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白人不是救世主:白种人的援助行为带有殖民性质吗?

许多明星在非洲与黑孩子拍张照片就会得到一片赞颂。 YouTube/SAIH Norway

有一种固有的观念至今依然存在:非洲或拉丁美洲的劳苦大众需要救助,而白种人就像救星一样赶来援助,这种说法与殖民主义有何相关?

此内容发布于 2021年10月05日 - 09:00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2009年,一位年轻的美国女性前往乌干达。她此行的目的是为了帮助穷人。她为吃不上饭的家庭提供免费餐食。后来,她又加大了救助力度,建立了一个援助组织和一个保健中心专门救治营养不良的儿童。

2020年,失去孩子的妈妈对这位美国人提出了指控,起诉她在未经专业培训的情况下,对她们的孩子施行了医疗措施。

这个案例在乌干达掀起了轩然大波:活跃人士在社交媒体发起了以”#白人不是救世主“为题的宣传活动。这是一个典型案例:有优越感的年轻白人前往非洲在不具备相关知识和不了解风土人情的情况下,充当救世主。

这位美国女性在福克斯新闻平台说出了自己的观点:

外部内容

当地人应该走在前面

政治学家Faye Ekong主要研究社会转型的课题,并与Ravelworks Africa公司一起为其他公司提供咨询。 zvg

早在2012年,尼日利亚裔美国作家Teju Cole就对发展援助事业,即 “白人救世主工业体 ”感到恼怒:任何一个来自美国或欧洲的无名之辈都可以去非洲,充当神一样的救世主,或者至少为了满足自己的某种情感需求。如果美国人真想帮助非洲,他们应该首先关注一下美国的外交政策,因为他们可以通过投票对外交政策产生直接影响,Cole说。被指控的那位美国女性的案件最后通过支付赔偿金的方式进行了庭外和解,但围绕这个话题的辩论却依然在继续。

英国-尼日利亚管理顾问和政治学家Faye Ekong也持同样观点,她在加纳长大-在那里她上了一所瑞士学校-现在在肯尼亚生活和工作。“辩论极具话题性,但这不是要制止发展合作工作或禁止白人加入人道主义援助行列,但当地人应该走在前面,”Ekong说。

“援助地方化”是一个专业术语。这不仅仅是谁决定资金用途的问题,还涉及到出名和荣誉。简单地理解:“南半球的人说:我们不希望白人成为我的历史英雄,”Ekong表示,不希望再看到,好莱坞白人明星在非洲国家与黑皮肤的儿童合影,然后被当作英雄来看待。

好莱坞女星安吉丽娜·朱莉作为2019年联合国难民署特使与逃离委内瑞拉的儿童对话。 Keystone / Andrew Mcconnell / Handout
好莱坞演员奥兰多·布鲁姆2015年在利比里亚担任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大使。 Keystone / Unicef Handout

令Ekong感到遗憾的是,有关“白人不是救世主”的辩论已经变得充满仇恨的味道,而且肤色成为焦点。这样下去,对话就很难再取得成效,她认为重要的是,白人志愿者应对自己的行为进行反思,提出这样的问题:“为什么由我来宣讲;为什么是我来与捐赠者对话;为什么是我在社交媒体上发帖?而援助人员也该问问自己,为什么我要到另一个国家去解决在欧洲、美国或澳大利亚也存在的不同程度的社会问题。

20 21年日内瓦街头的一个乞讨者。 Keystone / Salvatore Di Nolfi

换汤不换药

这样的辩论其实并不是新鲜事。至少从20世纪50年代开始,学术界就已经系统地书面提及过这个问题。但在社交媒体上以 “白人不是救世主”为标签的活动比大学图书馆的书籍和论文更能起到”吸睛“的作用。

Ekong说:“关于非殖民化发展援助的辩论在南半球已经进行了几十年,而北半球的人只是没有注意到而已。” 在美国的George Floyd被杀和 “黑人活着”运动之后才发生了变化。

swissinfo.ch

发展合作的基本结构 

Elisio Macamo对于“白人救世主”的辩论也不陌生。这位巴塞尔大学研究非洲课题的社会学教授在莫桑比克出生和长大,“我认为,我们有时有些夸张。你可能会有这样的印象:你不希望参与发展合作的人中有白人出现,或者说不希望感觉被同情。对我来说,更重要的是发展合作的基本结构。”这里发挥指引、决定和影响作用的往往是那些有钱的国家。”

因此,殖民主义结构便借此得以延续。非政府组织“Peace Direct”在一份报告中总结,发展援助系统中的许多做法和态度反映了殖民时代的情况。但北半球的大多数组织和捐助者都不愿承认这一点。根据Peace Direct的说法,资金的运转往往反映出过去的殖民关系-比如,前殖民者更喜欢向其前殖民国投资-而决策权集中在北半球。

Ekong补充道:“援助系统的结构一般是为了加强现有的权力。”资金和技能知识从北半球流向南半球。而北半球决定这些资金的走向。"

瑞士:没有殖民地的殖民

瑞士从未有过殖民地。但这并不意味着瑞士免受殖民主义的影响。

“瑞士的发展与合作机制依然带有殖民主义色彩,有这样一种说法,瑞士帮助其他国家,是为了解决那些由他们自己造成的问题-而未考虑到全球经济的作用,”Macamo说。然而,他也强调,瑞士公民社会和学术界正在就此进行一场自我批评的辩论。

在某一点上,瑞士发挥到了极致:当发展中国家的贪污赃款出现在瑞士银行账户上时,瑞士有时会以发展援助项目的形式将资金返还给相关国家。这样做是为了防止这些钱重新卷入贪腐。尽管瑞士非常重视相关国家的话语权,但这种做法在南半球得到的评价好坏参半。

关于瑞士这种返款做法的一篇报道:

Macamo和Ekong都理解这种返款做法的初衷,但他们认为瑞士的行为带有殖民主义色彩。Macamo不太理解瑞士对发展中国家的这种返款方式,Ekong则用一个比喻来进行了总结:“这就像我在大街上捡到了你的信用卡,并在账单上看到你花了很多钱买香水和其他不实用的东西,所以我不是把信用卡还给你,而是开车去最近的超市,给你买了蔬菜和水果的代金券,” Ekong说,“我理解瑞士为什么这样做,但我不确定在目前的情况下这是最好的做法。”

(译自德文:杨煦冬)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关闭。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