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阿富汗“无休止的战争”休止,但问题才刚刚开始

塔利班在阿富汗令人出乎意料地迅速掌权,勾起了人们对1975年西贡政权垮台的记忆,这也标志着美国外交政策上的一次惨败。日内瓦国际社会试图应对阿富汗即将面临的人道与人权危机,但却发现他们面对的问题远多于他们能找到的答案。

此内容发布于 2021年08月18日 - 09:00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美国军队与公民从阿富汗仓促撤离,标志着美国历史上最持久的战争已经结束。20年来,美国历任总统,无论出自共和党还是民主党,都在北约以及盟友的帮助下,维持着自己在阿富汗的存在感。美国的任务也从报复与安全行动转变成了一种不公开的国家建设计划。数以千计的士兵在冲突中丧命,阿富汗军队的物资支出超过了830亿美元(约为5379亿人民币),超过1万亿美元(约为6.48万亿人民币)打了水漂。(阿富汗军队中有超过30万由美国配备装备以及训练的士兵;塔利班约有7.5万名战斗人员)。

但阿富汗政府从未赢得“民心”,塔利班能迅速成功占领城市与乡村就证明了这一点。美国军事与外交政策制定者低估了阿富汗政府腐败与无能的程度。虽然外国驻军撤退不可避免,也已是被公之于众的事实,但阿富汗政府军不愿也没有能力抵抗,对美国来说是一个沉重的打击。大多数观察员预计阿富汗政府军与塔利班之间的国内战争将持续1年或者18个月。但仅仅在10天的时间里,政府军就兵败如山倒。

为阿富汗募款

瑞士人道主义援助组织-募捐及瑞士团结基金会平台-幸福链(Glückskette)发起全国性捐款,以减轻阿富汗危机造成的后果。

捐款可以在 www.glueckskette.ch 网站标注“Afghanistan”在线进行;也可通过网银汇款至: IBAN CH82 0900 0000 1001 5000 6。

幸福链是瑞士的人道主义团结和募捐平台,由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母公司瑞士广播电视集团SRG SSR 提供​​支持,同时也与私人媒体和公司合作。

End of insertion

拜登总统用比唐纳德·特朗普的“美国优先”更国际化、多边主义的外交政策宣布“美国回来了”,这一转变在很大程度上受到西方国家政府与日内瓦的欢迎。不过,阿富汗政府倒台与塔利班卷土重来的新格局,是否会改变西方国家与国际社会对美国重拾的好感?这将如何影响美国在世界范围内的威望?我想,美国盟友中一定存在焦虑,比如台湾一定会担心美国是否能履行协防自己的承诺。

被忽视的和平协议

外交与人道主义援助在补救局势方面的潜力也成问题。2020年美国与塔利班在多哈签署的和平协议成了一纸空文;阿富汗政府在美国前总统特朗普的牵线搭桥下,与塔利班进行的后续谈判(英)外部链接也没有奏效。

阿富汗政府高级谈判代表Nader Nadery,7月对《华尔街邮报》(Wall Street Journal)谈论起塔利班的参与情况时说:“在谈判过程中,我们看到另一方所表现出的延迟与我们的紧迫感不符。”她还补充道:“暴力必须结束,战争必须结束,我们需要达成政治和解方案。”但和解从未出现过。

今天,喀布尔机场一片混乱。美国不仅要帮其公民撤离;它还要对在过去20年里,为它卖力、与它并肩作战、现在却面临威胁的人负道德责任。并不是每个想离开的人都能够离开。阿富汗总统跑了,却没在阿富汗留下合法且得到国际认可的政府。

虽然一些塔利班领导人声明,将不对那些曾为阿富汗政府工作过的人以及政府盟友进行报复,也表明愿意允许年轻女性继续接受学校教育,但曾在多哈许下的诺言未被履行这一事实,为阿富汗人权的未来蒙上了阴影。塔利班在其控制区域施行的政策,从未符合过国际认可的人权标准。

问题多,答案少

有人尝试应对即将到来的人道危机,但他们面对的问题比答案多。日内瓦各界无法确保塔利班会合作,因为他们从未合作过。土耳其与其他国家会开放边界、接纳难民吗?鉴于塔利班过去很少尊重人道主义与难民标准,如何才能有序地应对政权更迭带来的难民潮?

援助机构只有在所在地政府允许的情况下才能在该国境内运营。如果援助来自那些一直以来反对塔利班建立原教旨哈里发国的敌对方,塔利班会接受包括人道援助在内的外国干预吗?就算援助机构与政府无关,要想说服激进的塔利班相信合作符合所有人的利益,也绝非易事。

吃一堑会长一智吗?

人们很容易将1975年西贡政权垮台时的情况,与今天的喀布尔政权垮台进行对比。越南战争的目的是遏制共产主义的扩散,美国虽在军事上占据极大优势,却输掉了那场战争。如今,越南是一个和平繁荣的国家。

阿富汗军事干预源起遏制恐怖主义的初衷。但这场行动失败了。基地组织以及如伊斯兰国这样的组织仍然存在。虽是不同背景,但占据极大军事优势的一方又一次战败。不过,很难想象阿富汗会像越南一样,成为一个和平繁荣的国家。阿富汗,可能还会是一个由打败了英国、苏联和现在的美国这3个帝国的当地军阀统治的宗派主义国家。

我们从阿富汗政府靠西方支持维持的20年政权垮台中能吸取怎样的教训?最明显的,应该是军事,或许并不意味着一方能在实力悬殊的战争中获胜。塔利班,就像越南南方民族解放战线(俗称“越共”)一样,虽然军事实力不占优,但还是赢了。“民心”,并不由美国的军事力量决定。

还是像在越南一样,美国的军事情报没能准确描述当地的实际情况。

那么,吃一堑就会长一智吗?悬。这20年干预背后的骄傲自大,最初来源于对9/11事件的感情用事。作为对9/11恐袭的回应,时任总统乔治·W·布什将美国军队派往阿富汗进行反击。当时的任务是要惩罚那些对此负有责任的人,并保证阿富汗不会窝藏国际恐怖分子。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任务变得更复杂。就像在越南的稻田里一样,深陷陌生国土之中的美国以为自己能解决所有问题。喀布尔政权垮台是否能改变这种自大,我们还需拭目以待。但目前并没有证据支持这种可能性。

这个认为自己不可或缺、不同凡响的国家太执着于它的自我形象。而包括国际日内瓦在内的众多其他势力,则将争相收拾这一残局。

(译自英文:王伯笛)

加入对话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