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瑞士研究人员首次针对无家可归者展开统计

这个由树枝和旧帐篷搭乘的简易屋棚,位于日内瓦阿尔夫(Arve)河畔,目前它是一位摩洛哥少年的家。 Mark Henley / Panos Pictures

无家可归是一个难以处理和量化的难题。有些国家和城市会对这些流落街头的人进行登记或设法施以援手,也有些国家和城市对其漠然处之。瑞士虽然是一个很富裕的国家,但在这方面的表现却差强人意。在这个阿尔卑斯山国家有多少人无家可归?研究人员第一次就此进行了全国范围的调查,希望能够找到答案。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12月28日 - 09:00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End of insertion

一些国家、城市和地方政府在帮助无家可归者方面做了大量工作。在加拿大,一群无家可归者最近一次性获得了7500加元(约合人民币3.8万元)的现金援助,这是一项社会实验,旨在帮助他们重回正轨、自食其力。

这项名为“New Leaf”的实验,选择了50位最近在温哥华地区(Vancouver area)有露宿街头经历的人,并给他们发放了一笔现金,金额相当于不列颠哥伦比亚省(British Columbia)一年的收入救助金。一年之后,这项研究发现(英)外部链接,与没有收到援助的无家可归者对照组相比,受助者在住房稳定性、食品安全以及对社会服务的依赖程度等方面都有了更大的改善。

1948年通过的《世界人权宣言》(Universal Declaration of Human Rights),对居民适足的住房权有所规定,但据估计,全世界有1.5亿人无家可归(英)外部链接。尽管瑞士的富裕程度在全世界享有盛誉,但是这里同样有人流离失所:每年冬天,气温下降,流落街头的人需要温暖的床铺,这导致紧急收送所床位告急,从而引发了有关流浪者群体具体人数的争议。

在这座欧洲最贵的城市里,有些人躲在桥下的帐篷里睡觉,在河里洗澡。 Mark Henley/panos Pictures

人数难以确定

要想在全国范围内对无家可归者的人数成功进行量化,这显然并不容易,但是欧洲内外都有许多国家至少发布了估算的数据(英)外部链接。2017年,美国公布的无家可归人口为55.37万人(占总人口的0.17%),丹麦公布的数据是6635人(0.11%),韩国公布的数据是1.1万人(0.02%)。包括瑞士在内的其他国家则只公布贫困率。

瑞士西北应用科学大学(FHNW)的研究人员目前正在进行一项全国性研究,首次就瑞士的无家可归者人数进行估算。由Jörg Dittmann教授领导的团队,于2020年初启动了该项目,预计明年春季便可以获得初步结果。该研究的重点在于一系列面对面形式的访谈,这些访谈已于12月第一个星期内完成。

在该领域展开研究

负责协调访谈的Christopher Young解释说:“我们想要了解的是一个很难接触到的群体:如果他们没有住房,你就无法定向发送调查问卷。而问卷可以说是一种标准的调研方法。”

阿尔夫河流经日内瓦,最终汇入罗纳河(Rhone),在阿尔夫河的Acacias桥下,可以发现一个与日内瓦居民的生活场景截然不同的“平行宇宙”。这个隐藏的帐篷群里居住着来自摩洛哥、阿尔及利亚和利比亚的年轻人。 Mark Henley/panos Pictures

Young 说:“仅仅给他们一张10页的问卷和一支笔,这是行不通的。通常,这些人还有其他担忧。”他强调,这些人的语言和教育背景也可能不尽相同 。“当然,有些人拒绝参加调研。但总的来说,他们对调研人员普遍充满善意。”

研究方法

研究人员在日内瓦、洛桑、巴塞尔、伯尔尼、圣加仑和卢加诺这六个主要的瑞士城市中选出了50家机构,包括慈善厨房、紧急收容所以及医疗机构。85名调研人员走访了这些机构,他们坐下来与造访这些机构的无家可归者聊天,以结构化匿名访谈的方式完成了一短一长两份调查问卷。

参与调研的无家可归者如果能完成历时15分钟的问卷调查,就可以获得5瑞郎(约合人民币36.7元)的报酬。这份问卷可以过滤掉那些前一夜在户外或紧急收容所中过夜的人。然后,调研人员会进而要求这些被视为无家可归者的目标人群填写第二份较长的问卷,完成问卷后他们可以再获得10瑞郎的报酬。

End of insertion

在部分机构中,在场的无家可归者群体中至少有一半人愿意回答调研人员的问题。“我认为,他们对这项研究总体上持积极态度,这表明(参与调研)不仅关乎报酬问题,还为人们提供了一个讲述个人经历和谈论自己的机会-即使这只是一次结构化的访谈,”研究人员表示。

访谈获得的数据尚未经过分析,但是研究团队跟踪调查了造访这些机构的流浪者总人数,以评估参与调研者占瑞士全境无家可归者的百分比。他们会将自己的中期数据与所在城市负责处理无家可归人口问题的部门提供的数据进行比较,然后再通过计算得出最终结果。

研究遇到的挑战

如何应对处理无家可归者的问题,不同国家也有不同的做法。负责瑞士西北应用科学大学该研究项目的Dittmann教授,同时也是欧洲联网“统计欧洲无家可归者数量”(英)外部链接组织的成员。因此,他可以比较不同国家的方法,从而找到在瑞士研究这个问题的最佳办法。

Young解释说:“在柏林、巴黎或布鲁塞尔,人们进行了大范围的街头调查,统计那些睡在户外的无家可归者的人数。由于各种原因,我们最终决定摒弃这种做法,主要是因为我们没有足够的资源。”

(各国)统计无家可归者人数的方式总是存在差异。”

End of insertion

北欧国家的调查更具连续性。Young 说:“已经有斯堪的纳维亚国家对无家可归者进行官方登记。我们可以定期获得丹麦的数字,我记得大概是每两年更新一次。但是(各国)定义和统计无家可归者的各种方式总是存在差异。”

日内瓦阿尔夫河边,一位露宿街头者站在Acacias桥下,他晚上就睡在这里。 Mark Henley/panos Pictures

在瑞士,一般只能找到某个机构的数据,很少有关于整个城市无家可归者全貌的统计。瑞士西北应用科学大学之前的研究估计,在巴塞尔大约有100人在户外或紧急收容所过夜。苏黎世市估计,全年至少有十余个人露宿街头。

后续如何

尽管确定哪些人是无家可归者、并对该群体进行量化统计是很难完成的任务,那并不意味着没有必要去直面和处理这个问题。恰恰相反,“我们的目标是为社会变革提供数据,当然包括讨论、甚至是制定与无家可归者相关的政策……这可能是某些流落街头的人愿意参与这项研究的动力所在;也肯定是某些机构配合我们的动力之源,” Young说。如果想改变某种情况,那必须得先去了解它。

位于布鲁塞尔的欧洲议会已于11月24日通过了一项决议(英)外部链接,该决议呼吁欧盟及其成员国在2030年之前彻底解决无家可归者问题。然而,瑞士尚未在全国范围内制定有关无家可归者的政策。研究人员希望他们的研究结果可以带来政策上的改变。

Young 指出:“我们绝对可以从这个方面去改善情况:为无家可归者提供一种更全面的帮助。”他解释说,尽管有大量机构可以满足流离失所者的需求,但是该群体还是被迫颠沛流离,不断从一个温暖的地方搬到下一个地方。

(译自英文:樊桦)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关闭。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