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约瑟夫·博伊斯:伟大艺术还是弥天大谎?

约瑟夫·博伊斯(Joseph Beuys)是战后德国知名度最高的艺术家之一。在博伊斯百年诞辰之际,一部新传记的作者揭示了他与纳粹的关系,以及他从瑞士艺术出版商和策展人那里得到的帮助。

此内容发布于 2021年05月26日 - 09:00

在接受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采访时,来自苏黎世的汉斯·彼得·里格尔(Hans Peter Riegel)讲述了这部传记作品的第二版(共四卷),该书对博伊斯做了更深入的介绍,并揭穿了这位艺术家自己编造的许多谎言。前两卷的英译本将于6月30日出版。

里格尔展示了博伊斯如何成为希特勒青年团(Hitler Youth)的成员,如何成为德国空军的志愿兵,并在他寿终正寝之前,一直与前纳粹军官、银行家和工业家保持联系。

博伊斯拥有敏锐的政治嗅觉。上世纪60年代初,他在杜塞尔多夫艺术学院打破院规和等级制度,首次引起了人们的关注。他热衷于公开表演,成为70年代环保运动的先驱。这项运动最终催生出德国绿党(German Green Party),该党后来将其除名。

这是博伊斯1971年在巴塞尔的一次表演。摘自瑞士公共电视台SRF的档案。

但博伊斯本人讲述的人生故事简直就像一部令人难忘的小说作品,直到他1986年去世多年后才有人提出异议。直到2013年,里格尔才出版了一部关于博伊斯的传记。他于1973年首次遇见博伊斯,对博伊斯甚是了解。该传记推翻了许多关于博伊斯的生活、工作、政治和哲学的设想。

作家、画家和电影制片人汉斯·彼得·里格尔与博伊斯在杜塞尔多夫的同一个地方出生并长大。自1989年以来,他一直住在苏黎世。 © Samuel Schalch / Tages-anzeiger

瑞士资讯:2014年我在阅读您的书时,并未单纯判断博伊斯是否是纳粹分子或剽窃者,或对他进行简单的定性。我认为,作为一名艺术家和一个人,他要比我们想象的要复杂得多。

汉斯·彼得·里格尔:博伊斯确实患有精神疾病。他有严重的心理问题。创伤后疾病专家安德里亚斯·马埃克(Andreas Maercker)教授告诉我,他认为博伊斯是一个病人。问题是他有两幅面孔。他的公众形象是:有远见、左翼、绿色环保、深谋远虑。但其实博伊斯本质上非常保守。他拘泥于过去,不喜欢现代音乐或现代的行为方式。他是严格意义上的德国浪漫主义者。

而且他在很多方面也是个大话王。博伊斯曾经说过,他只是一名艺术家,能够为自己的写一部传记。他谎称自己研究自然科学,编造自己的战争事迹以及自己作为“国家社会主义者”的所作所为。一切都是谎言。

在许多场合里,他称自己是战争英雄,说他有很多勋章,甚至有铁十字勋章。然而,他从来都不是什么战争英雄,因为他从未受过重伤。我只是不明白他为什么要撒这种谎。

博伊斯(中)坐在前党卫军军官卡尔·法斯塔本德(Karl Fastabend)旁边,法斯塔本德曾与博伊斯在“民众投票的直接民主组织”中共事。 Reproduction

瑞士资讯:鉴于这一切,在撰写和研究他的传记时,对你来说哪个部分最难写?

汉斯·彼得·里格尔:首先是人际关系。我非常了解博伊斯,也很看好这个人。他是一个非常善良的人。我去过柏林的德国历史档案馆,工作人员把他的资助者卡尔·法斯塔本的纳粹档案放在我的桌子上。那一刻,我认识到博伊斯与纳粹圈子的关系十分密切。我真的很震惊,因为在我的脑海中他完全是另一种人。

和其他人一样,我曾错误地认为他是一名富有远见的左翼绿色环保人士。我听说过,在杜塞尔多夫艺术学院和某些圈子里有传言称,博伊斯搞古老的日耳曼崇拜,盲目崇拜德国英雄。

我和出版商进行了很多讨论,因为如果我再深入一步,就会完全颠覆他的形象。甚至出版商也感到害怕;所有人都知道这将引起很多麻烦。但后来《明镜周刊》(Der Spiegel)发表了一篇长达五页的评论文章,来支持我的研究成果。明镜周刊》的事实核查往往做得非常认真。  

瑞士资讯:考虑到博伊斯在战后西方艺术界的地位,为什么您的传记到现在才被翻译?

汉斯·彼得·里格尔:第一版存在合同问题,同时人们对他的生平也缺乏兴趣。在美国,博伊斯并不受欢迎。

1979年,当博伊斯在古根海姆美术馆举办这个大型展览时,他得到了非常糟糕的评价。在美国文化圈里,犹太人的影响力非常强,本杰明·布赫洛(Benjamin Buchloh)等许多犹太评论家对博伊斯不以为意。 […] 从那以后,博伊斯在美国一直都不受欢迎。

瑞士资讯:布赫洛收回了评论中的一些意见,但他坚持认为博伊斯的作品肤浅,不能被视为一名严肃的艺术家。

汉斯·彼得·里格尔:没错。但问题是,美国人很早就认识到博伊斯只是在蹭奥斯威辛集中营的热点,他并没有严肃对待这些事情。许多作家仍然试图把博伊斯的作品描述为一种对大屠杀的愤怒宣泄。但这是不正确的,因为博伊斯从未对反思大屠杀事件真正感兴趣过。

博伊斯在纽约古根海姆美术馆的展览现场,1979年 akg-images

瑞士资讯:博伊斯与瑞士的联系有多深?

汉斯·彼得·里格尔:第一个出版博伊斯作品的人是[瑞士艺术史学家和博物馆馆长]迪特·科普林(Dieter Koepplin),当时大家都在说博伊斯是个骗子。多亏了科普林,艺术界才认可博伊斯是一位严肃的艺术家。然后[策展人]哈拉尔德·塞曼(Harald Szeemann)也与博伊斯合作。他们在20世纪60年代就认识了,这也是因为杜塞尔多夫艺术学院里有很多瑞士人,比如迪特尔·罗斯(Dieter Roth)等人。顺便说一下,博伊斯也从迪特尔·罗斯和[瑞士艺术家]丹尼尔·斯波尔里(Daniel Spoerri)那里窃取了很多想法。

瑞士资讯:博伊斯对直接民主制有何看法?

汉斯·彼得·里格尔:这方面也存在很严重的误解。整个直接民主运动,特别是在德国,具有非常浓厚的民粹色彩。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它通过一种非常基本的手段利用民众参与来反对民主本身。这是非常危险的做法,甚至可能会导致瑞士的直接民主制误入歧途。而德国人不明白这种情况有多危险,于是右翼人士为一己之私发起了整个运动。

然而,博伊斯尝试从另一个角度来推广这项运动,这便是症结所在。他彻底反对政府,反对议会制,反对政党。他想摧毁这一切,并建立基本形式的民主。但他的直接民主理念的前提假设是普通人愚昧无知,但他们有投票权,所以在他们之上必须有精英团体,这些人对事物的理解更加深刻。这意味着仍有一些人要凌驾于其他人之上。

瑞士资讯:那么约瑟夫·博伊斯是否一无是处呢?

汉斯·彼得·里格尔:他的重要性不可低估。他打开了许多扇艺术的大门。他把艺术带入公共场合,使艺术成为媒介。他就像圣塞巴斯蒂安(Saint Sebastian)一样,将所有的箭镞吸引至自己身上。他站在第一线,实现了艺术学院的“去学术化”。当他说“每个人都是艺术家”时,大家都误解了这句话。对于整个一代艺术家来说,他是非常重要的导师。

我认为他的作品绝对是独一无二的。其中一些装置作品真的很棒。所有这些都会传承下去。但你必须把他的艺术作品放在正确的人物背景中,由于目前他的人物背景依然存在谬误,所以你无法读懂他的作品,这就是问题所在。如果你无法接受博伊斯的为人、政治思想以及创作背景,你就无法严肃地谈论他的作品。

(译自英文:瑞士资讯中文部)

加入对话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