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疫情暴露出瑞士在留住外国人才方面的短板

瑞士严重依赖外国人才来弥补技术差距。 Mareen Fischinger

瑞士是最有吸引力的工作地点之一,国外求职者竞相争取前来就业。但是,由于移民限制,瑞士的商业经营正日益面临挑战。疫情是否会成为转折点?

此内容发布于 2021年06月01日 - 09:00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今年4月,瑞士生物技术公司龙沙(Lonza)面临的压力骤增,原因是它全新的莫德纳(Moderna)新冠疫苗原料生产设施出现交付延迟。这部分是由于在南部瓦莱州招募生物工艺工程师和质量控制人员等存在困难。该公司计划在菲斯普(一个约8000人的小镇)招聘1200名新员工。

一些瑞士媒体认为,外国劳工的移民限额使得招人更加困难,比如瓦莱州计划在2021年发放42张B类居留许可证。龙沙公司的一位发言人虽并未证实这一点,但他承认,由于多种因素,寻找具有合适资质的人一直很有难度。

尽管疫苗扩产可能是个特例,但一些政客认为,龙沙公司招人困难是又一个重要迹象,表明瑞士如果想保持营商环境的竞争力,就需要对欧洲以外的高技能人才(非欧盟/欧洲自贸区国民)更加开放。

前议员法蒂·德尔德(Fathi Derder)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疫情危机和龙沙事件使政客们意识到人才问题的严重程度。”多年来,瑞士一直在辩论关于放宽外籍技术人才移民限制的提案,在疫情发生后,这项提案似乎得到了更多的支持。

5月4日,瑞士国民院接受了德尔德两年前提出的一项议案,他呼吁以更灵活的移民制度代替当前的配额制度。

达到限额

根据与欧盟缔结的《人员自由流动协议》(其中的某些方面正在作为总体框架协议的一部分进行讨论(多语)外部链接),瑞士对欧盟国家和欧洲自贸区(EFTA)的人才不设移民配额。来自美国、印度和中国等所谓第三国的国民则面临不同的待遇。英国脱欧后,瑞士也为英国国民单独设定了配额。

这些国家(除英国外)的短期居留许可证(L)和长期居留许可证(B)年配额在6500至8500之间。瑞士移民事务秘书处(SEM)表示,这些配额是根据与各州的协商以及该国的经济和政治发展情况而确定的。一部分配额根据预期需求分配给各州,另一部分则保留在联邦储备体系中。

外部内容

苏黎世德勤(Deloitte)咨询公司全球雇主服务事业部的移民业务总监茱莉亚·斯图策(Julia Stutzer)向瑞士资讯表示,在2017年提高配额后,总体配额数量并不是主要问题。她的20人团队每年帮助客户在瑞士申请约4000张许可证,其中包括许多跨国公司客户。在德勤对申请进行审核后,申请的失败率非常低。

然而,瑞士外国人法律服务公司Legal Expat Switzerland的移民法专家亚历克斯·莫萨兹(Alexa Mossaz)表示:“由于外国跨国公司的存在,日内瓦、沃州或苏黎世等州对居留许可证需求量很大,但是发放的非欧盟劳工B类居留许可证数量却不够多。”斯图策表示确实存在这个问题,称这些州通常在年中就用完了配额,并请求获取联邦储备配额。

值得大费周章吗?

据消息人士透露,企业不愿意过于强烈地反对现行制度,也不愿破坏与各州的关系,毕竟移民问题具有政治敏感性。瑞士选民在2014年以微弱优势批准了一项防止大规模移民的计划,结果导致瑞士重新引入移民配额制度。

罗氏公司(Roche)首席执行官赛佛林·施万(Severin Schwan)在2016年掀起了一阵波澜,他质疑瑞士政府为何减少对第三国国民的移民配额,并指出罗氏研究部门的一半员工来自国外。跨国公司高管往往暗地里抱怨从非欧盟/欧洲自贸区国家雇用人员是多么的困难。

德勤和瑞士美国商会(Swiss-American Chamber of Commerce)去年发表的一项研究(英、俄)外部链接显示,由于雇用年轻的外国人才十分麻烦,瑞士在吸引跨国公司方面相比其他国家正逐渐失去优势。

尽管如此,作为各州主要收入来源的大公司仍然在获得许可证方面更有优势。诺华(Novartis)发言人在5月份告诉瑞士资讯,公司收到了“足够多的许可证”来满足其“已确认的员工移民需求”。

然而,专家表示,许多公司不想贸然申请,除非他们确信候选人会得到许可,毕竟在此期间他们有可能会错过其他人才。

根据瑞士政府的规定,公司只有在“绝对需要”的情况下才能雇用第三国国民。公司必须遵循严格的程序,以证明在瑞士和欧洲没有人能够胜任这一职务。

人力资源公司迈克尔·佩奇(Michael Page)的苏黎世分部执行董事尼古拉·米克森(Nicolai Mikkelsen)表示:“为非欧盟人员申请许可证是一个相当漫长的过程,而且要付出一定的代价。”

“当我们与猎头公司合作时,他们宁愿不去看非欧盟的候选人资料,因为替这些人办理来瑞士工作的手续非常困难。”米克尔森补充说,一些公司甚至对启动内部调岗程序持谨慎态度,因为他们担心相关人员无法来瑞士工作。

人才争夺战

德勤公司的斯图策指出,许可证的发放条件更有利于资深员工,但许多公司更侧重于引进当地难以招聘到的技术人员。这些候选人的工作经历往往并不循规蹈矩。

Spring Professional的一项研究发现,尽管瑞士某些行业的失业率在上升,但疫情期间,工程、计算机科学和医学等领域的人才短缺现象依旧存在。实际上,疫情“加剧了高端专业人才的缺口”,比如医疗技术领域就存在这个问题。

矛盾的是,瑞士最想吸引的一些人却面临史上最严格的许可证申请局面,例如瑞士大学的应届毕业生和工程、生物技术和计算机科学等领域的企业家。

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ETH)的弗朗兹斯卡·施密德(Franziska Schmid)表示:“即使在信息技术/软件开发这样存在‘人才争夺战’的领域,居留许可申请也可能遭拒。”

移民专家莫萨兹表示,非欧盟的高技能毕业生通常会陷入进退两难的境地。他们在毕业后有六个月的时间寻找工作,并且录用条件与瑞士或欧盟毕业生理应相同。但是他们必须首先证明自己有足够的经济实力来获得这种短期求职许可。如果他们没有工作且无法获得签证所能提供的失业救济金,那么他们将很难获得这种短期许可。

非富即贵

对于生物技术公司或软件初创公司这样的小型公司而言,这种情况尤其具有挑战性。瑞士生物技术协会负责人迈克尔·阿尔托弗(Michael Altorfer)告诉瑞士资讯,每家公司都在一个非常小的人才库中争夺人才,这些人才或是懂得如何筹集外部资金,或是能管理研发管线和流动资金储备,或具有临床开发经验。

他认为瑞士应该尝试提供企业家签证或初创企业签证,美国、法国、加拿大和以色列等国家已经开始提供这种签证。

莫萨兹解释说,希望聘请非欧盟专家的初创企业必须证明其对企业所在州的经济意义。莫萨兹说:“一家没有任何营收的小型初创企业很可能在此过程中失败。初创企业必须产生收入,并在未来三年内具有强大的增长潜力,能够为瑞士经济做出贡献,方可满足许可条件。”

寻找合适的平衡

疫苗生产遇到的问题使政府最高层对人才供应产生了担忧。5月19日,内政部长阿兰·贝尔赛(Alain Berset)表示,政府已帮助龙沙公司招聘了75人,用以填补公司的人才缺口。由于莫德纳公司计划明年将瑞士新冠疫苗产能提高一倍,龙沙公司维斯普工厂将需要招收更多的员工。龙沙公司另宣布在其他生产领域也将扩大规模。

长期的解决方案尚不清楚。德尔德认为应该取消配额,但一些组织担心这会导致工资下降、人口压力和更大的就业竞争。

外部内容

在去年发表的一份文件中,德勤和瑞士美国商会建议采取更为温和的改革,比如为技术领域的外国学生发放“创新许可证”。他们还建议为“可信赖的公司”建立一个认证体系,以帮助公司内部的人才更轻松地变更工作地点,荷兰已经采取了这一措施。

德勤公司的斯图策表示,瑞士的体系总体可靠,并在许多方面都行之有效。“我们不认为整个移民体系都需要改变。但它需要进行数字化升级,并为一小部分紧缺技术人才提供配额和审批流程上的灵活性。”

德尔德认为5月4日的投票是一个进步,但该议案仍需联邦院审议通过才能付诸实施。去年三月,政府决定编写一份报告,研究移民制度改革的一些可行方案。在过去的几年中,其他提案也获得了更多的支持。瑞士刚刚中断与欧盟双边框架协议的决定将对移民问题有何影响,目前还不得而知。

德尔德向瑞士资讯表示:“我们需要努力奋斗来保持领先地位,我们无法保证瑞士将永远富裕,我们应该张开双臂欢迎来自国外的人才。我们应该说,忘了以色列和硅谷吧,请来瑞士工作。”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关闭。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更换密码

确定要删除个人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