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图中文字:“你会讲英语吗?” Valery Kachaev

大家经常可以听到来自瑞士不同地区的人用英语交流,但这种情况并不能让人人都欢欣雀跃。然而把英语当作通用语,作为跨越瑞士主要语言障碍--“土豆饼鸿沟”(Röstigraben)--的桥梁,是会促进还是会损害国家凝聚力?

此内容发布于 2021年04月15日 - 11:00

一位高级政治家认为,新冠疫情的处理造成了瑞士各语言区之间的沟通挑战,亟需得到解决。

“我认为这为瑞士提供了讨论多语现象的机遇,就此进行的讨论应该包括对法律的修订,使其能与时俱进,将英语列为主要语言之一……”斯文·加茨(Sven Gatz)表示,他称当前的形势“不太利于未来的发展”。

不过他也承认肯定会有人反对。“已经有很多人说我们在重视英语之前,应该先学习彼此的语言。”

加茨并不是瑞士人,而是比利时布鲁塞尔大区的多语促进部长,这番话是他在3月16日对《布鲁塞尔时报》(Brussels Times)说的。尽管瑞士政府对疫情的反应遭到各方批评(多语)外部链接,但还没人将矛头指向瑞士的四种国家语言。然而加茨的评论却突出了瑞士、比利时与加拿大等拥有多个官方语言的国家所面临的某些政治与社会挑战。

今年年初,瑞士德语区公共电视台SRF的一名记者采访了来自法语区洛桑市的瑞士电影导演让-史岱凡·布龙(Jean-Stéphane Bron),介绍他新拍的纪录片《大脑》(The Brain)。他们交谈用的就是英语。

“一般情况下,SRF和新闻节目Tagesschau都希望采访能以相应的国家语言进行,”记者乌塔·肯特尔(Uta Kenter)解释道。可她是在德国长大,自觉她的法语水平实在不够,达不到讨论如何在电脑上复制人脑的程度。而布龙对自己的德语也没有那么大的信心。

“通常是我们用英语提问,采访对象用自己的国家语言回答。不过很可惜,就那次采访而言这也做不到,”她透露。

无论布龙说的是英语、法语还是其他语言,电视台都会给他的评论加上德语配音,因此对观众来说没有实际区别。可是从理论上讲,这件事却对英语在瑞士的作用与地位提出了有趣的问题:首先就是,英语作为语言桥梁的使用是否在日益增多?

“有意思的是,我觉得我们大家都同意一点,即来自瑞士不同语言背景的人倾向于把英语作为通用语使用,”伯尔尼大学英语语言学高级讲师弗朗茨·安德烈斯·莫里西(Franz Andres Morrissey)指出。

swissinfo.ch

相互理解

莫里西并不知晓是否有过确认或否认这一趣闻式证据的大规模定量研究,但他提到了现在卡迪夫大学任教的社会语言学家梅塞德斯·德勒姆(Mercedes Durham)在2003年做的一项研究。她的研究审视了瑞士医科学生之间的电邮往来,发现他们一开始是用母语交流,但到后面会改用英语,以保证理解更准确。

“在语言混杂的群体中,英语似乎是最易被理解和接受的语言,其主要原因是,英语是一个大家共有的非母语语言,”德勒姆写道,“邮件列表上讲意大利语的人处于这种变化的前沿,因为没有别人讲他们的母语,他们最直接地经历了要确保大家能相互理解的需要。”

外部内容

瑞士资讯swissinfo.ch有十个语言部,编辑部开会使用的是英语。在这里,两名瑞士同事用英语交谈也是稀松平常的事。

莫里西是位讲德语的瑞士人,但他的英语达到母语水平,他说,他也有过把英语用作通用语的个人体验。

“我的学位论文谈的就是瑞士双语教育中的语言选择。跟我联系很多的人里面有一位是在《周刊》(L'Hebdo,已停刊的洛桑新闻周刊)工作的记者。我俩其实都觉得讲英语来得更舒服,因为我的法语没那么好,而她的德语--怎么说好呢,她自称被‘学校经历伤到了’。”

他解释了瑞士法语区人的标准牢骚--他们在学校里学习了“标准”德语(德国讲的那种),然后他们的同胞却坚持讲方言。“当然,这等于是在鼓励他们说,‘算了吧,我们还是使用需要大家都要付出几乎同样努力的语言吧’。”

政治问题

2016年德勒姆曾经写道,英语作为通用语使用的主要发展在于瑞士人都跟谁讲英语。

“最初英语主要是跟游客讲,但近20年来瑞士国民也越来越多地使用英语彼此交流,使之成为国内的一种通用语,英语也成了事实上的一门瑞士语言。”

瑞士政府已经在用英语发布许多新闻稿,但听到有人把英语描述为一门瑞士语言,无论是否事实如此,都足以让某些瑞士人头晕目眩。

2000年9月苏黎世州教育局长(瑞士的教育事务由各州自主管理)宣布,英语将取代法语,成为小学里教授的首门外语。第二天法语区纸媒《时报》(Le Temps)便问道,该州学校课程中纳入英语是否意味着“瑞士的终结”。

许多人--尤其是在瑞士法语区和意大利语区--都担心,先教英语后教瑞士其他国家语言,可能会削弱甚至抵消将瑞士粘合在一起的社会“胶水”。

两方意见

莫里西称,在到底是教英语还是教另一门国家语言这个问题上,基本上存在两种论点。

“实用主义论点会是‘咱们就学英语吧’。实际上在苏黎世及其他地方的争论就属于这一类,”他说道。换句话说,讲德语的人认为英语比法语或意大利语更有用。

“另一种关于国家凝聚力的论点就要老套得多。这种说法到底有没有道理,反正我是未能被说服。我反而从很大程度上感到瑞士拥有相当稳固的凝聚力。这种凝聚力有民族主义的因素,也有经济的因素。我认为语言未起到很大作用,但它是某种我们喜欢打着的旗号,”他表示。

“然而就算人们不会讲彼此的国家语言--意大利语和罗曼什语就是实例--这个国家也极其不可能四分五裂。”

那么讲英语不算问题喽?“我认为这不是问题。如果英语有助于交流,那么肯定就不是坏事。也许只能算是你自己的语言能力有点贫乏。但我认为我们也做不了什么,因为人们会使用任何一种能达成交流目的的渠道,”他评论道。

“我告诉我的学生,交流是最省力方法之中的典型。哪种形式或方式制造的阻碍最少,你就会用那种形式或方式交流。”

(译自英语:小雷)

加入对话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