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一座城市的稳定取决于爱”

能源供应商EnBW在斯图加特东部腾出的工厂用地为新的居住区提供了多种潜力。 Enbw

怎样将以汽车为主角的大城市转变为宜居的城市中心?苏黎世建筑师Andreas Hofer正在进行这样的尝试,他目前是2027年斯图加特国际建筑展的艺术总监,他将把这座“车城”改造成一座现代的大都市。

此内容发布于 2021年07月13日 - 09:00
Petra Krimphove (文),Ester Unterfinger (图片编辑)

“首先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炸弹,然后是60年代的公路规划”。Andreas Hofer也无法确定哪个造成的损失更大。斯图加特的内城被六车道的公路残酷地划开,汽车主宰了这座城市。而在周围的乡村,自然景观正在被住宅区吞噬。

另一方面,在市中心,居住空间却变得稀少且昂贵。不仅是在汽车发源地-斯图加特是这样的情况,许多其他欧洲城市也是如此,但这并不是自然规律带来的结果。

这位国际建筑展览会的艺术总监对斯图加特的设想与他的家乡苏黎世20年前实施的重建计划一样:重塑市中心,即所谓的 “城市复兴”。 这位瑞士人和他在Schwaben的20人团队有十年的时间完成这项计划。国际建筑展览的宗旨在于提供动力、收集想法、建立网络、推进项目并将斯图加特地区带入一个崭新的阶段。2027年庆祝Weissendorf居住区进入斯图加特一百周年之际,新的改建计划将被呈现在公众面前。

斯图加特的Weissenhof居住区仅用了21周的时间就建成了,这是由德国工业联合会在1927年发起 “住宅”展览的结果。 Süddeutsche Zeitung / Scherl

通过个人项目进行变革

Hofer不相信未来的城市能指望一个王牌规划实现。对他来说,变化应该来自于单个的建筑项目;源于创新的生活空间,这个空间应该能对周边产生积极影响。其中一个项目是位于斯图加特市中心边缘、60年代初建成的Züblin多层停车场。乍一看,它就是一个紧挨着老Leonhard教堂的灰色混凝土怪物。但对Andreas Hofer来说则不然:“我认为它很棒”。 别人都觉得它丑陋,而他却恰恰着迷于这座建筑与周围环境的强烈反差,将这里改建成由小公寓组成的新建筑是最吸引他的地方,这里可以大有所为。

城市园艺、旧衣服交易市场、展览空间:Züblin停车库不仅仅是用于汽车。 Imago Images / lichtgut

在停车场顶层,自2013年以来已经有一个城市园艺项目,底层有一个创意咖啡馆。剩余的楼层依然用于停车。Hofer可以想象将整个停车场改造成一个带有公共活动区域的住宅楼,而基本结构保持不变。这是从一个停车场到住宅楼能做的最大改变了。

建筑师不仅需要想象力,还需要坚实的盔甲。当一个城市面临重新规划时,冲突是无法回避的,Hofer提到他在苏黎世时的经验,在那里,他参与了将Hunziker工业荒地改造成住宅和办公区域的工作。一开始,有人对那些密集的高层建筑进行了猛烈的抨击。“与邻近的花园街区相比,这的确是一个巨大飞跃,”Hofer说。但后来人们看到了这些新型建筑的高质量,便开始欣赏它。

苏黎世Hunziker旧工业区改造成的居住和工作区域。 Ursula Meisser

尽可能的密集

与苏黎世的这个项目一样,他在斯图加特的座右铭也是:尽量密集,最大限度地利用手头的不足空间。在多层停车场,在商业大厅或在工厂场地。在斯图加特东部,IBA项目是为了改造能源供应商EnBW腾出的场地,将在四公顷的土地上建造约800套新公寓:小区内没有汽车,是一个面向所有社会阶层的混合居住区。

世界各地都有这样成功的改造范例:Hofer印象最深的是巴黎的一个项目,上世纪70年代的一个600多米长的仓库被改造成一个带有1125套公寓,其中一半是经济适用房、办公室和商店的巨大综合体。15位建筑师创造出一个宏伟的、密集的新住宅区。

位于巴黎东北部的Entrepôt Macdonald住宅项目。 Entrepôt Macdonald

闲置的商业和工业用地为新的住房形式提供了巨大的潜力,这里的情况就是如此。不要怕“大”,Hofer说,我们要面向未来,而不是只局限于种着几棵绿植的自家庭院;不要总是分开思索,将格局定在私人领域,打开思路从网络、居住区和节约资源的角度考虑。这种变化很快就会出现在斯图加特Zuffenhausen住房协会的一个新住宅区计划中,除此之外,在这个新区还会有用于园艺和厨艺的空间。

合作性的解决方案

Andreas Hofer Iba’27 / Sven Weber

但是,未来的城市怎样发展,才能让所有人都负担得起?“只能依靠几十年持之以恒的社会住房政策,”Hofer说,绝对不应该任由自由资本市场的力量来决定。“否则城市就会变成高级社区,或者导致崩溃。” 但这正是在许多地方已经发生的事:在德国,过去二十年,国际公司一直在购买“手头紧”的德国市政的住房资产,这推动了租金的上涨。现在,各城市和州政府不得不通过规定租金上限或补贴来弥补这自酿的苦果。

Andreas Hofer认为这很荒谬。他是合作社理念的积极倡导者。在苏黎世这一理念是行得通的。1907年苏黎世通过了一项法律启动了非盈利住房建设的步伐,超过四分之一的公寓在住房合作社和市政手中,几年前,人们还在公投中决定将这一比例提高到三分之一。他说,这是一个秘诀“一座城市的稳定取决于爱。”

也许他这次在斯图加特也会取得一定程度的成功:意愿在,财政资源也有:“我们手里有变革的条件。”如何实施项目的细节,公民在此被赋予了发言权。IBA正在尝试新的公民参与形式,在Züblin多层停车场旁边有一家商店,被当作参与的联络点。在新冠暴发之前的第一年,IBA负责人在该地区举行了160次晚间会议,与市政负责人和公民一起商讨IBA项目。他感觉到有些事情正在酝酿之中。人们对重新设计生活空间充满积极性。“对未来的创作欲和喜悦都能感觉得到,这是没人能从我们手里夺走的。”

国际建筑展览会(IBA)

IBA是德国的一种城市规划理念,是在有国际参与的情况下,一段时间内城市建设领域的一种推动力。第一届国际建筑展会于1901年在达姆施塔特举行。国际建筑展会在过去促成了一些举世闻名的项目,如1927年斯图加特的Weissenhof住宅区和1957年柏林的Hansaviertel居住区。第一界国际建筑展会只专注于建筑项目,而今天,它也关注社会、经济和生态,例如,斯图加特地区2027年国际建筑展会就开启了重塑城市的项目。

End of insertion

(译自德文:杨煦冬) 

该故事中的文章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关闭。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