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联合国机构敦促瑞士调查非法收养

有700多名來自斯里蘭卡的兒童被瑞士家庭收養,其中一些屬於非法收養。 Keystone / Rafiq Maqbool

聯合國人權專家奧利維爾·德·弗魯維爾(Olivier de Frouville)表示,一份關於斯里蘭卡兒童在瑞士非法收養的報告顯示,販賣人口與強迫失踪之間存在明顯聯繫。

此内容发布于 2021年09月15日 - 09:00
Dorian Burkhalter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今年5月,德·弗魯維爾所屬的機構敦促瑞士調查從上世紀70年代開始的30年里斯里蘭卡兒童被非法收養的問題,以確定其中一些兒童是否是強迫失踪和其他罪行的受害者。聯合國強迫失踪問題委員會(CED)辦公室還表示,瑞士應保障受害者獲得賠償的權利。

該委員會在審查了瑞士對《保護所有人免遭強迫失踪國際公約》的執行情況後提出了上述建議。瑞士於2016年成為了該公約的締約國。瑞士官員將在2022年5月7日之前根據委員會的建議就該問題進行匯報。

強迫失踪和非法收養

強迫失踪是指逮捕或綁架一個人,然後剝奪其自由或隱瞞受害者的命運或下落。這種做法使失踪者無法受到法律保護,給其家人造成沉重的心理負擔。

2020年12月,瑞士政府承認了相關責任部門的不當行為並對此表示遺憾,這些部門知道卻未能阻止上世紀70至90年代瑞士家庭非法收養斯里蘭卡兒童的問題。蘇黎世應用科學大學(ZHAW)在2020年2月發表的一份歷史報告中詳細介紹了這些違規行為。報告指出,上世紀80年代有700多名來自斯里蘭卡的兒童被瑞士家庭收養,其中一些屬於非法收養。

關於非法收養問題,瑞士政府承諾幫助相關人員“尋根”,並打算再進行一次歷史回顧調查,以確定其他被收養者的來源國是否也存在收養規則方面的違規現象。一個專家小組將審查目前的收養制度,以確定其是否仍然存在缺陷。

End of insertion

聯合國強迫失踪問題委員會副主席奧利維爾·德·弗魯維爾告訴瑞士資訊,販賣兒童和強迫失踪之間的關聯首次以白紙黑字的形式“清楚地”進行了通報,這將為委員會今後的工作提供參考。

瑞士資訊swissinfo.ch:為何你們決定由強迫失踪問題委員會來審查非法收養問題?

奧利維爾·德·弗魯維爾:我沒想到瑞士會成為委員會的審查對象。在瑞士代表與委員會開展對話之前,瑞士一家非政府組織“回溯本源”(Back to the Roots)向委員會提交了一份報告,行使自己的舉報權。

在何種情況下,非法收養會等同於強迫失踪?

這涉及到多種不同的情況。但有些情況確實值得關注,與強迫失踪行為存在交集。在一定數量的案件中,兒童遭人強行帶走,隨後他們的身份被偽造。這些兒童被迫失踪,被人偷走,而他們的監護人自己也遭到強迫失踪。在某些情況下,孩子在母親被迫失踪期間出生,隨後被人抱走並被非法收養。

很多女人生了孩子後,嬰兒馬上被人抱走,而醫務人員告訴她們,嬰兒已經夭折。然而這些母親卻無法看到孩子的屍體。事實上,這些嬰兒被人偷走,然後被賣給了斯里蘭卡的仲介機構。隨後這些仲介將孩子交給瑞士家庭收養。此外還有關於“嬰兒農場”的報導,在那裡婦女被剝奪人身自由,被迫生下孩子,然後這些嬰兒遭人強行帶走。在若干起案件中,瑞士仲介機構安排瑞士家庭收養斯里蘭卡兒童。這些仲介機構必須得到州當局的授權和監督才能運作。聯邦當局有權對各州的授權提出抗訴。

聯邦委員會的報告承認,儘管自上世紀80年代初以來,瑞士駐可倫坡大使館一直在通報斯里蘭卡境內與跨國收養有關的非法行為,各州和聯邦當局並沒有採取適當的措施來防止非法收養行為,包括通過瑞士仲介進行的非法收養。

瑞士代表團對貴委員會的評論有何回應?

我們根據協會[回溯本源]提供給我們的事實,向瑞士提出了這個問題。瑞士當局回應稱,已啟動相關流程來澄清事實[聯邦委員會關於魯伊斯17.4181號提案的報告]。瑞士當局還承認,其中部分案件可能涉嫌公約意義上的強迫失踪。我認為瑞士當局非常重視這個問題,更重要的是,他們正在與受害者本人密切協商。我們希望,當瑞士在2022年5月向委員會匯報時,我們能聽到好消息。

瑞士應履行哪些公約義務?

該公約適用於符合強迫失踪定義的所有案件。我們很高興看到聯邦委員會通過關於《魯伊斯提案》的報告。我們注意到,該報告承認瑞士的失誤並對其表示遺憾。但我們還指出,瑞士似乎沒有考慮採取措施起訴犯罪者,並肯定受害者獲取賠償的權利,這一點值得關注。因此,我們提醒[瑞士],所有締約國都有義務調查和懲處犯罪者,也有義務向受害者提供賠償。我們認為,受害者有權了解真相,瑞士有義務協助他們尋找真相,比如通過與受害者的原籍國斯里蘭卡合作來做到這一點,斯里蘭卡也是該公約的締約國。

联合国强迫失踪问题委员会副主席奥利维尔·德·弗鲁维尔。 Christof Heyns

此案會對委員會的工作產生什麼影響?

我認為對委員會而言,這顯然是一個新領域。此前,我們曾研究過其他情況下的非法收養行為,總體上包括武裝衝突或獨裁時期的相關行為。比如在阿根廷以及佛朗哥(Franco)統治下的西班牙,成千上萬的嬰兒遭到綁架,並在成長過程中被灌輸統治階級的意識形態。在政府鎮壓平民期間,或是在北美或澳大利亞殖民或後殖民時期發生種族滅絕時,綁架和強行帶走兒童的現像也時有發生。

在這起案件中,我們面對的是另一種類型的非法收養,這種收養行為基本等同於強迫失踪,與犯罪集團存在重大關聯,但背後幾乎沒有任何政治動機。話雖如此,二者之間的界線有時並不清晰。很明顯,這種非法收養行為正困擾著許多國家。目前,在觀察這些行為時,人們一般參考國際私法和跨國收養法規(1993年《海牙領養公約》)、兒童權利公約(《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關於買賣兒童、兒童賣淫和兒童色情製品問題的任擇議定書》),以及禁止人口販運方面的規定(《聯合國人口販運議定書》和其他區域文件)。

由於強迫失踪現象的存在,人們需要從新的角度來看待收養問題。潛在的受害者人數眾多。因此,我們的首要職責是與其他法律框架下的主管機構密切協調。其次,我們會注意並非所有案件都屬於強迫失踪的範疇。話雖如此,我認為委員會的觀點有助於讓受害者獲得真相、正義和賠償。此外,那些拐走兒童並將其賣給國內外客戶的犯罪分子應該意識到,強迫失踪是一種非常嚴重的罪行,在某些情況下甚至會構成反人類罪。從某種意義上看,強迫失踪也是一種持續性犯罪,因為在失踪者被找到之前,這項罪行的影響始終存在。因此,即便綁架行為發生在多年以前,犯罪分子也將受到懲罰。

為了表述清晰,本篇採訪經過編輯濃縮。

(譯自英語:瑞士資訊中文部)

该故事中的文章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关闭。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