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相关组织已提交在瑞士修建大屠杀纪念碑的计划书

人们手持集中营被关押者的照片。今年5月25日,倡议人士在伯尔尼提交了一份计划在瑞士为纳粹受害者建立纪念碑的请愿书。 Keystone / Peter Schneider

成百上千的瑞士侨民遭纳粹政权迫害而死仍是鲜为人知的事实。但这一情况将得到改变:5月25日,相关组织与知名人士向联邦委员会提交了一份建立大屠杀纪念碑的计划纲领。

此内容发布于 2021年05月28日 - 12:30

一切都因一篇文章而起:《观察者报》(Beobachter)于2017年12月报道了被关押在集中营的瑞士人Albert Mülli的故事。Mülli因试图将共产主义传单偷带进维也纳而被纳粹秘密警察(俗称“盖世太保”)逮捕。他被囚禁在达豪集中营内三年有余。

据《观察者报》报道,至少有206名瑞士人在德国集中营内被枪杀、被殴打致死或因毒气身亡。约1000名被关押在集中营内的人与瑞士有关,其中723人在饥饿与强迫劳动中幸存下来,Mülli就是其中之一。

Albert Mülli孩童时与青年时的照片。资料来自苏黎世联邦理工当代史档案馆 Archiv für Zeitgeschichte der ETH Zürich

然而,瑞士公众对于这些被瑞士政府抛弃于水深火热之中的瑞士侨民却知之甚少。与其他国家相比,瑞士境内并没有任何为纳粹受害者修建的纪念碑或纪念馆。

在通过《观察者报》上的文章得知这一现状后,瑞士侨民组织(Die Auslandschweizer-Organisation,简称ASO)对这一无知感到震惊。他们与犹太组织以及学术界一道成立了工作组,该工作组现已向联邦委员会提交了建立纪念碑的计划纲领。

该计划纲领不仅拟定建立纪念碑,还包含下列三点:

  • 纪念碑:此艺术纪念碑应被设立在伯尔尼市。纪念碑设计方案应通过艺术与建筑竞赛的方式向公众征集。
  • 教育工作:该工作组认为没有必要另建一座新的博物馆,但应与现有机构合作举办长期展览。另外,还应通过临时展览、会议以及讲座来提高对这一问题的意识。
  • 受害者资料库:此资料库应涵盖所有瑞士受害者的信息,而不仅仅是被关押在集中营内的瑞士人。

瑞士德语电视台SRF《时代回音壁》(Echo der Zeit) 2021525日节目内容,“瑞士大屠杀受害者纪念碑”:

外部内容

被瑞士抛弃于水深火热之中

在新闻发布会上,Albert Mülli的女儿讲述道,在被解救后,她的父亲是穿着集中营囚犯服被美国军队带回瑞士的。而瑞士对她父亲几乎不闻不问。

图中是Albert Mülli,摄于1995年。他幸运存活于达豪集中营内多年的囚禁生活。 NZZ Libro

根据瑞士时任政府的说法,Mülli被关进集中营是咎由自取。Mülli的女儿表示:“令我们感到伤心的是,与德国相比,瑞士政府从未为我的父亲恢复过名誉。”

Mülli的女儿认为,纪念碑应让人们谨记被社会大多数排除在外是什么样的感受——这在今天也毫不例外。随着中东冲突被再度点燃,欧洲最近也出现了反犹情绪。

瑞士德语电视台SRF《今日新闻》(Tagesschau) 2021年525日节目内容,“相关组织提交修建大屠杀纪念碑的计划纲领”:

外部内容

此外,瑞士以色列人联合会的会长Ralph Lewin还对社交媒体上的种族主义与反犹主义表示担忧。他说:“我们必须坚决反对仇恨言论。”他认为纪念碑有助于解决这一问题,因为“只有认识过去,才能更好地面对当下的挑战”。

广泛支持

该工作组的这一提议畅通无阻:100多位议员已经在联邦议会上对相似的提案表示支持。知名人士,如犹太裔前联邦委员会成员Ruth Dreifuss,或是意大利歌手Pippo Polina,都对该计划表示支持。

现在,决定交到了政府手中,政府将在接下来的几天内就议会的提议表态。原则上政府应该不会对该计划表示反对。

该故事中的文章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关闭。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