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2015年曼德勒某選區正在進行最後的準備工作:瑞士為緬甸25年來的首次大選提供物流支持。 Keystone

緬甸、寮國、泰國及台灣地區:瑞士在上述國家和地區促進民主。這聽起來簡單,做起來難,說實話,是件累人的體力活。那麼,就讓我們去看一看東南亞國家的民主狀況吧。

此内容发布于 2018年03月16日 - 09:00
Bruno Kaufmann,于仰光/万象/曼谷/台北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End of insertion

開始的時候,這位優步(Uber)司機還顯得信心滿滿。但是,現在他實在是找不到手機顯示給他的位於仰光北部的地址了。2006年以前,仰光一直是緬甸的首都,直到現在也還是該國的最大城市。

本文屬於瑞士資訊swissinfo.ch直接民主特刊#DearDemocracy外部链接。這一特刊是瑞士資訊討論直接民主,廣開言路的平台。文章觀點並不一定代表瑞士資訊swissinfo.ch的立場。

End of insertion

出租車司機多次問我,是不是要去挪威大使館。我說:「不,去瑞士大使館」。對照地圖,我發現,這已經是他第三次開錯方向了。

這也不能全怪他。擁有六條車道的Pyay街上那幢簇新耀眼的玻璃宮殿是北歐國家的使館所在地(挪威使館也容納了丹麥、瑞典和芬蘭的代表機構),而瑞士使館則坐落在一處庭院深深的古老別墅。雖然瑞士使館與斯堪的納維亞國家的豪華官邸只有一箭之隔(我不明白這個字的意思),但是卻深藏在一條坑坑窪窪的小路的盡頭。

每年出資近2千5百萬瑞郎

瑞士是十分脆弱的緬甸民主制度的最積極支持者之一。

「在過去的5年中,我們出資1.22支持緬甸,」瑞士駐緬甸大使館政治處負責人Agnès Christeler說。其中,15%的經費用於推動民主進程。

一項艱鉅、但並非不可能完成的使命:Agnès Christeler推動緬甸的民主進程。 Bruno Kaufmann

基層工作

具體來說,Agnès Christeler及其同事以加強公民對話為己任。自從緬甸2015年大選以來,瑞士直接出資支持緬甸的公民社會組織,包括向非政府組織出計獻策,以加強他們在公共討論中的影響力。

Agnès Christeler及其同事的最終目的是,支持各政黨把公民對話的議題納入到議會及政府的工作日程中。

3年前,在首次大選的前期準備過程中,瑞士向緬甸各選區提供物流支持,包括投票箱、建立選民登記簿以及組織計票等工作。

讓大家都參與進來

與其他東南亞國家一樣,緬甸前軍政府在維護人權以及公民參與政治方面做得還遠遠不夠。

「我們非常努力地同緬甸所有重要的政治力量保持聯繫,進行合作,」女外交官說。「但是,我們無法保證一定能夠成功,」她又謹慎地補充道。

歷史尚未終結

冷戰結束後,美籍日裔政治學家法蘭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於1992年提出了「歷史已經終結」的觀點,並提早宣布民主的勝利,其實,此後民主進程在世界範圍內曾多次嚴重受挫。

因此,直至今日,瑞士仍把促進民主作為其外交政策的最重要使命之一(德)外部鏈接。同時,加強民主也成為了瑞士國家交流的重點。

社會主義國家

在寮國的首都永珍也是如此。因為沒有派駐大使,所以瑞士國家發展合作屬(DEZA)在寮國代表瑞士,這是瑞士外交部下設的一個機構。辦公室主任Tim Enderlin說,「我們既不傳教,也不佈道,而是開展對話。」

同在緬甸一樣,瑞士也是在湄公河流域其他國家促進民主的最重要,也是影響力最大的國家。「我們致力於尋求長期有效的方案,而不是急功近利」,Tim Enderlin說。

日內瓦的緬甸軍人

聽上去頗有道理,但是,這究竟是什麼意思呢?它有多種不同的含義。比如,瑞士與緬甸共同建立了青年政治家交流項目。再比如,緬甸軍隊的高級軍官去瑞士訪問日內瓦民主控制軍隊中心(Genfer Zentrum für die demokratische Kontrolle von Armeen,英)外部鏈接,這是一個敏感事件。

建立信任,困難重重

自從1975年廢除君主制度後,寮國實行共產黨一黨執政。瑞士和其他歐洲國家共同支持寮國公民參政項目,該項目將進行到2020年。

「為了讓政府參與我們的項目,首先要建立信任關係,奠定合作的基礎,」設在永珍的政府管理項目負責人Michal Harari說。

Harari把寮國的地圖冊、地圖和統計表鋪在桌面上,向我講述建立互信的具體措施。伯恩大學的學者也參與製作了地圖和統計數字。

「我們與政府開展密切對話,確定加強公民參與和加強公民社會的具體形式,」Harari強調說,他的團隊中有許多當地人。

得到承認

儘管東南亞國家的民主土壤貧瘠,但是瑞士的努力還是得到了承認。「瑞士既耐心又謙虛,同時又很有抱負,」泰國記者Theewaporn Kummetha (英)外部鏈接在「民主的未來」圓桌會議上稱讚道。圓桌會議由瑞士駐曼谷大使館主辦。在此,有必要做簡略的背景說明:四年前軍事政變之後,泰國一直在等待承諾已久的議會選舉。

希望之星,台灣地區

幾天前,瑞士同台灣地區進行了民主對話。

在這座位於中國、日本和菲律賓群島之間的島嶼上,議會在幾個月前通過了一項法律,加強公民的直接民主權利。該法律涉及到2300萬人。

公民動議,類似瑞士

目前,島上居民已經就10餘種法律提案開始了徵集簽名的工作。

這樣,人們就從下至上地把勞動法、同性戀婚姻以及核能等議題納入到了政治日程。「在對話中,我們介紹瑞士在公民動議和全民公投方面的豐富經驗,具有重要的意義,」瑞士駐台北代表 Rolf Frei說。

最近,他在府邸舉行了晚宴,邀請瑞士專家、記者與台灣地區的倡議者、議員和政府代表聚集一堂。「我堅信,我們可以互相學習,」中央選舉委員會主任委員陳英鈐說。

現在,選舉委員會的工作不僅包括確定候選人名單和選舉,還新增加了公證簽名和諮詢公民動議委員會的內容,這正是伯恩的瑞士聯邦辦公廳所做的工作。


東南亞:民主路漫漫

民主在該地區面臨困境的原因是:比如與歐洲相比,中國作為世界大國對該地區的影響更為直接。下面簡要地介紹一下該地區的民主狀況。

緬甸:在過渡到民主制度7年後,緬甸軍方仍然擁有巨大的影響力。羅興亞人的難民危機。

寮國:國家領導人的年輕化以及共產黨的領導帶來了緩和的社會氛圍。重新准許公民社會組織 (非政府組織)活動。

越南:在執政的共產黨劃定的明確界限以內,享有更自由的氛圍。網路的使用也是如此。

泰國:對軍政府的不滿情緒日益加重,軍政府一方面承諾組織新大選,一方面抓住權柄不放。

台灣地區:因為近期通過的直接民主權利,成為了東南亞的模範生。但在外交方面承受著來自中國的巨大壓力。

香港:中國逐步收回了自主發展民主的承諾,年輕人日漸失望。

馬來西亞:2018年8月將進行新的議會選舉。在現任的伊斯蘭教派執政黨多年控制下,新的議會選舉喚醒了民眾對民主改革的希望。

菲律賓:民主制度充滿活力。總統侵犯人權,飽受爭議,歡迎度依然居高。

印尼:這個擁有2.5億人口的國家是東南亞民主進程中的另一顆希望之星,宗教對社會有很大的影響力。

柬埔寨:亞洲執政時間最長的政府領袖牢牢握緊權柄,排擠所有的反對派。

End of insertion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关闭。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