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贝太厨房,不朽影响

“我今天烧什么菜呢?”贝太首先提出这个问题,之后她提供了无数的菜谱与甜点方子。 zvg

在全国上下因新冠病毒疫情封锁期间,瑞士虚构“名厨”贝太Betty Bossi却取得了骄人的成绩。

此内容发布于 2021年03月04日 - 16:32
Dölf Barben, Revue Suisse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End of insertion

贝太今年声名大噪,几乎要跟赫尔维蒂娅(Helvetia,代表瑞士的女性形象)齐名。在新冠病毒疫情期间,她完全没有辜负瑞士人的厚爱。当瑞士人没有餐馆可去,只能在家自己解决伙食问题的时候,贝太果断采取了行动:她把本来只提供给付费用户,出自120本烹饪与甜品书的所有食谱数据库向大众免费开放,教大家怎样烤汉堡和制作香蕉面包。这些食谱当然都能保证让你绝不会失手。这一切努力都奏了效。仅仅一个月时间,贝太厨房网站的访问量再一次突破1000万大关。

贝太与赫尔维蒂娅有一个共同点——她们其实都不是真实人物。然而她俩都是极富魅力的瑞士形象,而且在瑞士,人人都感到她俩与自己很亲密:手持一杆标枪的赫尔维蒂娅头戴一顶佩星王冠,被镌刻在1瑞郎和2瑞郎的硬币上;而贝太则忙碌于灶台前,总在回答最让赫尔维蒂人(即瑞士人)头疼的一个问题:我今天烧什么菜?

贝太很快就要65“岁”了,这些年来她已俨然成为瑞士“不可分割”的一部分。长久以来她给我们带来了什么?是否像《瑞士历史辞典》(Dictionnaire historique de la Suisse)所说的那样,她的烹饪书在继续“影响瑞士寻常百姓家”?假如贝太未曾进入我们的生活,我们会不会还在用面粉搅的白色酱汁浇蔬菜吃?

贝太厨房相关数据

贝太的厨房位于巴塞尔和苏黎世,每年在那里都会开发出近2500个食谱。贝太厨房刊物每年发行十期,每期印制54万份,令之成为瑞士发行量最大的付费刊物。贝太厨房网站每月的访问量高达近300万,自新冠病毒疫情暴发起访问量不断增加。这些食谱还通过社交网络传播:52万人每天会接收贝太电邮通讯。

End of insertion

第一份《贝太通讯》(Courrier Betty Bossi)于1956年问世,那时还只是一张双面印制的信息传单,在各商店免费发放,第一篇文章的标题正是“我今天烧什么菜?”那份单张给人的印象,就像它是由贝太亲自编写的,旁边配了一幅微笑女性的照片,文末还有她的签名。

构成如今贝太个性特色的一切,当时那张信息传单里几乎都包含了。贝太让自己以女性之友的形象呈现给女性读者,不是只想着怎样让她们为他人作嫁衣裳,而是要给予她们持家能力。她鼓励女性精心安排菜单,好让每餐饭菜又可口又丰富,同时也不浪费,不致于到周末时钱包里一分不剩。她列出了六七个食谱,其中一个是脆皮烤苹果:300克干面包,半升牛奶,3只鸡蛋,60克Astra 10油脂,300克苹果,80克糖,2勺葡萄干,1只柠檬把皮擦屑待用。

“Astra 10”油脂:问题就出在这儿。贝太不仅想成为普通家庭的女友,她还想鼓励普通家庭使用Astra公司生产的油脂、油和人造奶油。这家公司当时的生产厂地在图恩(Thoune)附近的施特菲斯堡(Steffisburg),是联合利华(Unilever)下属企业。所以说,从一开始,贝太这个虚构人物的构思初衷就是要产生互动,以及索取和给予——换句话说,就是成为“影响者”(influencer)。

美国那时有个女性杂志叫《Betty Crocker》,而广告编辑艾米·科瑞罗拉-玛格(Emmi Creola-Maag)在美国发现的这个食谱在瑞士也很受欢迎:《贝太通讯》使得这位虚构女厨师就此“腾飞”。谈到这一点,历史学家贝尼迪克特·梅耶(Benedikt Meyer)指出,二战后的经济奇迹不止是带来汽车、电视机和新发型,还带来了新的厨房,这话真的毫不夸张:电烤箱、电动搅拌器、搅拌机与和面机开启了新的可能性,各家商店充满了新的产品。

饭菜味道好也要卖相好:烹饪设计师与摄影师是贝太厨房不可或缺的得力助手。 zvg

贝太取得了空前的成功。她的烹饪杂志后来变成付费订阅,如今依然被无数人阅读。到1984年推出提拉米苏(Tiramisu,一种意大利甜点)食谱时,瑞士各地的马斯卡邦尼奶酪(mascarpone,意大利产鲜奶酪)即刻销售一空,创下纪录。截至目前,贝太已累计售出3500万本烹饪和甜品食谱书。1973年编写的《蛋糕、糕点和水果馅饼》(Gâteaux, cakes et tourtes)是其中最畅销的一本,售出135万本。如果我们把贝太卖出的烹饪书一本本挨着排开来,可以从瑞士一直排到美洲。

只要看看你自己家,是不是在某个抽屉里躺着一本贝太烹饪书,或是一份贝太烹饪杂志,甚至一张从哪儿撕下来的贝太食谱?你家的橱柜里是不是有几根擀面杖、饼干模具,或是一个烘蜂窝饼铁模?因为贝太在这方面也十分在行:她也负责开发和销售各种厨房与家居用具。毫无疑问,无论大家管它们叫什么,“单身一族的救星”、“制伏炉灶困扰的超凡武器”、“圣烤炉的卫士”都一直保持着良好状态!

贝太厨房公司则从来不会错过任何流行时尚,比如烹饪节目、在线平台或者无麸质饮食,2012年,它被瑞士两大零售商之一的Coop收购。贝太厨房公司设在巴塞尔和苏黎世的两个分部一共有120名员工,2019年创下8900万瑞郎(约合6.4亿元人民币)的净收益。只要去Coop超市转转,就能心服口服了:凭着它的600多种产品,这个品牌几乎无所不在。除了甜点产品,贝太还在推出越来越多的成品或半成品,例如各色沙拉、三明治和全套餐盒。

此处是否有点儿自相矛盾呢?几十年来贝太致力于教瑞士人做饭烧菜,现在忽然把成品摆到他们的餐桌上?她可能也是没有别的办法,贝太厨房发言人薇薇安‧比尔(Viviane Bühr)的话或许不无道理:与60年前相比,时代不同了。人们动得少了,也不想每天花两小时时间来做饭。而来自世界各地的饮食与行为趋势影响了瑞士的烹饪,也帮着瑞士人“埋葬”了用面粉制作的白色营养酱汁。比尔把他们公司的员工称为Betty们和Bossi们,是他们随时关注各种趋势,针对这些趋势创造新的食谱、开发新的食品。这位发言人说,就像所有的企业一样,贝太厨房“要想长期生存下去”,就必需紧跟时代的脚步。迄今为止进展很顺利。“就本企业的规模来说,我们颇具竞争力,”她表示。

因此贝太不过是在与时俱进,而且也没人会怪她。作为虚构人物,她的不朽令她拥有这方面的优势。所以问题其实在于,她将来要怎样才能更上一层楼?她要怎样面对愈演愈烈的竞争?几十年前这位影响者出道之时还没有烹饪博客,烹饪书的选择也非常有限。她是否还能重新演绎出一些壮举,就像当年让柠檬汁浸润蛋糕(cake imbibé au citron)和尚蒂伊猪里脊(filet chantilly,尚蒂伊即打发的鲜奶油)的食谱深入瑞士人心一样?

本文最先发表在《瑞士杂志(Revue Suisse,多语)外部链接》上。

*本文于2021年3月4日做过小修改。

(译自法语:小雷)

该故事中的文章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关闭。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