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瑞士的穆斯林是些什么样的人?

瑞士的穆斯林人口相对更为年轻。 Keystone / Martin Ruetschi

2021年3月7日瑞士选民将就所谓的“禁止穆斯林罩袍”(anti-burqa)动议进行投票,而围绕这一动议的讨论将公众的目光引向瑞士的伊斯兰群体。他们都是些什么样的人?从哪里来?分属哪些教派?让我们来深入了解一下这个相对年轻与多元化的群体。

此内容发布于 2021年02月15日 - 09:00
Mathieu Henderson et Marc Menichini, RTS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點擊此處

End of insertion

上世纪60年代穆斯林才真正开始移民瑞士,当时这个群体的人口还非常稀少,只不过几百人。后来穆斯林人数不断增长,尤其是在1990年-2010年间,此后增长势头逐渐稳定。

根据联邦统计局2019年的最新数据,瑞士15岁以上(含)居民中自称信奉伊斯兰教的人占总人口的5.5%,相当于39万人左右。其中男性略占多数,为53%。

外部内容

年轻的人口

瑞士穆斯林群体的一个重要特征就是相对更为年轻。他们当中近一半年龄介于25-44岁之间,而该年龄段的人仅占瑞士总人口的三分之一(2018年数据)。据弗里堡大学(UniFr)瑞士伊斯兰教与社会研究中心(CSIS)透露,造成这一差异的原因是穆斯林移民还是最近这些年的现象。

这个群体中65岁以上老年人的占比很低(5.4%),相比之下,瑞士总人口的五分之一是老年人。该中心解释说,这是因为许多穆斯林在退休后纷纷选择叶落归根。

外部内容
外部内容

主要来自巴尔干

目前巴尔干半岛国家仍是瑞士穆斯林的主要来源国,在2014-2018年间,近13.05万穆斯林的祖国都位于巴尔干半岛。“最初他们是些来瑞士打工的季节工,而南斯拉夫战事爆发使得那里的人口迁来瑞士躲避战争,”2月初洛桑大学(UniL)宗教社科研究所研究员克里斯托夫·莫诺(Christophe Monnot)在法语区广播电视台(RTS,与瑞士资讯同属瑞士广播电视集团SRG SSR)的早间节目“La Matinale”中解释。

这位研究员注意到移民潮的一个变化:“在上世纪70年代,三分之二的穆斯林来自土耳其。”这位专家还指出,伊斯兰教群体中有很大一部分人入了瑞士籍。瑞士境内的穆斯林中有35%如今持有一本红底白十字的瑞士护照。

外部内容

不如基督徒“虔诚”

联邦统计局的数据还表明,在所有宗教派别当中,穆斯林最不“虔诚”。近一半的穆斯林宣称不参加任何宗教活动,四分之一表示每年参加1-5次。“对第一和第二代移民而言,宗教是个重要文化元素,标志着身份认同,是自己文化背景的一部分。但不是说这些人自称是穆斯林,就一定会恪守教规,”莫诺介绍说。

而基督教群体跟他们形成反差:每五名天主教徒中只有一名不去教会望弥撒,而43%的天主教徒每年至少要去一次教会。新教教徒和其他基督教群体也有类似的数据。

大部分是逊尼派

瑞士的伊斯兰教群体由多种教派组成,其中主要是逊尼派(85%)。“这是一个足够古典与开明的教派,也是巴尔干各国与土耳其最重要的教派,”莫诺表示。

瑞士伊斯兰教与社会研究中心指出,瑞士的穆斯林群体中也包括7-10%的什叶派信徒,他们大多来自伊朗和阿富汗。该中心估计瑞士存在十几座什叶派清真寺。

而瑞士还有一小部分穆斯林属阿列维派。阿列维派不大为人所知,它是从古典伊斯兰教中独立出来的一个教派。“这是个秉持神秘主义的自由化教派,还因为在土耳其反对政府而很具政治色彩,”莫诺解释。

瑞士的萨拉菲运动

在舆论围绕“禁止穆斯林罩袍”动议展开的讨论中,人们不由会对伊斯兰教原教旨主义提出疑问。专家们都认为,瑞士肯定存在恪守教规的伊斯兰教。尽管目前瑞士还未就此专题进行过调查,但奉行这种严格教义的穆斯林似乎人数不多。

不过,联邦政府已委托卢塞恩大学研究萨拉菲运动,这也是一个持严格教义的教派。这种原教旨主义教派在瑞士最引人注目,也往往会引起大家的不解与恐惧。“人们注意到很多宗教在19世纪时都出现了虔诚主义教派。他们脱离社会,萨拉菲运动也是如此,”莫诺介绍说。

社会学家玛洛莉·施诺乌利·珀迪(Mallory Schneuwly Purdie)补充道:“萨拉菲运动本身就是个集合体,里面有一丝不苟努力践行《古兰经》的虔诚派萨拉菲主义者,也有试图利用民主工具争取穆斯林权利的政治化萨拉菲主义者,在他们看来,穆斯林处于被嘲弄的地位。”这位学者认为还存在第三种萨拉菲运动:“那就是被称为萨拉菲主义圣战分子的人,他们号召发起某种形式的革命,也不在乎动用暴力来实现他们的诉求。”

施诺乌利·珀迪和莫诺都坚称:不是每个萨拉菲主义者都是恐怖分子。但瑞士确实存在那么一些人,他们在这个教派当中找到了武装圣战的意识基础。

“萨拉菲运动在瑞士日渐流行”

社会学家玛洛莉·施诺乌利·珀迪已对瑞士的穆斯林人口进行了数年的研究。她表示,自己观察到萨拉菲运动正在不断壮大。

“自从我开始接触各种伊斯兰教协会与清真寺以来,我注意到围绕某些清真寺的一些不同的小团体,这些人穿的衣服常被人跟萨拉菲运动联想到一起,他们却不一定就是持这种教义的人。这都是原教旨主义教派抬头的表现,而本世纪头十年里未曾有过这种现象,这一切都从2010-2011年开始出现,现在已经变得越来越常见。”

End of insertion

(译自法语:小雷) 

加入对话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