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防止堕胎污名化仍任重道远”

2020年12月30日,群众欢庆阿根廷国会通过新法。该法规定,怀孕14周以内的女性堕胎合法。 Copyright 2020 The Associated Press. All Rights Reserved

2021年,阿根廷正式加入允许自愿终止妊娠的国家之列。专家克莱门汀·罗西耶(Clémentine Rossier)认为,堕胎妇女常被污名化,即使在瑞士这类堕胎合法的国家也不鲜见。

此内容发布于 2021年01月24日 - 09:00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點擊此處

End of insertion

阿根廷于2020年12月30日通过一项法律,保障怀孕14周以内自愿终止妊娠(interruption volontaire de grossesse,简称IVG)的权利,获得人工流产后护理的权利,享受有尊严的、保密和免费治疗的权利,以及接受完整的性教育的权利。

全球范围内,为减少地下堕胎风险而立法的国家为数不多。在拉丁美洲,阿根廷加入乌拉圭、古巴、圭亚那、法属圭亚那和波多黎各的阵营,允许妇女堕胎,而无须考虑其是否遭到强奸或生命垂危。

外部内容

阿根廷妇女权利活动家奈丽·明耶斯基(Nelly Minyersky)教授认为,该国已迈出重要一步,但这不过是一场更大更持久的斗争的开端。“堕胎的社会污名仍然盛行。我们将继续与之斗争,确保法律贯彻执行,以捍卫我们的权利:一是培养性自主决定权意识的性教育,二是防止因意外妊娠而堕胎的避孕方法,三是挽救孕妇性命的合法堕胎”。

2002年,瑞士实现堕胎除罪化。事实上,即使在瑞士这类国家,问题依然存在。日内瓦大学全球健康研究所教授克莱门汀·罗西耶(英、法)外部链接是堕胎、避孕和世界生育问题的专家,她认为,堕胎污名化仍是现实挑战。访谈如下:

瑞士资讯swissinfo.ch:瑞士官方认为,从国际比较看,瑞士堕胎率处于低位,2019年为每千名妇女5.5例(法、德)外部链接。这个数字是否有重要意义?

克莱门汀·罗西耶:这个数字值得肯定。堕胎率低,是因为瑞士同荷兰一样,在学校性教育方面表现突出。在瑞士,学校性教育由“瑞士性健康”(Santé Sexuelle Suisse)这家机构承办。该机构的网络十分活跃,动员了州一级的计划生育协会,也同样服务年轻患者、外国人和低收入群体。

在法国,堕胎率高得多,每千名妇女中有15.6例,避孕和堕胎被归入医疗范畴。各类计划生育协会尽管十分活跃,但与教育系统的联系不够紧密。

在搜索各国堕胎率的最新数据时,我们发现数据匮乏,甚至找不到一些欧洲国家的数据。这是否反映出研究这个问题的难度?

的确如此。在许多国家甚至发达国家,堕胎不是社会优先议题。堕胎只是医疗手术之一种,无须特别关注。大家认为,上医院堕胎是理所当然的事。这在许多北方国家是常态。堕胎率面临同少数族裔的统计数据相似的困境,即收集数据是为了揭露不平等,但同时存在扩大污名化的风险,我们是否还应该去做?

社会污名化似乎是一个长期存在的问题,在堕胎合法化已久的国家也不例外。这一现象能否解释瑞士在堕胎问题上存在的地区差异?

是的,瑞士各州堕胎率确实有所不同。我们缺乏相关研究,但不难推测,在人口密度较低的州,由于堕胎率非常低,人们会去邻近州接受堕胎手术,即所谓的堕胎旅行。

妇女偏向在临近的大城市接受堕胎,因为能更好保护隐私。但是,这也表明,这类手术在北方国家确实被污名化。我们也可以从调查中观察到,受访者少报或瞒报了堕胎次数,这类情况在调查饮酒行为等污名化现象时也屡见不鲜。反对堕胎污名化的斗争仍然艰难。

另一个问题,关于早期妊娠终止。为什么晚期终止妊娠在伦理上更具争议性?

争议焦点在于产前筛检。胚胎越成熟,我们了解的情况就越多,比如性别或遗传疾病。在一些父权制根深蒂固的贫穷国家,终止妊娠被滥用,女胎被引流,导致人口的男女比例失衡。限制终止妊娠的周数,可以防止有悖伦理的事件发生。

在瑞士,晚期堕胎占比为5%,且必须出于医疗需要。议会的一项议案(多语)外部链接要求出台措施降低这一比率。政府则坚持认为没有这个必要。您对此有何看法?

我认为没有必要减少晚期堕胎,因为瑞士在这方面堪称典范。某些关乎母亲或胎儿健康的特殊情况必然需要进一步的治疗,与政策指标无关。

在瑞士,医疗保险覆盖堕胎而非避孕。这不矛盾吗?

在瑞士争取堕胎权的斗争中,堕胎纳入医疗保险是一项重要成果。我国主要在避孕权上落后,因为其他国家对此予以补贴。有时候,争取堕胎权还是避孕权,我们必须做出选择。

瑞士的自愿终止妊娠(IVG)和晚期终止妊娠

瑞士的堕胎率为每千名15至49岁妇女中有5.5例(法、德)外部链接

《刑法》(法)外部链接允许最后一次月经后的十二周内自愿终止妊娠。

95%的堕胎发生在上述时段。剩下5%为晚期堕胎。法律规定,只有经医生同意方可进行堕胎。此外,如果继续妊娠威胁妇女生命健康或导致陷入严重抑郁,也可进行堕胎。

2019年,共有9447例堕胎登记在案,其中419例为晚期堕胎。

国会议员伊维特·埃斯特曼(Yvette Estermann,属瑞士人民党,偏右派保守)提出一项议案(法)外部链接,要求政府出台措施减少晚期堕胎例数。议会未予受理,但行政部门认为,该问题可通过修改联邦人类基因检测法(loi fédérale sur l'analyse génétique humaine,简称LAGH)解决,该法将于2021年夏天生效。

End of insertion

(译自法语:瑞士资讯中文部)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关闭。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