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捍卫言论自由的战斗永不休止

社交媒体应该由谁来管控?

2018年,Facebook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必须对美国国会做出回应。 Xinhua News Agency All Rights Reserved
系列 言论自由, 第14篇:

假新闻、暴力号召、阴谋论和网络核审:当今社交媒体的变得名声狼藉。互联网怎样才能重新成为协助民主的正能量?瑞士选择相信民众的判断力,以下是一个国际对比。

此内容发布于 2021年05月07日 - 09:00

社交媒体已成为公众辩论不可或缺的渠道。但很少被看作是民主的有利传播工具,相反,更多被当成假新闻、阴谋论和仇视思想的载体。同时,人们越来越担心,私营网络科技公司在社交媒体上发挥的作用,以及不受欢迎的言论被删除的现象与日俱增。社交媒体上涌现的信息成为极端化的驱动器。

要想让互联网上的社会交流再次成为民主的积极元素,应该做些什么?阻止两极分化升级的责任在谁的手中?政治家们和社交媒体的运营者都竭尽全力但却束手无策。其实解决方案就在民众这里,转变必须从下面开始,从用户中来,换句话说,我们必须民主地思考问题。

德国走在了前沿

世界各国都在想办法设立新的法律和法规来解决这一问题。德国率先制定了 “网络彻查法”(NetzDG),在德国所有拥有200万用户以上的平台都受到该法律的制约,必须确保针对网上的投诉进行彻查,并在24小时内删除所有非法内容。2019年,Facebook因未履行该条例而遭到200万欧元的罚款。

德国这项法律是一个成功的范例:丹麦智库Justitia确认,直至2020年10月,共有25个国家讨论或实施了受德国NetzDG法启发的类似法律。

外部内容

而问题是,这一德国法规的基本原则很容易被民主性不强的国家滥用。Justitia在其报告中指出,NetzDG法包含了对法治的保障和对言论自由的保护,但并非所有国家都同等程度地承接了这些保障。

比如印度的相关法律规定禁止威胁 “统一、完整、国防、安全和主权 ”的内容-这明显是为了压制不受欢迎的声音。

外部内容

2020年俄罗斯按照德国NetzDG法,制定出反假新闻的条例,规定在未加以详细描述的“紧急情况”下,可以将互联网全面关闭。

匈牙利和波兰采取宣传手段

对一些人来说的反仇视斗争,对另一些人来说则意味着网络审查。斯图加特传媒大学数字伦理学教授Petra Grimm明确表示,言论自由并不仅仅意味着可以不受限制地发表任何言论:“言论自由和自由一样,原则上总是与某些限制相连”。

在波兰,对峙发生在Facebook和执政党的政治家之间 ,僵持时间很久,这些政治家曾多次在Facebook上发布反男女同性恋者的信息,并因此被禁止进入该平台。

当大多数国家集中精力阻止互联网上出现危险或不愉快的内容时,波兰和匈牙利采取了不同的做法:他们想阻止Facebook和类似网络公司封锁用户资料,只要发帖人没有违反任何该国国内法律。匈牙利司法部长2月份在Facebook上宣称,一些大的社交媒体想要限制 “基督教、保守派、右翼人士言论的自由”。

活动家认为瑞士也需要行动

迄今为止,瑞士尚无专门针对社交媒体的法规。与Netzcourage组织一起站在反对网络仇恨最前沿的楚格网络活动家Jolanda Spiess-Hegglin认为瑞士也必须行动起来:"一位联邦议员应该做出决定:组织一个工作组,制定出一部反仇恨言论法。"

Jolanda Spiess-Hegglin. © Keystone / Gaetan Bally

歧视性言论或恶意的号召不能用一句“被黑客攻击了”,或者“别人在电脑后面搞鬼”来推脱。

Grimm强调,不仅是政治家有责任:“这也是网络科技公司的责任,是一种自控的责任。”

在一些国家,Facebook和Twitter也在呼吁制定更明确的法规。Spiess-Hegglin对此不以为然:“当公司要求国家制定更明确的规则时,这就像一个杀人犯说:‘别卖给我刀,否则我就杀人!’”。

流量为核心问题

Petra Grimm教授 Radmila Kerl

商业社交平台基于结构问题几乎不会自行做出重大改变,Grimm说:“那些耸人听闻的、超出实际的、尤其是那些喜闻乐见的新闻,流量特别高,这无疑是社交媒体渴望的业务目标。” Spiess-Hegglin总结道:“因此社交媒体允许仇恨言论,因为它能带来流量,从而带来金钱。”

怎么解决?Grimm提出:“我们需要一个替代性的社会网络,按照公共法律原则运作,在没有商业目的的情况下进行交流。

这位教授的提议其实已经存在,比如在台湾有一个PTT平台,经常被看作是台湾的Reddit(红迪)网站,由国立大学资助,不依赖广告费或股东的资金。

在接受SWI swissinfo.ch采访时,台湾的数字部长唐凤认为这一系统与被她视为“反社会“的商业网络运营商相比,更具社会价值。

"我们需要一种新的叙述方式"

唐凤解释说,要使社交媒体向好的方向发展,压力必须来自社会。一个例子。在台湾,民众要求提高政治的透明度,并取得成功。“政治竞选资金的透明成为我们来之不易的常态。“ Facebook现在在台湾也不得不低头,实时公开政治宣传,我们还没有出台相关法律,这种成效完全来自社会压力。

从事数字化主题研究的政治学教授法布Fabrizio Gilardi也强调,必须从根本上思考,我们如何在数字世界中共存:“这不是一个法律问题,而是我们作为社会一份子怎样行为的问题”。

Spiess-Hegglin确信,在人与人之间的直接沟通方式上也需要进行反思:“我们必须学会一种永不退化的沟通形式,”她指出:“社交媒体实际上是一个礼物,特别是对那些在传统媒体上几乎听不到声音的活动家来说。”

瑞士看重个人判断力

“在社交媒体上形成一种美德,要从用户做起,”Grimm对此深信不疑,“我们需要一个新的叙述方式,这是一种更加乐观和价值观明确的叙述方式,”他说:“这需要在政治的支持下,找到商业网络科技巨头的替代者,至少应该在欧洲范围内。”-瑞士也在其中。

然而,引进欧洲法规目前不是瑞士的重点。联邦通讯局正在研究针对在线平台的可行性治理方法,但寻找的是瑞士自己的解决方案。自由派智库Avenir Suisse的Matthias Ammann则更倾向于依赖公民的判断力,而不是监管。他在《新苏黎世报》上写道:“毕竟,在实行直接民主的瑞士,公民是值得信任的。”

发出你的声音!

瑞士资讯SWI #Meinungsfreiheit-Serie(#言论自由系列)

原则上,《世界人权宣言》(1948年)和《联合国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公约》(1966年)都在第19条中写道:“任何人无论国界,都有权享有主张和发表意见的自由;此项权利包括寻求、接受和传递各种消息和思想的自由,无论是口头的、书写的、印刷的、通过艺术或他所选择的任何其他媒介。”

在欧洲,《欧洲人权公约》(1950年)确认言论自由是一项具有法律约束力的权利(第10条)。瑞士在1999年的宪法第16条中规定了这一基本自由。

然而,在实践中,还存在许多争议。许多国家政府非但不保护言论自由的权利,反而越来越多地压制它。有些地方的个人和团体利用 “言论自由”一词为歧视性和仇恨性的言论辩护。尽管言论自由是一项普通的权利,但并不是一项绝对的权利。保障和使用言论自由是两回事。

在这个新系列中,瑞士资讯SWI swissinfo.ch围绕言论自由的不同角度、挑战、观点和发展(包括世界和瑞士)进行专题报道。

我们提供一个平台,让民众参与表达对这一话题的看法,邀请著名科学家进行分析,并报道发生在地方和全球的变化。当然,我们也邀请读者参与我们组织的春季讨论会,发出自己的声音。

End of insertion

(译自德文:杨煦冬)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关闭。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