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瑞士精英運動員上大學:魚和熊掌我都要

在2020年東京奧運會上為瑞士勇奪一金一銅的瑞士步槍選手Nina Christen為了專注訓練,放棄了大學生物學科系的課程。 Keystone / Georgios Kefalas

在參加2020年東京奧運會的瑞士選手中,有三分之一的人是大學在學或大學畢業生。儘管在運動場上風光無限,他們在大學院校課堂裡卻都是 "非常普通"的學生。唯一與眾不同的一點就是:由於緊張的訓練和比賽,他們經常上課缺席。

此内容发布于 2021年09月20日 - 09:00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他們當中的不少人因此決定中斷學業,以專注體育訓練。最新研究報告《2019年瑞士競技體育》(多語)外部链接公佈的數據顯示:47%的瑞士優秀運動員(25-34歲)擁有高等教育學歷。這比瑞士同年齡段人口的比值低了5%。是不是成問題?

"我不覺得。相反,我認為這一數字很好地證明了,兼顧高水準體育和大學學業是一件可能的事情。” 西蒙·尼普曼(Simon Niepmann)說。他是2016年里約奧運會男子賽艇輕量級四人單槳金牌得主。他本人在高密集訓練的同時,成功獲得了巴塞爾大學運動科學和地理學學士學位。如今,他就職於瑞士奧林匹克協會(Swiss Olympic),負責 "精英體育與學業"(Spitzensport & Studium)計畫。

顧名思義,這一於2014年啟動的支持計畫旨在為年輕的優秀運動員提供更多兼顧訓練與學業的機會。該計畫建構起一個由42名協調人組成的、遍布幾乎瑞士所有大學院校的支持網絡。各個大學院校的協調員負責同準備開始大學學業的運動員及早制定計畫,兼顧優化體育訓練和大學院校課程,並在整個學業過程中幫助運動員同大學進行溝通協調。

"精英體育與學業"(Spitzensport & Studium)計畫

2014年,瑞士奧林匹克協會與瑞士大學體育協會(Swiss University Sports,各大學體育協會的傘式組織)協作,共同啟動了 "精英體育與學業 "項目(德、法)外部链接

該項目在2017年升級為長期計畫,從2018年起由瑞士奧林匹克協會主持工作。瑞士大學體育協會繼續緊密參與方案。

2017年,瑞士奧林匹克協會和瑞士大學聯盟(swissuniversities,瑞士大學校長聯席會議)簽署了一份共同宣言,旨在推進一系列支持優秀運動員的特殊措施,比如:非全日制學習、學制延長,以及減少出勤要求等。

2020年,上述兩個組織簽署了第二個共同宣言(法)外部链接。在第一部宣言的基礎上強調了不受時間和地點約束的遠距學習。這正符合了新冠疫情期間的學習方式的新趨勢。

End of insertion

瑞士資訊swissinfo.ch:為什麼就在幾年前,瑞士精英運動員在學業上還得不到到體制上的支持? 是否是受到了瑞士特色“民兵制度”(比如,瑞士的軍人-部分高級軍官除外-和議員屬於非職業的性質,他們在軍政事務之外,有各自的職業)的影響?

西蒙·尼普曼:我非常肯定,瑞士的“民兵傳統”在其中有所影響。以前,精英運動員如果要讀大學,必須獨立面對一切。我讀大學時發現,在人們眼中,高水準運動同興趣愛好或者勤工儉學沒有區別,都是一種業餘活動。怎樣協調訓練與學業所需的時間和精力,這完全運動員個人的私事。

在瑞士,儘管體育運動的地位穩步上升,但和那些賦予運動員職業地位的國家相比,還有一定距離。

在與年輕運動員的接觸中,你最常被問到的問題是什麼?

他們最常提的問題是:"我是國家或國際優秀運動員,在不耽誤訓練的條件下,我可以攻讀哪些大學課程?"我當然無法給出諸如“你們可以學習商業或法律”這樣一概而論的答案。

每個個案都要具體分析。運動員的科系興趣、大學院校課程靈活性、訓練地點以及運動項目特點等因素都要考慮進去。

對精英運動員來說,為了成功完成學業所需的最重要的支持是什麼?

及早規劃。具體來說,就是在學業開始之前就為他們制定詳細的運動及學習規劃,分別確定大學考試季和實習時程,以及運動密集訓練和比賽季的時間段,並在此基礎上,制定出兼顧兩者的日程計畫。最好能在學業之初就規劃好整個學制-直到畢業-的安排,並且每6個月重新調整一次計畫。

我們"精英體育與學業 "計畫的中心任務就是讓運動員們意識到,他們需要制定這樣的規劃,而且在運動和學業雙重挑戰的道路上,他們都能獲得我們的支持。

可是,瑞士奧林匹克協會2018年相關調查顯示,這些年輕體育健將在大學註冊時,其優秀運動員的身份很少被登記在冊......

關於這一現狀,我們面臨兩個挑戰。一方面,瑞士奧林匹克協會並不掌握所有運動員的求學狀況;另一方面,各個大學院校也不完全清楚哪些在校生是精英運動員。我們在這方面還有進步的空間。

從奧林匹克委員會的角度來說,我們能做的就是通過電子郵件、各體育聯合會媒介和其他管道,盡可能頻繁且廣泛地和精英運動員們建立溝通。

我們還注意到,中學階段的青少年運動健將非常希望向大學生運動員“取經”。和直接和校方聯繫的方式比較起來,年輕人之間的交流更自由,更容易觸及基本的問題。因此,我們為此建立了一個交流平台(多語)外部链接

瑞士奧林匹克協會和瑞士大學聯合會在2020年的共和宣言中提到,並非每項運動與每種學科都能兼容。哪些體育項目和學習科目的組合尤其具有挑戰性?

這是一個需要謹慎回答的問題。我不能說某項特定的運動和某一大學學科的組合一定行不通,因為一切取決於每個人的情況。

但是,還是可以清楚地發現,冬季項目的運動員更趨向於選擇遠距學習。他們經常整個冬天都在訓練和比賽的路上,很難正常參加要求出席率的課堂活動。

就學科而言,對運動員來說,難度最大的當然就是那些實習或實驗課程比重大的科系,因為它們對學生有“在特定時間出現在特定地點”的要求。

美國和中國長期以來一直雄踞奧運會金牌榜榜首,其運動員在深造求學方面也能享受某些優惠待遇。在中國,頂級運動員通常專注於訓練備賽,有的退役後能獲得進入名牌大學就讀的機會。與這些國家的競爭對手相比,瑞士運動員在訓練和求學的雙重負擔之下,是否處於不利地位?

我們認為,訓練和求學的平行進行對運動員本來說往往不無裨益。

首先,在訓練之餘,運動員每天終歸會有幾個小時的自由支配時間。學習是一種腦力活動,對習慣於體力挑戰的運動員來說,不失為一種調劑。

其次,很多運動員需要擁有一個訓練環境之外的社交圈子。在大學校園,他們能夠建立不同的人際互動。這令他們的生活更加豐富,讓他們訓練時緊張的神經得以放鬆。

最後,為未來的職業生涯做準備也是至關重要的一點。在優秀運動員的人生階段結束時,擁有另一個可以投入精力的生活支柱非常關鍵。

和世界其他國家相比,在支持精英運動員求學方面,瑞士屬於發展較深入的國家,還是尚處於探索階段?

我們只能和規模相似的國家進行比較。各國有各國不同的路要走。例如,在挪威,各個項目的體育協會和大學之間會建立定點合作。那裡運動員可以很清楚地知道: "如果我從事這項運動,那麼我可以去註冊某所與該項目體育協會或奧委員會有合作的大學,因為那裡可以給我最有力的學業支持。"

在瑞士,我們之所以選擇建立以大學院校為單位的協調網絡,是想傳達給運動員這樣的信息:在科系選擇上,你們不受限制。我們更願意敞開所有的可能。我們也會持續地完善我們的工作體系。

說到底,精英體育和大學學業兩者之間是妥協還是雙贏的關係?

絕對是妥協關係,因為你不可能在百分百高密集訓練的同時,又百分百地將精力投入學習。你必須做好統籌安排,找到訓練和課業平衡點。話雖如此,我並不認為運動和學業會彼此羈絆。去大學讀書並不意味著競賽水準就會下降,事實情況往往相反,學業也會促進競賽成績。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关闭。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