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瑞士精英运动员上大学:鱼和熊掌我都要

在2020年东京奥运会上为瑞士勇夺一金一铜的瑞士步枪选手Nina Christen为了专注训练,放弃了大学生物学专业的课程。 Keystone / Georgios Kefalas

在参加2020年东京奥运会的瑞士选手中,有三分之一的人是大学在读或大学毕业生。尽管在运动场上风光无限,他们在高校课堂里却都是 "非常普通"的学生。唯一与众不同的一点就是:由于紧张的训练和比赛,他们经常上课缺席。

此内容发布于 2021年09月20日 - 09:00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他们当中的不少人因此决定中断学业,以专注体育训练。最新研究报告《2019年瑞士竞技体育》(多语)外部链接公布的数据显示:47%的瑞士高水平运动员(25-34岁)拥有高等教育学历。这比瑞士同年龄段人口的比值低了5%。是不是成问题?

"我不觉得。相反,我认为这一数字很好地证明了,兼顾高水平体育和大学学业是一件可能的事情。” 西蒙·尼普曼(Simon Niepmann)说。他是2016年里约奥运会男子赛艇轻量级四人单桨金牌得主。他本人在高强度训练的同时,成功获得了巴塞尔大学运动科学和地理学专业学士学位。如今,他就职于瑞士奥林匹克协会(Swiss Olympic),负责 "精英体育与学业"(Spitzensport & Studium)计划。

顾名思义,这一于2014年启动的支持计划旨在为年轻的高水平运动员提供更多兼顾训练与学业的机会。该计划建构起一个由42名协调人组成的、遍布几乎瑞士所有高校的支持网络。各个高校的协调员负责同准备开始大学学业的运动员制定早期计划,优化体育训练和高校课程的兼容性,并在整个学业过程中帮助运动员同大学进行沟通协调。

"精英体育与学业"(Spitzensport & Studium)计划

2014年,瑞士奥林匹克协会与瑞士大学体育协会(Swiss University Sports,各大学体育协会的伞式组织)协作,共同启动了 "精英体育与学业 "项目(德、法)外部链接

该项目在2017年升级为长期计划,从2018年起由瑞士奥林匹克协会主持工作。瑞士大学体育协会继续紧密参与方案。

2017年,瑞士奥林匹克协会和瑞士大学联盟(swissuniversities,瑞士大学校长联席会议)签署了一份共同宣言,旨在推进一系列支持高水平运动员的特殊措施,比如:非全日制学习、学制延长,以及减少出勤要求等。

2020年,上述两个组织签署了第二个共同宣言(法)外部链接。在第一部宣言的基础上强调了不受时间和地点约束的远程学习。这正符合了新冠疫情期间的学习方式的新趋势。

End of insertion

瑞士资讯swissinfo.ch:为什么就在几年前,瑞士精英运动员在学业上还得不到到体系上的支持? 是否是受到了瑞士特色“民兵制度”(比如,瑞士的军人-部分高级军官除外-和议员属于非职业的性质,他们在军政事务之外,有各自的职业)的影响?

西蒙·尼普曼:我非常肯定,瑞士的“民兵传统”在其中有所影响。以前,精英运动员如果要读大学,必须独立面对一切。我读大学时发现,在人们眼中,高水平运动同兴趣爱好或者勤工俭学没有区别,都是一种业余活动。 怎样协调训练与学业所需的时间和精力,这完全运动员个人的私事。 

在瑞士,尽管体育运动的地位稳步上升,但和那些赋予运动员职业地位的国家相比,还有一定距离。

在与年轻运动员的接触中,你最常被问到的问题是什么?

他们最常提的问题是:"我是国家或国际高水平运动员,在不耽误训练的条件下,我可以攻读哪些大学课程?"我当然无法给出诸如“你们可以学习商业或法律”这样一概而论的答案。

每个个案都要具体分析。运动员的专业兴趣、高校课程灵活性、训练地点以及运动项目特点等因素都要考虑进去。

对精英运动员来说,为了成功完成学业所需的最重要的支持是什么?

早期规划。具体来说,就是在学业开始之前就为他们制定详细的运动及学习规划,分别明确大学考试季和实习季,以及运动强化训练和比赛季的时间段,并在此基础上,制定出兼顾两者的日程计划。最好能在学业之初就规划好整个学制-直到毕业-的安排,并且每6个月重新调整一次规划。

我们"精英体育与学业 "计划的中心任务就是让运动员们意识到,他们需要制定这样的规划,而且在运动和学业双重挑战的道路上,他们能够获得我们的支持。

可是,瑞士奥林匹克协会2018年相关调查显示,这些年轻体育健将在大学注册时,其高水平运动员的身份很少被登记在册......

关于这一现状,我们面临两个挑战。一方面,瑞士奥林匹克协会并不掌握所有运动员的求学状况;另一方面,各个高校也不完全清楚哪些在校生是精英运动员。我们在这方面还有改进的余地。

从奥林匹克委员会的角度来说,我们能做的就是通过电子邮件、各体育联合会媒介和其他渠道,尽可能频繁且广泛地和精英运动员们建立沟通。

我们还注意到,中学阶段的青少年运动健将非常希望向大学生运动员“取经”。同直接同校方联系的方式比较起来,年轻人之间的交流更自由,更容易触及基本的问题。因此,我们为此建立了一个交流平台(多语)外部链接

瑞士奥林匹克协会和瑞士大学联合会在2020年的共同宣言中提到,并非每项运动与每种学科都能兼容。哪些体育项目和学习科目的组合尤其具有挑战性?

这是一个需要谨慎回答的问题。我不能说某项特定的运动和某一大学学科的组合一定行不通,因为一切取决于每个人的情况。

但是,还是可以清楚地发现,冬季项目的运动员更趋向于选择远程学习。他们经常整个冬天都在训练和比赛的路上,很难正常参加对出勤率有要求的课堂活动。

就学科而言,对运动员来说,难度最大的当然要数那些实习或实验课程比重大的专业,因为它们对学生有“在特定时间出现在特定地点”的要求。

美国和中国长期以来一直雄踞奥运会金牌榜榜首,其运动员在深造求学方面也能享受某些优惠待遇。在中国,顶级运动员通常专注于训练备赛,有的退役后能获得进入名牌大学就读的机会。与这些国家的竞争对手相比,瑞士运动员在训练和求学的双重负担之下,是否处于不利地位?

我们认为,训练和求学的平行进行对运动员本来说往往不无裨益。

首先,在训练之余,运动员每天终归会有几个小时的自由支配时间。学习是一种脑力活动,对习惯于体力挑战的运动员来说,不失为一种调剂。

其次,很多运动员需要拥有一个训练环境之外的社交圈子。在大学校园,他们能够建立不同的人际互动。这令他们的生活更加丰富,让他们训练时紧张的神经得以放松。

最后,为未来的职业生涯做准备也是至关重要的一点。在高水平运动员的人生阶段结束时,拥有另一个可以投入精力的生活支柱非常关键。

和世界其他国家相比,在支持精英运动员求学方面,瑞士属于发展较深入的国家,还是尚处于探索阶段?

我们只能和规模相似的国家进行比较。各国有各国不同的途径。例如,在挪威,各个项目的体育协会和大学之间会建立定点合作。那里运动员可以很清楚地知道: "如果我从事这项运动,那么我可以去注册某所与该项目体育协会或奥委员会有合作的大学,因为那里可以给我最有力的学业支持。"

在瑞士,我们之所以选择建立以高校为单位的协调人网络,是想传达给运动员这样的信息:在专业选择上,你们不受限制。我们更愿意敞开所有的可能。我们也会持续地完善我们的工作体系。

说到底,精英体育和大学学业两者之间是妥协还是双赢的关系?

绝对是妥协关系,因为你不可能在百分百高强度训练的同时,百分百地将精力投入学习。你必须做好统筹安排,找到训练和课业平衡点。话虽如此,我并不认为运动和学业会彼此拖后腿。去大学读书并不意味着竞技水平就会下降,事实情况往往相反,学业也会促进竞技成绩。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关闭。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