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在违反国际法的问题上,瑞士并不中立"

联合国大使Pascale Baeriswyl在为我们的观点专栏就“中立”问题发表言论时表示,虽然“中立的瑞士”这个“品牌 "加强了瑞士在世界范围内的信誉,但瑞士不能总是回避在困难的外交政策问题上表明立场。

此内容发布于 2021年03月24日 - 09:00
Pascale Baeriswyl, Zarah Schmidt

当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Guterres)向全球社会介绍2021年需要优先解决的事项时,也向安全理事会发出了呼吁,要求找到回归人类共同良知的桥梁。

在像曼哈顿这样联合国开会的地方,很容易理解到桥的重要意义。虽然听起来老生常谈,但还是要说,瑞士擅长搭建桥梁-无论从字面上还是意义上的桥梁。

纽约的几座大桥,比如乔治·华盛顿大桥,就是出自瑞士建筑师Othmar Ammann之手。而正如Ammann的这一代表作一样,外交桥梁的搭建也需要专业技能;需要双方的支持、勇气和信任。

瑞士的中立恰恰可以为搭建外交桥梁提供有力的隐形基础支柱。

"瑞士可以在安全理事会中永远和充分地行使其中立立场"。

End of insertion

因为自1815年维也纳会议,各大国势力承认了中立以来,中立就成为瑞士文化的一个组成部分,它成为瑞士法律、历史和传统的一部分,在执行外交政策时发挥着重要作用。

而根据瑞士《宪法》,中立并非一个自我目标,而是一种代表利益和价值的手段。

中立在瑞士民众中享有很高的支持度,根据苏黎世联邦理工大学ETH最近的一项调查(aktuellen ETH-Studie外部链接)显示,支持率达到96%。

但对于中立的其他体现形式的看法在瑞士却不尽相同,比如2011年瑞士提出竞选安全理事会席位时,就引发了激烈的辩论并对此做出了详细的分析,分析结果后来纳入一份总结报告,于2015年提交议会。

联邦委员会在该报告中指出,瑞士可以在安全理事会中永远和充分地行使其中立立场。这是因为理事会成员并不代表任何利益方,而是扮演着仲裁的角色。主要任务是避免冲突,促进各方和平解决纠纷。

瑞士希望通过中立原则解决问题这一理念,与安理会的职能相符,同时也符合中立性。其他中立国-如奥地利、哥斯达黎加和目前的爱尔兰-也经常担任安全理事会成员。

在当前两极分化的国际环境下,中立更是一种优势,而不是障碍:在某些情况下,瑞士可以承担起搭建桥的角色。

这与上文提到的联邦理工学院所作的调查中,民众对“中立”涵盖的团结功能赋予最高的认可(96%)十分吻合,而这一功能植根于我们的百年传统之中,日内瓦的众多慈善救助组织正反映了瑞士数百年的人道主义传统。

瑞士还经常是和平会议的主办地,斡旋或调解冲突也是我们的强项。瑞士可以通过在安全理事会中的一席之地来加强这方面的工作,因为中立中的团结功能也早已向国际化发展。

早在维也纳会议承认中立的时候,中立就被理解为一种对国际社会的服务,自此 “中立的瑞士”这一品牌在世界范围内增强了瑞士的公信力。

然而,这并不意味着瑞士可以因为中立性而总是回避在遇到外交难题时表明立场。国际上的紧张局势也令瑞士的外交政策面临挑战,不仅在联合国或安全理事会,在许多双边或多边的交涉中也同样。

“仅凭中立并不能成功地促进和平。”

End of insertion

那么瑞士的中立在此能否提供帮助?或者反过来说:是否像遭受的争议那样-不能道德至上?

中立也是一种政治手段,内容在中立法中的定义也颇为狭窄,而中立政策则关乎于信誉。

按照现代人对中立的理解,在违反国际法的问题上,瑞士并不中立。多年来,瑞士一直参与支持联合国的制裁行动,有时也响应欧盟的制裁号召。今后,瑞士联邦依然要面对这种艰难政治决策背后的定夺。

作为一个全球化的经济强国,瑞士愿意为促进稳定的国际环境贡献一份力量。而仅凭中立并不能成功地促进和平,瑞士会抓住任何有利时机,发展潜力。

拥有一个安全理事会的席位,就有了这样的机会。但是如果认为这能促成像乔治·华盛顿大桥这样的纪念性工程,则是不切实际和想当然的。

在外交工作中,往往能起大作用的是些小举动、小创意或创新的想法,这是当前紧张的世界局势所需要的。

在中立概念的指导下,瑞士可以促进安理会成员之间的对话,并突出团结的重要性,或至少像联合国秘书长所建议的那样,加强共同良知的形成。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瑞士资讯网的立场。

(译自德文:杨煦冬)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关闭。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