家乡。

若该互联网政府能够持续并取得成功,它就能与世界卫生组织与国际红十字会一道成为总部设在瑞士的国际组织。它还能为国际民主治理在应对从公共卫生到气候变化的线下全球问题方面作出示范。

Joe Mathews为Zócalo Public Square以及瑞士资讯(多语)外部链接的民主专栏撰稿。

(译自英语:王伯笛)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关闭。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