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塔利班不只是壞人”

2021年8月,一個阿富汗家庭走在喀布爾街頭。 Copyright 2021 The Associated Press. All Rights Reserved.

拉米亞·阿卜杜勒·瓦基勒(Ramia Abdul Wakil)持有瑞士和阿富汗雙重國籍。在她看來,塔利班在二十年間也發生了變化,而西方視角所看到的阿富汗卻是片面的。

此内容发布于 2021年08月31日 - 09:00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拉米亞·阿卜杜勒·瓦基勒出生於阿富汗一個社會主義背景的家庭。 1992年聖戰者組織掌權後,她逃離了祖國。曾是阿富汗知名外交官和政治家的父親,與她和她的兄弟姐妹一同前往瑞士避難。當時,她正值青春期。

在瑞士度過十年(其中絕大多數時間在日內瓦)之後,她入籍成為瑞士人。

拉米亞·阿卜杜勒·瓦基勒

拉米亞·阿卜杜勒·瓦基勒目前任地球焦點基金會(Fondation Earth Focus)顧問。她在發展、人權和性別權利領域擁有豐富的經驗,曾為瑞士和海外的民間社會組織和政府機構工作。她擁有日內瓦外交和國際關係學院國際關係碩士學位,以及倫敦開放大學衝突和發展管理碩士學位。

End of insertion

2013年,她得到一個機會,以一家致力於婦女解放的非政府組織工作人員身份重返故鄉。一年後,她加入了瑞士發展合作署,該機構隸屬於聯邦外交部,負責瑞士國際合作活動。她在瑞士發展合作署工作了兩年,而後在加拿大駐喀布爾大使館工作了一年。 2017年,由於家庭原因回到瑞士。

瑞士資訊SWI swissinfo.ch:您在喀布爾生活時,那裡是怎樣的情況?

瑞阿雙重國籍的拉米亞·阿卜杜勒·瓦基勒現居日內瓦。 MÀD

拉米亞·瓦基勒:安全形勢很不穩定,經常發生爆炸。但這座城市仍然比阿富汗其他地方更安全,有些地方是真正的戰火不斷。在2013年回到故鄉時,我就知道將要面臨什麼。在2001至2013年間,我曾經四次前往阿富汗,了解當地的實際情況。出於安全考慮,也由於我的家庭政治背景在當地為人知悉,我較少外出。

您在喀布爾融入情況如何?

作為雙重國籍持有者,要被接納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同時,對這兩個國家的了解讓我能夠搭建起橋樑,這的確是一個優勢。另外,阿富汗思想並不只有一種,而是多元的。出於安全原因,不斷適應當地的現實情況是非常重要的。而女性身份則自然讓許多事情變得沒那麼容易。

提到女性,如今在塔利班統治下,她們可能再度喪失在美國駐阿的二十年間獲得的權利。對此,您是否擔憂?

我認為女性的處境與安全和經濟密不可分。現在並不是處理性別問題的合適時機。阿富汗人民處於相當貧困的狀態,當下需要專註解決的是他們的基本需求,比如獲取食物、住所和醫療資源。

歷經這些年的苦難,阿富汗女性已經證明了她們是堅強的。她們將繼續鬥爭、捍衛自己的利益。此外,居住在城市的人民已經從西方建立起來的體系中受益,不會走倒退的路。

為阿富汗募款

瑞士人道主義援助組織-募捐及瑞士團結基金會平台-幸福鏈(Glückskette)發起全國募款,以減輕阿富汗危機造成的後果。

捐款可以在 www.glueckskette.ch 網站標註“Afghanistan”線上進行;也可通過網銀匯款至: IBAN CH82 0900 0000 1001 5000 6。

幸福鍊是瑞士的人道主義團結和募捐平台,由瑞士資訊swissinfo.ch的母公司瑞士廣播電視集團SRG SSR 提供​​支持,同時也與私人媒體和公司合作。

End of insertion

其他那些體會過某種形式的經濟、政治和教育自由的人呢?

在喀布爾的四年裡,我接觸了社會各個階層的人。在我看來,中產階級是從國際社會和非政府組織所帶來的相對安全和經濟機遇中受益最多的。這些人獲得了一些權利、自由和經濟利益。然而,佔阿富汗農村人口絕大多數的窮人並沒有從中受益。相反,他們在貧困中越陷越深。由於國際金融機構停止財政支持、美國政府凍結阿富汗政府資產儲備以及國際援助,現行依賴於外部援助的阿富汗經濟體系瀕臨崩潰。我認為,這清楚表明,並非由本地人民以自然的方式發展起來、而是由人為建立的經濟、政治和軍事結構,一旦面臨外部援助撤離,便注定失敗。

如今,中產階級表達了對自身政治權利的擔憂,這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但他們代表的是少數。絕大多數的阿富汗人,無論其種族和宗教,要求的只有:安全,以及終結長達四十年衝突!

那麼塔利班呢?

二十年來,所有阿富汗人都經歷了變化,塔利班也一樣。他們不能再像2001年之前那樣行事,因為嚐過自由滋味的人會奮起反抗。阿富汗的改變必須由阿富汗人民自己做出。建立一個由阿富汗人民當家做主的國家需要時間。國家必定會經歷一個動蕩的時期。

我認為現在應當順應歷史發展。民主不是一日建成的。阿富汗的歷史進程不停地因接二連三的佔領而中斷,沒有帶來任何積極影響。

塔利班稱,他們不會限制自由,也不會追究那些曾與西方勢力合作的人,您認為這可信嗎?

目前很難判斷。我們必須區分上層言論與在當地及農村所發生的實際情況。塔利班並不像一支真正的軍隊那樣有組織性,不具備一個制度化、結構化的體系。所以,不要指望言論和事實之間會立刻形成一致。

不過,塔利班需要得到國際社會的承認,因為阿富汗在經濟上並不獨立。因此,他們必須遵守一些條件。

這些人同樣也因經年累月的戰爭而受到創傷、疲憊不堪。我在喀布爾的時候,意識到去了解他們的觀點同樣很重要。在農村,一些士兵所做的只是保衛自己的國家免受侵害。對他們而言,這是一項神聖的事業。對於他們眼中的歷史版本,我們應該去進行背景分析,以便了解產生衝突的根本原因,而不是給交戰方貼上好或壞的標籤。塔利班不只是壞人,我們應該超越表面看問題。雙方表達的不滿都是真實的。

加入对话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