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面对中美博弈,瑞士能做什么?

乔·拜登(Joe Biden)曾与习近平有过多次会面,包括2015年中国对美国进行国事访问期间,彼时拜登在奥巴马政府担任副总统一职。 Copyright 2021 The Associated Press. All Rights Reserved.

上周,瑞士公布了其首个对华外交政策战略,目前中国是瑞士的第三大贸易伙伴。与此同时,美国也在制定对华外交战略,新任总统拜登称中国为美国“最严峻的竞争对手”。

此内容发布于 2021年03月22日 - 09:00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长期以来,瑞士联邦议会议员一直要求制定一项协调一致的战略,以处理与中国这一亚洲强国的关系。但直到最近几年,政府才开始着手起草战略,部分原因是为了改善联邦各部门和各州之间的政策协调。

这项战略很可能会涉及中美博弈的应对方案,瑞士情报机构表示,这两个大国可能会建立各自的战略势力范围。

英国前外交官伊恩·邦德(Ian Bond)表示,美国和包括瑞士在内的其他国家曾经认为,随着中国变得更加繁荣,中国将实施体制改革,与西方国家体制实现接轨,然而这种希望早已破灭。美国现在将中国视为战略对手,共和党和民主党一致认为,中国的经济崛起和军事野心势必会对美国利益构成威胁。

亲欧智库“欧洲改革中心”(Centre for European Reform)的外交政策负责人邦德预测称:“这场博弈的影响将长达几十年。”

这对那些像瑞士这样的旁观国构成了重大挑战,这些国家希望避免被夹在中间,同时仍与两国保持良好关系。

美国现任总统乔·拜登(Joe Biden)曾表示,对一个更加强硬的中国,美国的态度将是“在符合美国利益的情况下”进行合作,并“与盟友和伙伴齐心协力”与中国展开竞争。虽然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向美方警告说,不要企图建立联盟向中国施压,但是中国也在拉拢别国站在自己这一边。

苏黎世大学大中华研究讲师西蒙娜·格兰诺(Simona Grano)表示:“在这两个超级大国关系如此紧张的新形势下,小国将何去何从?它们是会选择支持其中一方?会保持中立?还是会与其中一个超级大国结成同盟?”

经济希望与担忧

对于瑞士而言,在这场博弈中,经济将是首要考虑因素。

格兰诺指出:“首先,重点将会是保持良好的经济关系-这是各国政府最重要的职责之一。”

美国或许是瑞士的第二大贸易伙伴(仅次于欧盟),但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愿意放弃中国的广阔市场。

近年来,中国和瑞士之间的货物贸易量快速增长。两国自2014年起就签订了自由贸易协定,2019年双方签署了一份谅解备忘录,加强与“一带一路倡议” (BRI)相关的贸易和投融资项目合作。该倡议是中国在第三国建设陆地和海洋基础设施的全方位计划。

外部内容

事实上,瑞士人希望吸引更多来自中国的外国直接投资(FDI),与瑞士在华投资(225亿瑞郎)相比,中国在瑞士的外国直接投资规模并不大(2019年为148亿瑞郎,合人民币1’040亿元)。但与其他许多国家一样,瑞士各界越来越担心对本国知识产权保护力度不足,外国直接投资或导致外国势力侵犯瑞士本土的知识产权。

继2016年中国国企中国化工集团收购瑞士农化公司先正达之后,瑞士议会于2019年批准了(多语)外部链接一项提案,强制政府制定法律基础,用于监督外国直接投资和设立管控机构。

瑞士外交关系委员会主席、激进自由党联邦院议员达米安·穆勒(Damian Müller)认为,在这个问题上,瑞士可以向欧盟取经。迄今为止,中国企业已在欧盟收购了众多高科技企业,并投资于欧盟关键的基础设施建设。

他说:“我们处在一个自由市场中,所以当然不能阻止外来资本对瑞士企业的收购,但我们必须为整个欧洲寻求一种方法,以便让中国遵守规则。”

欧盟曾在2019年认定中国是“制度性对手”和经济竞争对手。据此,一项旨在“保护欧盟战略利益”的投资审核条例于去年生效。

共同价值观

格拉诺认为,在拜登政府的倡导下组建一个联盟,从而在不公平的经济行为等问题上与中国抗衡,这种方式值得瑞士参考。不仅因为这种联盟形式要比个别国家单独行动更有效,它还可以让小国免遭中国报复所造成的严重经济损失,避免出现最近瑞典和澳大利亚遇到的情况。

她说:“如此对待中国无异于玩火,因为中国会采取强硬行动来杀鸡儆猴。”

外部内容

然而,并非所有欧洲国家都团结一致。一些资金短缺的国家选择拥抱中国的投资,包括“一带一路”倡议。中国利用其他国家对中国的经济依赖性,来帮助自己在多边论坛上获取更大利益。2017年,希腊阻挠欧盟发表谴责中国侵犯人权的声明,这令其邻国震惊不已。

邦德说:“中国人在向别国提供援助方面非常具有战略眼光。我们需要改变激励机制,让中国更多地在现有框架内行事。”

邦德及其同事在2020年政策简报中写道,美国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对国际多边机构的敌对态度,使中国得以宣称其全球领导地位,并“以与欧盟优先事项或价值观不相符的方式”塑造联合国议程。

格拉诺称中国的行为是“对当前多边秩序的颠覆”,旨在建立“与全世界现有外交、经济、文化和安全体系平行的”另一套替代体系。

邦德表示,尽管美欧关系紧张,而且中欧最近达成的投资协定让白宫颇为不满,但“美欧和中国之间存在非常明显的价值观差异。”

他补充说,在共同的民主价值观和利益基础上,瑞士等国可以在知识产权、网络安全和人权等领域上与美国合作,对中国施加压力。

关乎生存

舆论也会对各国针对中美博弈的应对方式产生影响。最近发生的一些事件,如关于系统性侵犯维吾尔族人权的报道、香港民主运动人士被捕、中国对新冠病毒来源闪烁其词等,都让西方国家对中国的看法更加负面。

不过格拉诺表示,对于瑞士来说,一方面要追求经济利益,另一方面要对中国侵犯人权的行为表明立场,这二者之间很难实现平衡,因为瑞士各政党在采取何种方式上存在分歧。她预计,按照外交部长伊格纳西奥·卡西斯(Ignazio Cassis)所在的激进自由派于 2月发表的一篇文章的思路,新出台的对华战略将在很大程度上选择中间路线。

这篇由瑞士中右翼政党撰写的文章指出,瑞士希望保留所有选择。文章指出,尽管瑞士应与欧盟协调该国对华政策,但原则上,这一政策应该是独立的,因为这是“瑞士利用中立优势并发挥其传统调解国角色的唯一途径”。

穆勒总结了当下瑞士面临的两难局面:“我们与美国关系良好,与中国也保持着良好关系。我们必须小心翼翼,不能让人觉得我们只与某一个国家合作,或者已经停止与另一个国家的合作。”

这位联邦院议员补充道:“只有通过不断的对话和制定明确的行为准则,我们(即瑞中两国)才能相互合作。”

随着时间的推移,瑞士终究无法顶住压力,还是会与中美其中一方站在一起。但目前瑞士的目标是避免被卷入意识形态斗争之中。

格兰诺说:“瑞士希望表现为‘不选边站’,并[同时]希望从[与两国的关系]中获得最大利益。归根结底,瑞士是为了生存。”

(译自英文:中文部)

加入对话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