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联合国机构敦促瑞士调查非法收养

有700多名来自斯里兰卡的儿童在瑞士被收养,其中一些属于非法收养。 Keystone / Rafiq Maqbool

联合国人权专家奥利维尔·德·弗鲁维尔(Olivier de Frouville)表示,一份关于斯里兰卡儿童被瑞士家庭非法收养的报告显示,贩卖人口与强迫失踪之间存在明显联系。

此内容发布于 2021年09月15日 - 09:00
Dorian Burkhalter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今年5月,德·弗鲁维尔所属的机构敦促瑞士调查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的30年里斯里兰卡儿童被非法收养的问题,以确定其中一些儿童是否是强迫失踪和其他罪行的受害者。联合国强迫失踪问题委员会(CED)办公室还表示,瑞士应保障受害者获得赔偿的权利。

该委员会在审查了瑞士对《保护所有人免遭强迫失踪国际公约》的执行情况后提出了上述建议。瑞士于2016年成为了该公约的缔约国。瑞士官员将在2022年5月7日之前根据委员会的建议就该问题进行汇报。

强迫失踪和非法收养

强迫失踪是指逮捕或绑架一个人,然后剥夺其自由或隐瞒受害者的命运或下落。这种做法使失踪者无法受到法律保护,给其家人造成沉重的心理负担。

2020年12月,瑞士政府承认了相关责任部门的不当行为并对此表示遗憾,这些部门知道却未能阻止上世纪70至90年代瑞士家庭非法收养斯里兰卡儿童的问题。苏黎世应用科学大学(ZHAW)在2020年2月发表的一份历史报告中详细介绍了这些违规行为。报告指出,上世纪80年代有700多名来自斯里兰卡的儿童在瑞士被收养,其中一些属于非法收养。

关于非法收养问题,瑞士政府承诺帮助相关人员“寻根”,并打算再进行一次历史回顾调查,以确定其他被收养者的来源国是否也存在收养规则方面的违规现象。一个专家小组将审查目前的收养制度,以确定其是否仍然存在缺陷。

End of insertion

联合国强迫失踪问题委员会副主席奥利维尔·德·弗鲁维尔告诉瑞士资讯,贩卖儿童和强迫失踪之间的联系首次以白纸黑字的形式“清楚地”进行了通报,这将为委员会今后的工作提供参考。

瑞士资讯swissinfo.ch:为何你们决定由强迫失踪问题委员会来审查非法收养问题?

奥利维尔·德·弗鲁维尔:我没想到瑞士会成为委员会的审查对象。在瑞士代表与委员会开展对话之前,瑞士一家非政府组织“回归本源”(Back to the Roots)向委员会提交了一份报告,行使自己的举报权。

在何种情况下,非法收养会等同于强迫失踪?

这涉及到多种不同的情况。但有些情况确实值得关注,与强迫失踪行为存在交集。在一定数量的案件中,儿童遭人侵占,随后他们的身份被伪造。这些儿童要么被迫失踪,要么被人偷走,而他们的监护人自己也遭到强迫失踪。在某些情况下,孩子在母亲被迫失踪期间出生,随后被人抱走并被非法收养。

很多女人生了孩子后,婴儿马上被人抱走,而医务人员告诉她们,婴儿已经夭折。然而这些母亲却无法看到孩子的尸体。事实上,这些婴儿被人偷走,然后被卖给了斯里兰卡的中介机构。随后这些中介将孩子交给瑞士家庭收养。此外还有关于“婴儿农场”的报道,在那里妇女被剥夺人身自由,被迫生下孩子,然后这些婴儿遭人侵占。在若干起案件中,瑞士中介机构安排瑞士家庭收养斯里兰卡儿童。这些中介机构必须得到州当局的授权和监督才能运作。联邦当局有权对各州的授权提出抗诉。

联邦委员会的报告承认,尽管自上世纪80年代初以来,瑞士驻科伦坡大使馆一直在通报斯里兰卡境内与跨国收养有关的非法行为,各州和联邦当局并没有采取适当的措施来防止非法收养行为,包括通过瑞士中介进行的非法收养。

瑞士代表团对贵委员会的评论有何回应?

我们根据协会[回归本源]提供给我们的事实,向瑞士提出了这个问题。瑞士当局回应称,已启动相关流程来澄清事实[联邦委员会关于鲁伊斯17.4181号提案的报告]。瑞士当局还承认,其中部分案件可能涉嫌公约意义上的强迫失踪。我认为瑞士当局非常重视这个问题,更重要的是,他们正在与受害者本人密切协商。我们希望,当瑞士在2022年5月向委员会汇报时,我们能听到好消息。

瑞士应履行哪些公约义务?

该公约适用于符合强迫失踪定义的所有案件。我们很高兴看到联邦委员会通过关于《鲁伊斯提案》的报告。我们注意到,该报告承认瑞士的失误并对其表示遗憾。但我们还指出,瑞士似乎没有考虑采取措施起诉犯罪者,并肯定受害者获取赔偿的权利,这一点值得关注。因此,我们提醒[瑞士],所有缔约国都有义务调查和惩处犯罪者,也有义务向受害者提供赔偿。我们认为,受害者有权了解真相,瑞士有义务协助他们寻找真相,比如通过与受害者的原籍国斯里兰卡合作来做到这一点,斯里兰卡也是该公约的缔约国。

联合国强迫失踪问题委员会副主席奥利维尔·德·弗鲁维尔。 Christof Heyns

此案会对委员会的工作产生什么影响

我认为对委员会而言,这显然是一个新领域。此前,我们曾研究过其他情况下的非法收养行为,总体上包括武装冲突或独裁时期的相关行为。比如在阿根廷以及佛朗哥(Franco)统治下的西班牙,成千上万的婴儿遭到绑架,并在成长过程中被灌输统治阶级的意识形态。在政府镇压平民期间,或是在北美或澳大利亚殖民或后殖民时期发生种族灭绝时,绑架和侵占儿童的现象也时有发生。

在这起案件中,我们面对的是另一种类型的非法收养,这种收养行为基本等同于强迫失踪,与团伙犯罪存在重大联系,但背后几乎没有任何政治动机。话虽如此,二者之间的边界有时并不清晰。很明显,这种非法收养行为正困扰着许多国家。目前,在观察这些行为时,人们一般参考国际私法和跨国收养法规(1993年《海牙领养公约》)、儿童权利公约(《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关于买卖儿童、儿童卖淫和儿童色情制品问题的任择议定书》),以及禁止人口贩运方面的规定(《联合国人口贩运议定书》和其他区域文件)。

由于存在强迫失踪现象,人们需要从新的维度来看待收养问题。潜在的受害者人数众多。因此,我们的首要职责是与其他法律框架下的主管机构密切协调。其次,我们会注意并非所有案件都属于强迫失踪的范畴。话虽如此,我认为委员会的观点有助于让受害者获得真相、正义和赔偿。此外,那些拐走儿童并将其卖给国内外客户的犯罪分子应该意识到,强迫失踪是一种非常严重的罪行,在某些情况下甚至会构成反人类罪。从某种意义上看,强迫失踪也是一种持续性犯罪,因为在失踪者被找到之前,这项罪行的影响始终存在。因此,即便绑架行为发生在多年以前,犯罪分子也将受到惩罚。

为了表述清晰,本篇采访经过编辑浓缩。

(译自英语:瑞士资讯中文部)

该故事中的文章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关闭。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