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经济犯罪分子企图堵住媒体的嘴

2017年10月17日被谋杀之前,马耳他记者Daphne Caruana Galizia一直面临着众多法庭案件的压迫。 Afp
系列 言论自由, 第19篇:

在瑞士,就像在欧洲其他国家和美国一样,针对已经被广泛削弱的揭露经济犯罪的媒体的压迫和审查正在加强。约30个非政府组织对这些威胁到言论自由的“法律攻击”提出警告。

此内容发布于 2021年05月20日 - 09:00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对于Marie Maurisse和François Pilet来说,法庭上诉简直忍无可忍:1月底,该沃州专门报道经济犯罪的通讯杂志《哥谭市》的这两位创始人在不到12个月的时间里,第五次被告上法庭。他们犯了什么罪?他们是想针对一个日内瓦资产经理的违法行为,该经理企图隐瞒一个外国富有“慈善家”的不光彩资金。

发出你的声音!

瑞士资讯SWI #Meinungsfreiheit-Serie(#言论自由系列)

原则上,《世界人权宣言》(1948年)和《联合国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公约》(1966年)都在第19条中写道:“任何人无论国界,都有权享有主张和发表意见的自由;此项权利包括寻求、接受和传递各种消息和思想的自由,无论是口头的、书写的、印刷的、通过艺术或他所选择的任何其他媒介。”

在欧洲,《欧洲人权公约》(1950年)确认言论自由是一项具有法律约束力的权利(第10条)。瑞士在1999年的宪法第16条中规定了这一基本自由。

然而,在实践中,还存在许多争议。许多国家政府非但不保护言论自由的权利,反而越来越多地压制它。有些地方的个人和团体利用 “言论自由”一词为歧视性和仇恨性的言论辩护。尽管言论自由是一项普通的权利,但并不是一项绝对的权利。保障和使用言论自由是两回事。

在这个新系列中,瑞士资讯SWI swissinfo.ch围绕言论自由的不同角度、挑战、观点和发展(包括世界和瑞士)进行专题报道。

我们提供一个平台,让民众参与表达对这一话题的看法,邀请著名科学家进行分析,并报道发生在地方和全球的变化。当然,我们也邀请读者参与我们组织的春季讨论会,发出自己的声音。

End of insertion

这位嫌疑人在报道中按照瑞士严格的姓名公开规定被用了匿名,但法官说,文章中存在报道对象被认出的风险,因此禁止发表。Maurisse说:“这是严重的限制新闻自由行为,是不折不扣的审查行为。”

Maurisse和Pilet坚信他们是正确的,但他们还是放弃了。“我们已经支付了3000瑞郎的诉讼费,我们既没有钱也没有精力去上诉。所以我们决定不发表这些信息,”Maurisse说。

“寒蝉效应”

瑞士意大利语区大学媒体法教授Bertil Cottier注意到,瑞士司法对媒体的震慑在增加:“即使记者最后赢了,这些法庭诉讼案件也让人感到精疲力竭和畏惧。这就是我们所说的'寒蝉效应':利用司法威力阻止媒体专业人士发挥社会监督的作用。”

有能力雇佣业界顶级律师的商人和财政薄弱媒体之间的对峙变得越来越倾斜。“一家地方媒体或像《哥谭市》(Gotham City)、《有益大脑》(Bon pour la Tête)或《共和国》(Republik)这样的新独立媒体无法支付几千瑞郎的赔偿金。但恰恰是这些小媒体为新闻界的多元化和多样性做出了贡献,”科蒂埃说。

《哥谭市》创始人Marie Maurisse和François Pilet经常被那些为了避免在媒体出现自己名字的富商上诉到法院。 swissinfo.ch

在其他四起案件中,《哥谭市》成为所谓“超级临时措施”的目标。这些措施允许法官禁止发表文章,通常是在文章出现之前;而且不需要咨询媒体人员的意见,只要对申诉人存在名誉直接受损的风险。“这是一个一般在紧急情况下才会动用的强有力法条,但却被完全滥用在这里,”Pilet说。

一个审查的工具

虽然法院认可公众的信息利益,并最终允许了文章的出版,但这些案例还是留下了痕迹,在两个案件中,原告未支付胜诉方的法律费用。“2020年,我们总共支付了近20'000法郎的法律费用,这大致相当于我们整个团队一整个月的工资,”Maurisse说。

虽然他们揭露腐败、贪污和洗钱的决心并未减弱。但 《哥谭市》创始人还是变得谨慎了。“我们不可能每次都迎战,如果我们知道会遇到麻烦,有时就算了。这其实是一种自我屏蔽,”Maurisse说。

这种现象并不仅仅发生在瑞士。在美国,越来越多的记者成为所谓针对“公众参与的策略性诉讼”(SLAPP-Klagen)的目标。这些是滥用法律的诉讼,目的是在公开辩论中压制批评言论,也可以被用来向媒体专业人士以及学术界或非政府组织的人员施压。SLAPP诉讼也已迅速蔓延到了欧洲和自由民主制度的中心。

“我们不可能每次都迎战,如果我们知道会遇到麻烦,有时就算了。这其实是一种自我屏蔽,”

Marie Maurisse, 《哥谭市》创始人之一

End of insertion

记者无国界组织和其他约30个非政府组织于3月底启动了一个平台,在欧洲范围谴责和打击“利用法律程序恐吓和压制批评声音的行为”。5月18日,这个新闻自由组织将向那些对媒体从业人员提起最多诉讼的公司和政治人物颁发“可耻奖”。

提高法院对新闻自由的认识

这一倡议的触发事件之一是2017年10月马耳他记者Daphne Caruana Galizia被谋杀案例,她当时正在调查腐败事件。“在被谋杀之前,她大约是50个法律诉讼的审判对象,”瑞士记者无国界组织秘书长Denis Masmejan说:“她在法庭里花费了大量时间,可想而知这对她的调查产生了多大的抑制力。”

虽然这样明目张胆的案件尚未在瑞士发生,但Masmejan认为,瑞士的司法部门需要加强敏感度。“法律必须要扩展,尤其要对过去的审查措施进行反思。法官必须从有利于媒体专业人员和尊重新闻自由的角度出发,运用法律,”她说。

外部内容

1984年联邦委员会通过的临时和超级临时措施明确规定了适用于媒体的更严格条件,因为这些措施涉及到新闻自由的核心。“但它们往往导致了政治、司法和媒体之间的矛盾,”Cottier说:“2019年再次出现了这种情况,当时几位讲法语的议会议员,试图禁止出版提及到他们的文章或书籍。”

预付的律师费

《哥谭市》创始人提出,一个可能的解决方案是修改法律,要求在申请启用超临时措施时,提供财务担保,就像在其他的法院程序中一样。“这将确保原告(通常是居住在国外的富商)承担被起诉媒体的法律费用,”Pilet说。

为了支付诉讼费用,不危及这个尚且年轻的平台的生存,两位《哥谭市》创始人 François Pilet和Marie Maurisse向一个慈善组织求助,得到了财政支持。两人决心继续揭露那些将他们告上法庭的富人不愿透露的真相。

处于瑞士金融基地丑闻的中心

瑞士是世界上最大的三起挪用公款案件的司法调查中心:巴西石油公司(Petrobras)、1MDB(马来西亚)和委内瑞拉。

"随着面向欧洲纳税人的银行保密制度的终结,许多银行将其重点业务转向新兴市场,同时也面临非常高的涉及腐败、贪污和洗钱的风险,“哥谭市的联合创始人François Pilet说。

2020年9月,《哥谭市》揭露了扣押9亿美元赃款的事实,在安哥拉引起了轩然大波。这些钱属于一个与前总统José Eduardo dos Santos政府关系密切的商人。

几乎每个星期,瑞士都会收到来自发展中国家的法律援助请求。《哥谭市》从这些公共数据源中收集素材,然后发送给该出版物的订阅户分享,其中包括银行、律师事务所、非政府组织、媒体以及司法机构和联邦机构。

作为合作伙伴,瑞士资讯swissinfo.ch每月出版一篇《哥谭市》文章,非常受国际受众欢迎。

End of insertion

(译自德文:杨煦冬)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关闭。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