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法国人不知道马克龙真正在想什么”

Keystone / Sarah Meyssonnier / Pool

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究竟是谁?近日,瑞士政治学家、史学家Joseph de Weck出版了一本德语著作,试着解读这位充满矛盾且往往令人难以捉摸的年轻总统。

此内容发布于 2021年09月02日 - 09:00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法国的振兴和欧洲重返国际舞台- 这是埃马纽埃尔·马克龙2017年当选时做下的承诺。目前,这位法国第五共和国最年轻的总统让法国人爱的爱,恨的恨,但这并没有削弱他获得连任的机会,Joseph de Weck分析道。

这位瑞士政治和历史学家定居巴黎。他的相关著作《埃马纽埃尔·马克龙,革命之总统》(Emmanuel Maron, der revolutionäre Präsident)由Weltkiosk出版社印制发行。这部近200页的出版物,旨在通过对法国总统这一形人物的分析,向国际读者呈现该国的现状。

瑞士资讯swissinfo.ch:您为 "革命之总统 "埃马纽埃尔·马克龙写了一本书。您对他到底有多么欣赏?

“在任职总统4年后,依旧没有人能真正看清埃马纽埃尔·马克龙究竟是谁。他几乎让人无法捉摸。”

End of insertion

Joseph de Weck:一开始,马克龙并没有引起我太大的关注。他以“第三声音倡导者”的形象示人,主张跨越左右翼的分歧。在他之前,已经有其他政治家们采取过这样的立场。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必须承认,对他越来越欣赏。在任职总统4年后,依旧没有人能真正看清埃马纽埃尔·马克龙究竟是谁。他几乎让人无法捉摸。法国人并不了解他的真正想法。这有点像德国人对默克尔的感觉,在默克尔执政16年后,他们依然看不透自己的总理。

Joseph de Weck是一位历史学家和政治学家,常驻巴黎。他在一家地缘政治和宏观经济风险咨询公司任欧洲部负责人,同时也是德国一家独立无党派组织“德国外交委员会”《国际政治季刊》的专栏作家。他另在外交政策研究所任研究员。 Joseph de Weck

这在他的政治作为中有哪些表现呢?

在社会问题上,他可以表现得非常进步,例如让妇女免费获得经期卫生用品。“但于此同时”-如他最爱说的口头禅- 他表现出激进的世俗主义,而且在国家认同问题上,态度保守。

在经济政策方面,他放宽了劳动力市场,减少了对资本的征税,同时提高了最低工资和最低养老金,幅度甚至超过了他的社会民主党前任弗朗索瓦·奥朗德。

如果他既不是左派对手描绘成的新自由主义人物,也不像某些人希望的那样具有进步性,在你眼中,埃马纽埃尔·马克龙到底是谁?

我不认为他持有任何特定的意识形态。他在冷战结束后长大成人,没有被从小灌输柏林墙倒塌后的新自由主义。他做银行家时,近距离地观察到了资本主义的失败。因此,他的经济和社会政策相当自由。而且像技术官僚那样,他也经常执行国际组织建议的政策。

另一方面,马克龙有着极强的法国特性。他用自己的政治作为构建出一部非常有条理的叙述,并把它融进法国的伟大历史中。即使他政治决策的务实性往往大于革命性,他还是会在意识形态的框架下对其做出诠释。

“他用自己的政治作为构建出一部非常有条理的叙述,并把它融进法国的伟大历史中。”

End of insertion

简而言之,您描绘的是一个非常法国化的人物,是国家主义、精英主义和某种共和君主制的继承者。这样说来,马克龙与他的前任们并没有决裂,是这样吗?

是,完全没有决裂。对马克龙来说,即使他在某些部门实行经济自由化,国家依旧是一切的中心。在欧洲层面,他采用的是保护公民的传统国家主义政策。他还主张通过大规模投资来促进经济。

但马克龙也会毫不犹豫地打破法国的某些禁忌。例如,他解散了戴高乐创建的法国精英学校-国家行政学院ENA,同时另办了一所培训行政管理人员的新学校,其目的是设立接受弱势背景申请人的配额,这在法国几乎是一种颠覆性的行为。

但与此矛盾的是,法国人对总统的厌恶程度从未如此之高。

我不这样认为。据民调,几乎半数的法国人支持他的政策。在任期的相同阶段,萨科齐的支持率约为35%,奥朗德是21%。但同时,我们看得见法国政治非常强烈的两极分化,左派和传统右派纷纷垮台。那些不接受马克龙的人对他恨之入骨,并通过示威游行将愤恨情绪表露无疑。其实马克龙并非被民众普遍厌恶。

"法国人的秘密是他们一边抗议,一边服从。如果法国人根本不抗议,且保持沉默,那定是坏兆头"您在书中引用了哲学家埃米尔-奥古斯特·沙尔捷的这句话。这样说来,马克龙的五年任期是成功的!

是的,马克龙总是被讨论的对象,他给民众提供了谈资,法国人不停地议论着他。与奥朗德的妥协政策相比,他具有对抗性的政策更符合法国的传统。不过鉴于2022年的选举挑战,他可能会收起一些棱角。

面对黄马甲的示威,他还是不得不有所退让,就像他的许多想推行改革的前任一样。马克龙是否表现得太过傲慢?

他五年任期内的一个重大错误是试图通过提高燃料税来为经济复苏提供资金,这将主要影响到下层中产阶级。面对人们的抗议,他仍然坚持己见了太长时间。

但是,当他给黄马甲让步,并通过发起全国性辩论作出反应时,我们见证了他任期的一个神奇时刻:他明白了抗议远远超出了经济问题的范畴,法国人需要的是被倾听和理解。

他进入辩论场,能与民众辩论上数小时,颇像一个演员,他满足了公民们的期望,并赋予民主以实质内容。从瑞士的角度来看,这似乎非常奇怪,因为瑞士民主的运作与此截然不同。

马克龙决然拒绝了由黄马甲运动带头提出的、关于更多直接民主的诉求。"我们是一个暴力的民族,几个世纪以来一直如此。法国不是瑞士,"他这样阐述自己拒绝引入全民动议机制的理由。您同意他的观点吗?

如果马克龙独裁,那也是因为他有这个底气,因为他在国民议会中拥有多数席位。他对是否要按照“高卢雄鸡”的传统来举行公投常常犹豫不决。近期英国脱欧和意大利2016年宪法改革被否决的经验更是让他就此止步。

今天,法国无法想象对其政治制度提出质疑。法国社会确实很暴力,而且面临着的无法被忽视的危险- 比如,恐怖主义,这有利于中央政权和铁腕政策的施行。

因此,我们不会看到法国引入公民动议或者立法公投的那一天?

法国人对瑞士的直接民主普遍地怀有钦佩之情。但这种制度并不符合他们的体制和政治思维,后者建立在思想斗争的基础上,他们不会寻求妥协,因为这往往被认为是 "肮脏" 或 "软弱"的。

此外,我们不可能同时拥有全能总统和直接民主。施行直接民主的条件是有一个弱势政府,而后者无法推行大胆和主动的政策。

我们继续瑞法关系的话题。萨科齐时代(2007-2012)的瑞法关系比较糟糕,奥朗德的五年任期内(2012-2017),瑞法双边关系有了显著升温。您如何描述马克龙领导下的法国-瑞士关系?

自从税务纠纷结束后,瑞法关系已经趋于平静;但另一方面,两国共同关切的话题并不多。造就一个能够捍卫自身,并重建欧洲经济和社会模式的强大的欧盟,这是马克龙的首要任务。为了实现这一目标,他明白自己不能再仅仅依靠与德国的关系。因此,他曾多次访问欧盟小国。因为瑞士不属于欧盟,所以它在欧洲未来愿景的讨论中没有地位。马克龙也会因此认为与瑞士建立新的、密切的关系意义不大。

“马克龙会认为与瑞士建立新的、密切的关系意义不大。”

End of insertion

20182月,马克龙在与欧盟的讨论中称瑞士政府“挑挑拣拣”。对于瑞士政府中断与欧盟框架协议谈判,他将会如何反应?

这对法国和瑞士的关系来说不是一个好预兆。马克龙基本会与布鲁塞尔保持一致立场,他对瑞士的态度会相当坚决,达成妥协的回旋空间会非常之小。

最后请问,您认为马克龙明年春天连任的几率有多大?

在一个喜欢惩罚领导人的国家,现任总统往往很难获得连任。但目前来看,他连任的可能性不小。四分之一的法国人看好他,并表示将在下届总统选举第一轮投票中投他的票。

左派政党无法共同推举一个候选人,而右派党的候选人中也没有谁风头强劲。最有可能情况是:马克龙和极右翼候选人玛丽娜·勒庞在第二轮选举中再次进行决斗。如果是这样,勒庞很难获得多数选票。

(译自法语:郭倢)

该故事中的文章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关闭。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