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法國人不知道馬克宏真正在想什麼”

Keystone / Sarah Meyssonnier / Pool

法國總統埃曼紐·馬克宏究竟是誰?近日,瑞士政治學家、史學家Joseph de Weck出版了一本德語著作,試著解讀這位充滿矛盾且往往令人難以捉摸的年輕總統。

此内容发布于 2021年09月02日 - 09:00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法國的振興和歐洲重返國際舞台- 這是埃曼紐·馬克宏2017年當選時做下的承諾。目前,這位法國第五共和國最年輕的總統讓法國人愛的愛,恨的恨,但這並沒有削弱他獲得連任的機會,Joseph de Weck分析道。

這位瑞士政治和歷史學家定居巴黎。他的相關著作《埃曼紐·馬克宏,革命之總統》(Emmanuel Maron, der revolutionäre Präsident)由Weltkiosk出版社印製發行。這部近200頁的出版物,旨在通過對法國總統這一形人物的分析,向國際讀者呈現該國的現狀。

瑞士資訊swissinfo.ch:您為 "革命之總統 "埃曼紐·馬克宏寫了一本書。您對他到底有多麼欣賞?

“在任職總統4年後,依舊沒有人能真正看清埃曼紐·馬克宏究竟是誰。他幾乎讓人無法捉摸。”

End of insertion

Joseph de Weck:一開始,馬克宏並沒有引起我太大的關注。他以“第三聲音倡導者”的形象示人,主張跨越左右翼的分歧。在他之前,已經有其他政治家們採取過這樣的立場。

但隨著時間的推移,我必須承認,對他越來越欣賞。在任職總統4年後,依舊沒有人能真正看清埃曼紐·馬克宏究竟是誰。他幾乎讓人無法捉摸。法國人並不了解他的真正想法。這有點像德國人對默克爾的感覺,在默克爾執政16年後,他們依然看不透自己的總理。

Joseph de Weck是一位歷史學家和政治學家,定居巴黎。他是一家地緣政治和宏觀經濟風險諮詢公司的歐洲部負責人,同時也是德國一家獨立無黨派組織“德國外交委員會”《國際政治季刊》的專欄作家。他另在外交政策研究所任研究員。 Joseph de Weck Joseph de Weck

這在他的政治作為中有哪些表現呢?

在社會問題上,他可以表現得非常進步,例如讓婦女免費獲得經期衛生用品。 “但於此同時”-如他最愛說的口頭禪- 他表現出激進的世俗主義,而且在國家認同問題上,態度保守。

在經濟政策方面,他放寬了勞動力市場,減少了對資本的徵稅,同時提高了最低工資和最低養老金,幅度甚至超過了他的社會民主黨前任執政者弗朗索瓦·奧朗德。

如果他既不是左派對手描繪成的新自由主義人物,也不像某些人希望的那樣具有進步性,在你眼中,埃曼紐·馬克宏到底是誰?

我不認為他持有任何特定的意識形態。他在冷戰結束後長大成人,沒有被從小灌輸柏林牆倒塌後的新自由主義。他做為銀行家時,近距離地觀察到了資本主義的失敗。因此,他的經濟和社會政策相當自由。而且像技術官僚那樣,他也經常執行國際組織建議的政策。

另一方面,馬克宏有著極強的法國特性。他用自己的政治作為構建出一部非常有條理的敘述,並把它融進法國的偉大歷史中。即使他政治決策的務實性往往大於革命性,他還是會在意識形態的框架下對其做出詮釋。

他用自己的政治作為構建出一部非常有條理的敘述,並把它融進法國的偉大歷史中。 ”

End of insertion

簡而言之,您描繪的是一個非常法國化的人物,是國家主義、精英主義和某種共和君主制的繼承者。這樣說來,馬克宏與他的政治前輩並沒有決裂,是這樣嗎?

是,完全沒有決裂。對馬克宏來說,即使他在某些部門實行經濟自由化,國家依舊是一切的中心。在歐洲層面,他採用的是保護公民的傳統國家主義政策。他還主張通過大規模投資來促進經濟。

但馬克宏也會毫不猶豫地打破法國的某些禁忌。例如,他解散了戴高樂創建的法國精英學校-國家行政學院ENA,同時另辦了一所培訓行政管理人員的新學校,其目的是設立接受弱勢背景申請人的配額,這在法國幾乎是一種顛覆性的行為。

但與此矛盾的是,法國人對總統的厭惡程度從未如此之高。

我不這樣認為。據民調,幾乎半數的法國人支持他的政策。在任期的相同階段,薩科齊的支持率約為35%,奧朗德是21%。但同時,我們看得見法國政治非常強烈的兩極分化,左派和傳統右派紛紛垮台。那些不接受馬克宏的人對他恨之入骨,並通過示威遊行將憤恨情緒表露無疑。其實馬克宏並非被民眾普遍厭惡。

"法國人的秘密是他們一邊抗議,一邊服從。如果法國人根本不抗議,且保持沉默,那定是壞兆頭",您在書中引用了哲學家埃米爾-奧古斯特·沙爾捷的這句話。這樣說來,馬克宏的五年任期是成功的!

是的,馬克宏總是被討論的對象,他給民眾提供了談資,法國人不停地議論著他。與奧朗德的妥協政策相比,他具有對抗性的政策更符合法國的傳統。不過鑑於2022年的選舉挑戰,他可能會收起一些稜角。

面對黃背心的示威,他還是不得不有所退讓,就像他的許多想推行改革的前輩一樣。馬克宏是否表現得太過傲慢?

他五年任期內的一個重大錯誤是試圖通過提高燃料稅來為經濟復甦提供資金,這將主要影響到下層中產階級。面對人們的抗議,他仍然堅持己見了太長時間。

但是,當他給黃背心讓步,並通過發起全國性辯論作出反應時,我們見證了他任期的一個神奇時刻:他明白了抗議遠遠超出了經濟問題的範疇,法國人需要的是被傾聽和理解。

他進入辯論場,能與民眾辯論上數小時,頗像一個演員,他滿足了公民們的期望,並賦予民主以實質內容。從瑞士的角度來看,這似乎非常奇怪,因為瑞士民主的運作與此截然不同。

馬克宏決然拒絕了由黃背心運動帶頭提出的、關於更多直接民主的訴求。 "我們是一個暴力的民族,幾個世紀以來一直如此。法國不是瑞士,"他這樣闡述自己拒絕引入全民動議機制的理由。您同意他的觀點嗎?

如果馬克宏獨裁,那也是因為他有這個特質,因為他在國民議會中擁有多數席位。他對是否要按照“高盧雄雞”的傳統來舉行公投常常猶豫不決。近期英國脫歐和意大利2016年憲法改革被否決的經驗更是讓他就此止步。

今天,法國無法想像對其政治制度提出質疑。法國社會確實很暴力,而且面臨著的無法被忽視的危險- 比如,恐怖主義,這有利於中央政權和鐵腕政策的施行。

因此,我們不會看到法國引入公民動議或者立法公投的那一天?

法國人對瑞士的直接民主普遍地懷有欽佩之情。但這種制度並不符合他們的體制和政治思維,後者建立在思想鬥爭的基礎上,他們不會尋求妥協,因為這往往被認為是 "骯髒" 或 "軟弱"的。

此外,我們不可能同時擁有全能總統和直接民主。施行直接民主的條件是有一個弱勢政府,而後者無法推行大膽和主動的政策。

我們繼續瑞法關係的話題。薩科齊時代(2007-2012年)的瑞法關係比較糟糕,奧朗德的五年任期內(2012-2017年),瑞法雙邊關係有了顯著升溫。您如何描述馬克宏領導下的法國-瑞士關係?

自從稅務糾紛結束後,瑞法關係已經趨於平靜;但另一方面,兩國共同關切的話題並不多。造就一個能夠捍衛自身,並重建歐洲經濟和社會模式的強大的歐盟,這是馬克宏的首要任務。為了實現這一目標,他明白自己不能再僅僅依靠與德國的關係。因此,他曾多次訪問歐盟小國。因為瑞士不屬於歐盟,所以它在歐洲未來願景的討論中沒有地位。馬克宏也會因此認為與瑞士建立新的、密切的關係意義不大。

“馬克宏會認為與瑞士建立新的、密切的關係意義不大。”

End of insertion

2018年2月,馬克宏在與歐盟的討論中稱瑞士政府“挑三揀四”。對於瑞士政府中斷與歐盟框架協議談判,他將會如何反應?

這對法國和瑞士的關係來說不是一個好預兆。馬克宏基本上會與布魯塞爾保持一致立場,他對瑞士的態度會相當堅決,達成妥協的迴旋空間會非常之小。

最後請問,您認為馬克宏明年春天連任的機率有多大?

在一個喜歡懲罰領導人的國家,現任總統往往很難獲得連任。但目前來看,他連任的可能性不小。四分之一的法國人看好他,並表示將在下屆總統選舉第一輪投票中投他的票。

左派政黨無法共同推舉一個候選人,而右派黨的候選人中也沒有誰呼聲高。最有可能情況是:馬克宏和極右翼候選人瑪麗娜·勒龐在第二輪選舉中再次進行決鬥。如果是這樣,勒龐很難獲得多數選票。

(譯自法語:郭倢)

该故事中的文章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关闭。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