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银行业的保密制度是否导致黑钱泛滥?

各方对银行施压,敦促其采取更多措施来阻止洗钱资金的流动。 Keystone / Rehan Khan

为了清理金融系统中的黑钱,瑞士银行纷纷牺牲业务的保密性,但这项整治工作收效甚微。银行面临的刑事诉讼和监管问责堆积如山。更糟糕的是,有人指称瑞士其实缺乏解决洗钱问题的政治意愿。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10月04日 - 10:00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End of insertion

瑞士国内和国外的检察官正在调查瑞士银行机构与欧洲、南美、亚洲、中东和非洲等地一系列洗钱和逃税罪行的联系(见信息框)。

最近美国金融犯罪执法网(FinCEN)收到并披露的可疑交易报告显示,瑞士银行机构在全球各地转移的资金高达数十亿美元。  

近期的洗钱案

瑞士金融市场监管局(FINMA)谴责Syz银行在与安哥拉裔葡萄牙人客户打交道时没有遵守反洗钱规定。

今年早些时候,瑞士金融市场监管局(FINMA)认定宝盛银行(Julius Bär)与委内瑞拉国有石油公司PDVSA的交易构成"严重违反金融市场法律"。由于该银行曾参与国际足联腐败案,因此它预计会被美国检察官诉以数千万美元的罚款。

在马来西亚一马发展公司(1MDB)贪腐丑闻中,猎鹰私人银行(Falcon)受到波及,于是被迫在瑞士停业。此案件引发的标志性事件便是被监管机构勒令瑞意银行(BSI)将其瑞士业务出售给盈丰国际银行(EFG),因为瑞意银行也是涉案银行。  

多家瑞士银行还涉嫌参与巴西石油公司/奥德布雷赫特(Petrobras/Odebracht)丑闻中的洗钱行贿操作。比利时政府指控瑞士信贷(Credit Suisse)帮助2’650名客户逃税,而瑞银则对法国政府开出的37亿欧元逃税罚款提起上诉。  

End of insertion

这些证据似乎在讽刺瑞士银行家协会一项声明:"对瑞士银行而言,打造一个干净正直的金融中心显然是保持竞争力的关键。瑞士及其银行对犯罪资金没有任何兴趣。"

世界上流通的黑钱不能都归咎于瑞士。美国金融犯罪执法网(FinCEN)的文件还列出了汇丰银行、德意志银行、巴克莱银行、摩根大通、渣打银行和阿拉伯银行等。  

并不是每个在瑞士银行机构存款的客户都是腐败的寡头或独裁者。通过消除避税和税务欺诈在法律意义上的区别,并签署多项自动税务信息交换条约,可以说瑞士正在尽其所能打击金融腐败。

瑞士金融监管机构和国家检察官正在对一些不法分子采取行动。而银行主动提交的可疑交易报告的数量与十年前相比,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挫败感

但批评者认为,这还远远不够。作为全球最大的离岸财富中心,截至2018年底,瑞士管理着全球27%的跨境资产,其中约2.3万亿瑞郎(合人民币17万亿元)来自海外个人和家庭。

今年6月,丹尼尔·塞勒斯克拉夫(Daniel Thelesklaf) 突然辞去瑞士反洗钱办公室主任的职务(英)外部链接,这距他第二次开始担任该职位仅几个月。最近在接受《每日导报》(Tages-Anzeiger)采访时,他表达了自己的挫败感。

他表示:“在洗钱问题上,面对来自国外的压力,瑞士仅执行了最低强制性标准。有效打击洗钱只是次要目标。于是我得出的结论是,这项工作难有成效。”

进展缓慢

瑞士透明国际首席执行官马丁·希尔蒂(Martin Hilti)向瑞士德语广播电台(SRF)表示,尽管瑞士金融中心在全球范围内非常重要,但在各国打击洗钱犯罪的努力方面,瑞士金融中心只处于中游水平。  

他的不满之处主要在于,瑞士议会正在竭尽全力推动拟议中的法律改革,这将使律师对报告可疑客户和资金流动承担更多责任。但是到目前为止,议员们依然拒绝进一步公开贵金属和宝石交易的现金支付明细。在初步辩论中,议会两院都对财政部的提议持冷淡态度。

反洗钱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FATF)是一个全球性的洗钱和恐怖主义融资监督机构,它赞同希尔蒂(Hilti)的观点。2016年对瑞士的一项评估显示,瑞士在反洗钱方面取得了很大的进展,但报告对其他领域的工作进展持保留态度,比如将参与创建离岸空壳公司的律师绳之以法。  

2020年1月的一项临时评估称,薄弱环节上的进展过于缓慢,无法令反洗钱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FATF)感到满意。瑞士的问题在于,它的评级可能会从"成就很多,但仍需努力"降至更糟糕的水平。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关闭。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