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Crypto公司:源于冷战时期的一部谍战悬疑剧

这是Crypto公司在瑞士生产的第一款密码机,1952年投入市场,品质很好,美国情报局让其制造了特殊的专业手册,以破译某些客户的密码。 Dominik Landwehr

瑞士的加密公司Crypto生产了几十年的密码机,但却是“留了后门”的。借助它的力量,美国中央情报局(CIA)和德国情报局(BND)可以暗中监视半个地球。2020年2月,这部“谍战悬疑剧”被“剧透”,近几周更是出台了一份官方报告。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12月17日 - 09:00
Dominik Landwehr

1952年5月13日,瑞典人哈格林(Boris Hagelin)创立了Crypto公司。公司的第一个所在地设在了瑞士楚格创办人的别墅里。秘书在房间里工作,而技术人员则在车库里完成组装。像不像当今的初创企业?不像,4年之前哈格林可是带着满满一袋子钱来瑞士的。他既有知识又有关系,之前他在瑞典的A.B. Cryptoteknik技术公司也很成功。

哈格林密码机与美国的渊源

二战前哈格林就发明了一种密码机M-209,它体型小巧,只有饭盒那么大,却很实用。在纳粹占领挪威和丹麦后,瑞典人哈格林1940年果断移民美国。他为美国(军方)提供周到的咨询服务,美国买下了M-209并获得授权生产了14万台密码机。

在美国他与密码奇才威廉姆·弗里德曼(William F. Friedman)一起工作,此人是美国国家安全局(NSA)的前身陆军通信情报处(Signal Intelligence Service)的联合创办人。两人私交甚笃,战后弗里德曼还到瑞士拜访过哈格林。1944年时哈格林就回到了瑞典,1948年移民瑞士。

瑞士在冷战时期的的立场是吸引哈格林来的原因之一:虽然瑞典和瑞士一样也是中立国,但它恪守中立的条条框框。瑞典在战后就禁止出口密码机了,因为它认为这也是军备物资。瑞士则有意模糊了中立的概念,以防在两大阵营冲突时授人以柄。

什么是密码学?

密码学是一种加密的科学。早在古罗马时期就有人运用,在近代史初期加密的方法就已为人知了。

20世纪的时候,人们开始利用机械原理加密。自70年代起,由于密码机电气化,译密电码的方案得到了全新开发。现代的加密方案是保障手机与电脑中数据运输安全的基础。

在冷战时期密码学是情报学的一支,它所涉及的无外乎是应用数学和精准记录。第一位公开密码学数学基础的是德国数学家Friedrich L. Bauer(1924-2015)。他的权威著述《被解密的秘密:方法和密码学原理》曾多次再版,并被翻译成各国文字(中文版《密码编码和密码分析原理与方法》)。

End of insertion

瑞士希望对中立政策以及由此产生的义务尽可能少地下定义,这样就不会给人抨击它的理由。哈格林非常重视这点,并认为这对自己的计划有利,尽管瑞士也要遵守包括北大西洋公约组织(NATO)在内的种种出口禁令。

为了在瑞士重新开始,哈格林需要钱。弗里德曼帮他寻找金主,不过这不是一次无私的付出:哈格林答应他,生产的密码机今后时要顾及美国的利益。哈格林也得到了美国方面的保证,有些出口限制对他无效。

哈格林在瑞士制造的第一台密码机震惊了美国人:这机器太棒了。为了解读加密信息,Crypto公司又生产了一种特殊的专业手册,以便有目的地破解某些信息。

他的美国伙伴是认真的:他们也想看到其他国家的加密信息。所以哈格林后来生产的密码机,密码算法严谨的都给了瑞士、瑞典和北约;而容易破解的则给了其他国家,也就是阿拉伯国家,以方便美国情报部门破译这些无线电密码。

这款CD-52密码机被收藏于瑞士国家博物馆。 Dominik Landwehr

当创办人哈格林1970年退出公司时,美国中情局和联邦德国情报局通过中间人,以区区850万美元的价格买下了这家公司,按当今汇率约折合3500万瑞郎。情报机构可以直接指导研发密码机,这被称作“密涅瓦行动”(Operation Minerva),也是自二战以来规模最大的谍报行动之一。

所以德国和美国的间谍可以获悉100多个国家的秘密情报,人们知道了阿根廷恐怖政府的残暴手段,伊朗、利比亚和巴拿马的计划。美国中情局和德国情报局之所以能够掌握1982年福克兰群岛战争、1986年利比亚炸弹袭击柏林La Belle迪斯科舞厅,以及1979年伊朗人质危机的信息,都源于楚格的这家小小瑞士公司。

Crypto事件破坏了瑞士的中立吗?

Crypto的故事在美国和德国(德)外部链接媒体上成为了热门话题,但来自国际社会的批评寥寥,各国的官方反应更是少之又少。美国方面表示,从来没有人会对情报机构的行动发表意见。只有德国的前总统府部长Bernd Schmidbauer证实了该行动。但被窃听的国家均未表态。因为任何动作都可以被看作是承认了政府的失败。

2020年11月初,瑞士议会的业务调查代表团完成了报告(德)外部链接,并将其中的一部分公开:这样的行动在当时及目前的法律框架下是合法的,与其他情报部门合作也是合法的。报告批评了瑞士的情报机构,因为它没有向行政机关透露这一棘手行动。联邦政府要在明年夏天之前对这份报告表态。

便携式密码机CD-57于1957年问世,非常受欢迎。它有2个版本,一个保密性很强,一个较差。联邦德国也使用这款密码机,它还生产了一款镀金的。 Dominik Landwehr

瑞士政府都知道些什么?

Crypto的业务与瑞士的中立有没有冲突?苏黎世的国际法学家Oliver Diggelmann认为这明显侵犯了中立法:“当两个国家发生冲突时,作为一个长久中立国,不应陷入与任何一个国家可能会自然结盟的状态中,而瑞士在这件事中成为了美国暗中监视其潜在战争对手的帮凶。”但政治学家Laurent Goetschel(德)外部链接称:“只有政府事先知晓,问题才成其为问题。”

按照官方说法,援引11月初公布的报告称,瑞士是自1993年秋才得知Crypto事件的,从2002年开始,才可以通过有后门的密码机阅读加密信息。然而早前讯息已证明,Crypto曾和多家情报机构合作。

早在70年代中期,一位随后(1977年)离开Crypto公司的产品开发工程师、瑞士军队的军官们,以及一位前联邦检察官就曾透露说,该公司故意生产某些容易被破解的密码机。但联邦检察院以“密码”为代号的调查却如石沉大海。有趣的是:2020年初被宣布为下落不明的卷宗,今年夏天却出现在司令部某秘密设施中(2020年的调查报告也指出了文件的处置问题)。

1992年Crypto公司再次陷入舆论漩涡:其瑞士销售工程师Hans Bühler在德黑兰被逮捕,罪名是“涉嫌间谍”。他蹲了9个月的监狱,回到公司后即被解聘。Bühler向媒体解释了他被捕的真实原因:伊朗认为Crypto的密码机为美国情报机构留了后门。

苏黎世的记者Res Strehle(德)外部链接追踪这段历史多年,并在1994年出版了以此为主题的第一本书。2020年夏在他的第二本同题材新书中,他的论证无懈可击:“25年前我们就知道,Crypto公司在与情报机关合作,但我们拿不到任何实际证据。”

1994年发生了所谓的Bühler事件后,联邦警署也展开了调查,并盘问了20多人,不过同1970年代一样毫无结果。然而最晚从那时起,瑞士当局就已经知道Crypto公司是掌握在美国情报局手里的。

谍报专家认为,情报机构早已知晓这一间谍行动,并暗中保护了该公司。对冷战中的行政机构来说,他们奉行的可能是“不问不说”的策略,也就是“只要我不知道,就不关我的事儿”。

本文作者为文化、媒体领域学者,现居温特图尔

(译自德语:宋婷)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关闭。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