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疫情对瑞士学生的心理健康造成不良影响

对瑞士的许多学生来说,过去的18个月很难熬。 Mauritius Images / Fabio And Simona

瑞士大学生将于近期重返校园,研究表明他们的心理健康状况在过去18个月中受到了负面影响。目前,一些人正在呼吁瑞士政府向该群体提供更多支持。

此内容发布于 2021年09月07日 - 09:00
Noele Illien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今年1月,当克莱尔·德科姆斯(Claire Descombes)发现自己还将接受一个学期的远程教学时,这位数学系学生决定创建名为“瑞士大学生焦虑研究”(Anxiétudes Supérieures Suisse)的Instagram主页,让瑞士各地学生匿名分享自己因疫情而面临的困境和担忧。

截至目前,该页面已展示了100多份个人分享的陈词,学生们透露了自己日常遇到的挑战,比如饮食失调,这个问题因缺乏全日制的学习安排而进一步恶化。此外,由于疫情带来的压力与日俱增,这些学生对参加考试感到焦虑不安。许多人还说自己感觉被社会孤立了。

德科姆斯说:“在新冠肺炎危机期间,由于你见不到其他学生,这不禁会让你想:好吧,我是唯一在困境中挣扎的人。”

克莱尔·德科姆斯一直在强调学生面临的困境。 Claire Descombes

其他地方外部链接的学生一样,瑞士学生在过去18个月里大部分时间都在家里度过,疫情不仅打乱了他们的日常生活,还对许多人的心理健康造成了影响。

今年秋天,瑞士大学将恢复提供现场教学,只要师生佩戴口罩即可。但由于联邦政府和各州当局频繁更新法规,未来还可能会有新措施出台。

苏黎世应用科学大学(ZHAW)开展了一项关于学生心理健康的探索研究。从2020年3月开始,研究人员对苏黎世应用科学大学的学生进行了多次问卷调查外部链接,了解疫情和相关法规对他们身心健康的影响。该校一半以上的学生参加了至少一项调查。

这项研究的负责人朱莉娅·德拉特瓦(Julia Dratva)教授表示,一个让她特别惊讶的发现是,学生群体中抑郁症的发病率是瑞士其他群体的三倍。德拉特瓦说:“我们在疫情期间的多个时间点调查了抑郁症的发病率情况,该指标并没有下降迹象。”

抑郁的学生

相比之下,在疫情暴发之初,学生的焦虑情绪很严重,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有所缓解。这位公共专家认为,随着人们对疫情的新奇感减少并重新回归正常生活,焦虑程度也随之下降。德拉特瓦说:“但是抑郁症与一般的恐惧感关系不大,而更多地与孤立、缺乏支持、结构变化和生活变化等问题有关。而很显然,这些因素一直存在。”

尽管图书馆已经重新开放,瑞士学生将于今年9月返回校园,但学生的健康状况很可能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她表示:“对于心理健康受到严重影响的学生来说,很难快速迈过心里那道坎。”

进入大学标志着学生开启了人生的新篇章,开始向成年人的独立自主过渡。在过去的一年里,随着社交活动、课外活动和学生工作机会的减少,许多本科生纷纷回家生活,因此不得不推迟享受美好的校园时光。

尽管疫情导致的巨大变化影响了所有学生,但瑞士学生总会(Swiss Student Union)外部链接联合主席佐伊·比比西迪斯(Zoe Bibissidis)表示,大一新生受到的影响最大。她说:“大学新生几乎不认识任何人,对他们来说,适应大学生活更加困难。”

向政府施压

今年早些时候,瑞士学生会发起了一场政治运动,敦促政府对此状况采取行动,并强调疫情对学生心理健康造成了“巨大”的影响。该学生会发表了一份求助声明,称许多学生的心理压力已达到极限水平,且面临着经济上的担忧。这不禁使人担心会有越来越多的学生因为疫情而辍学。该团体还向政客们提出了一系列要求,包括向学生提供财务支持、开放图书馆、设定明确的考试条件。

他们还呼吁为瑞士超过25万名学生提供免费便捷的心理咨询服务。一项关于青年心理健康的提案也谈到了该事项,这份提案已被瑞士议会采纳。

比比西迪斯承认,疫情不仅给学生带来了巨大的变化,也给教师带来了很大的变化。她说:“大学确实也做了不少尝试和努力,因为目前大学也面临一种全新的局面。”

许多大学想方设法在网上重现大学体验,并减轻疫情对学生的心理影响。尽管大学付出了很多努力,但是许多学生还是觉得不够。

正在伯尔尼大学学习的德科姆斯表示,她发起的Instagram主页得到的支持比预期要多,这表明年轻人需要一个能够分享个人经历的地方,这样他们才不会感到孤单。

德科姆斯说,创建“瑞士大学生焦虑研究”主页的灵感源于“幽灵学生”(Étudiants Fantômes)运动。她听到人们“开始谈论学生在这场危机中遭到忽视”,感觉很受启发。“幽灵学生”运动起源于疫情期间的法国,旨在凸出新冠肺炎危机中学生面临的困境,并强调需要向学生群体提供额外的资源和支持。

一线希望?

尽管面对无数挑战,学生们依然还抱有一线希望。

德拉特瓦教授说,有些人的求学节奏被疫情打乱,但她对于这些人的未来依然感到乐观。她表示:“现在的学生能学到很多东西,懂得如何克服各种困难,必将成为伟大的一代人。”

虽然大多数困难看起来已经过去,但许多学生在新学年伊始还是倍感忧虑。德科姆斯说,当大量学生返回校园时,大学生活实际上会是什么样子,仍然存在不确定性。

但是,她真的很高兴看到,不久之后学生们又能再度体验典型的大学经历,享受丰富多彩的校园活动。她说:“我们希望尽可能地恢复正常生活。”

(译自英文:中文部)

该故事中的文章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关闭。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