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瑞士银行是否会排除贸易融资中不利于环境的项目?

一条穿越云雾森林地区的输油管道正在施工中。这条重质原油管道于2003年10月竣工,它每天从厄瓜多尔的亚马逊河流域向沿海城市埃斯梅拉达斯输送39万至45万桶原油。 Dr Morley Read

随着人们日渐认识到亚马逊雨林在平衡全球气候方面的作用,为瑞士重要的商品贸易部门提供融资的银行开始重新评估其业务对环境的影响。

此内容发布于 2021年04月09日 - 09:00
Paula Dupraz-Dobias in Geneva

今年2月,曾经全球领先的贸易融资提供商法国巴黎银行(BNP Paribas)宣布,对于2008年后亚马逊雨林砍伐区产出的牛肉和大豆,将不再向相关生产商或贸易商提供融资(英)外部链接

在法国巴黎银行采取此举之前的几周里,它与瑞士信贷集团(Credit Suisse)和荷兰国际集团(ING)一起(英、法)外部链接,共同停止向买卖厄瓜多尔雨林石油的贸易商提供贷款。荷兰国际集团的贸易融资部门也设在日内瓦。

贸易融资使得商品贸易公司能够通过让银行垫资提货,实现自身的风险管理,从而买卖大量的原材料。银行成为海关文件和货物的接收人。由于全球大宗商品交易大多在日内瓦进行,大多数向贸易商提供信贷的金融机构也将这个瑞士城市作为其业务的主要枢纽。这与项目融资不同,在项目融资中,银行向公司发放贷款以勘探石油或种植农作物。

根据瑞士原材料贸易和海运协会(STSA)的最新研究,瑞士是最大的全球贸易融资中心,其次是英国。

商品贸易

根据瑞士原材料贸易和海运协会(STSA)提供的2018年最新数据,商品贸易占瑞士GDP的4.8%,在瑞士创造了约3.5万个工作岗位。瑞士原材料贸易和海运协会是一个行业组织,其成员包括贸易融资银行。

瑞士贸易商买卖了全球39%的石油、44%的糖、60%的金属和53%的咖啡。瑞士原材料贸易和海运协会无法提供大豆和牛肉贸易方面的估计值。

End of insertion

“肮脏的”金钱

贸易融资是价值数十亿美元的商品贸易行业的一部分,该行业对亚马逊热带雨林圣源(Amazon Sacred Headwaters)地区的石油泄漏事件负有责任,该地区生活着50万土著居民。由于河流受到污染,当地社区有时会缺乏饮用水。

例如去年4月,一条输油管道爆裂,原油泄漏(英)外部链接到科卡河(Coca River)中。多年来,雪佛龙-德士古石油公司一直在该地区排放有毒废物。

“融资活动造成了非常严重的影响。我们的土地遭到污染:土地上布满了石油,充满了不公正。饮用水、教育、健康都无法得到保障,”厄瓜多尔亚马逊土著民族联合会(CONFENIAE)主席马龙·瓦尔加斯(Marlon Vargas)通过电话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他表示,亚马逊河支流沿线的石油开采是对土著居民领土的“掠夺性开发”。

维权团体Stand.earth(英)外部链接和亚马逊观察(Amazon Watch)在2020年的一份报告中点名了六家主要业务位于日内瓦的贸易融资银行,因为它们自2009年以来为价值约100亿美元的石油贸易提供了融资,这些石油从厄瓜多尔的亚马逊地区出口至美国。这些化石燃料产自地球上生物多样性最丰富的热带雨林之一,预计未来石油产区将扩大至亚苏尼国家公园(Yasuni National Park),而该公园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世界遗产地。这份报告促使多家银行发布公告。截至1月,除了荷兰国际集团、法国巴黎银行和瑞士信贷,荷兰合作银行(Rabobank)也宣布已在2020年初停止为这些货物提供融资。

经瑞士资讯联系并证实,瑞士信贷将逐步取消对厄瓜多尔和秘鲁的石油贸易支持。这家银行在一份声明中写道,它“定期审议并更新其针对特定行业的政策”,并且“在去年出台了进一步限制化石燃料融资的措施”。

企业责任的转折点?

清理环境敏感区的污染业务并不是新问题。多年来,依赖亚马逊等环境脆弱地区商品的零售商、生产商和贸易商都在公司层面和行业层面提出了可持续发展标准。其中许多标准不具约束力,其执行也缺乏独立监督。

然而,商品行业面临越来越大的压力,迫切需要改变自身的行为。日内瓦高级国际关系学院(Graduate Institute in Geneva)发展经济学教授吉尔·卡伯尼尔(Gilles Carbonnier)指出:“对于商品生产公司和贸易公司来说,他们认为环境恶化和侵犯人权的责任不仅限于当地的直接关联公司和子公司,还更多地涉及到母公司和那些参与商品经营的公司。”他表示,他看到该行业正在发生转变,这可能促使其剥离或远离高风险业务。

这位专家表示,鉴于受影响的社区在商品公司所在地的外国法院对污染者提起民事诉讼(英)外部链接并且胜诉,面对供应链中的环境和社会侵害问题,企业被卷入其中的风险大大增加。2020年,即法国巴黎银行因向苏丹石油贸易提供融资而违反美国制裁的罪名成立六年后,苏丹受害者在法国重新就此案提起诉讼,指控该银行涉嫌危害人类罪。

卡伯尼尔补充说:“出于对气候变化问题的关切,公众期望和行为规范也在快速转变。它不仅成为各国政府的主要关切,也成为民间社会组织的主要关切。亚马逊流域和热带雨林的保护已成为一大问题,特别是厄瓜多尔境内的亚马逊雨林。”

公司层面所能观察到的变化也符合瑞士希望塑造的国家形象。瑞士在正式结束银行保密制度两年后,一直在努力推广(多语)外部链接自己作为一个可持续金融服务(英、阿)外部链接全球中心的地位。许多大型贸易融资银行纷纷加入日内瓦可持续金融组织(SFG 英、法)外部链接,该组织一直在促进日内瓦银行业与国际日内瓦(International Geneva)之间的合作,其中包括国际组织、非政府组织和智库。

日内瓦可持续金融组织隶属于瑞士可持续金融组织(Swiss Sustainable Finance),后者是一家全国性行业组织,其副总裁让·拉维尔(Jean Laville)表示,贸易融资银行正面临“全新的格局”。他表示,现在人们已经意识到,这个行业“不符合历史的发展潮流”。

尚有改进余地

民间社会组织“公众之眼”(Public Eye)的商品、贸易和金融负责人安德烈亚斯·米斯巴赫(Andreas Missbach)对银行的看法更为鲜明。“公众之眼”最近撰写了一份题为“贸易融资解密”(Trade Finance Demystified,多语)外部链接的报告。该报告强调,瑞士银行向贸易商提供的信贷缺乏透明度,银行本身对接受融资的底层贸易也不甚了解。

米斯巴赫说:“银行根本不知道正在做什么(融资),也不知道贸易商的货物来源。”他还怀疑贸易融资银行是否会参考厄瓜多尔的案例,出于环境考虑而停止为石油贸易提供融资支持。

根据Stand.earth发表的一份后续声明(英)外部链接,一些银行仍在悄悄地做这门生意。1月份,这家非政府组织将矛头指向了与瑞士贸易商合作的法国外贸银行(Natixis),称其是“在[8月]报告发布后,六大银行中唯一一家参与亚马逊石油贸易的银行”。

Stand.earth研究员安吉琳·罗伯逊(Angeline Robertson)指出,法国外贸银行继续为亚马逊地区的石油贸易提供融资。

swissinfo.ch

Stand.earth调查的另一家银行是瑞银集团(UBS)。罗伯逊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表示,她的组织和亚马逊观察(Amazon Watch)的调查显示,“在我们公布有关违规行为的信息之前,瑞银并没有将公司标准正确地应用于亚马逊石油的贸易融资。这让我们感到担心,如果没有利益相关方积极带头关注这些问题,瑞银可能会忽视其他潜在的违规行为”。

研究团队在报告中总结道:“我们认为,如果不主动致力于终止对亚马逊石油的金融支持,瑞银目前无法让Stand.earth和亚马逊观察感到放心,也无法让银行的投资人感到放心,它可能难以避免其业务活动对亚马逊地区产生负面影响。”

面对诸多疑问,瑞银向瑞士资讯发送了一份声明,声明中没有具体说明该行会对亚马逊石油融资业务进行任何调整。不过,它确实表示,正在“与众多利益相关方和非政府组织开展持续的对话”,并将“深刻的环境和社会风险政策框架应用于我们所有的交易、产品、服务和活动,包括商品贸易融资”。

尽管厄瓜多尔石油报告可能会让银行反思继续支持“肮脏”交易会带来的声誉风险,但在贸易融资需求方面,一些能源贸易商的业务也在发生深刻的变化。在非正式场合中,贸易商承认,气候监管和电动汽车的崛起正在让投资人重新审视投资对象。

而在当地百姓看来,金融机构依然任重道远。

“三到四家银行已经暂停对厄瓜多尔石油提供融资,对人类而言,这是一个了不起的成就。我们希望更多的银行都能停止提供相关融资,”土著领袖瓦尔加斯说,“他们的所作所为与他们在国际气候会议上所说的完全相悖。一些银行根本不尊重土著人的权利。他们对人类的生存造成了巨大的损害。”

(译自英语:瑞士资讯中文部)

加入对话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