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什麼人上一年學費超過10萬美元的瑞士學校?

由著名建築師伯納德·茨米設計的羅西學院的亨利·卡納爾音樂廳外形像一艘宇宙飛船。 Keystone / Laurent Gillieron

作為世界最貴的學校之一,羅西學院的教育模式很難被複製,該校大多數學生的家長們並不太關心學費以及額外費用。

此内容发布于 2019年10月17日 - 09:00
英国《金融时报》安德鲁·杰克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End of insertion

時尚雅緻的保羅&亨利·卡納爾音樂廳(Paul & Henri Carnal Hall)看上去很適合座落在一個最豪華的國際大都市,它的外觀採用玻璃與金屬材料,一個能容納1000人的禮堂擁有一流的音響效果。但是,儘管它能吸引頂尖的國際音樂家,這座建築卻像一艘宇宙飛船一樣,停靠在位於日內瓦湖邊的瑞士小鎮羅勒(Rolle)。

這是世界上最昂貴、最頂尖的精英學校之一--羅西學院(Institut Le Rosey)近年最引人注目的新落成建築。這所學校座落在一片28公頃的自有土地上,擁有網球場、游泳池、馬場,在一片場地中,多幢建築簇擁著中間一座被重新修繕過的14世紀城堡。除了這個校園之外,它還在阿爾卑斯山(Alps)上建有一個校區,另外有一艘停泊在地中海上的遊艇。

羅西學院每年的學費超過10萬美元,它聲稱要為彼此間建立了緊密關係的學生們提供一所全面發展的、多元文化的“終身學校”。社會不平等日益加劇,出現了一個與社會其他階層隔絕的新富人階級,在這些問題引發爭論之際,作為難進的費用高昂的學校之一,羅西學院理應受到審視。

羅西學院的教育模式是不可能被大規模複製的。在該校420名來自世界各地的學生中,大多數學生背後富有的家長們並不太關心學費,以及額外費用。

這所學校幾乎沒有為有才能的窮人提供什麼優待:有30名學生因為父母是學校的老師而得以入學,每年另有3名學生能獲得部分獎學金。其餘所有學生都是付全額學費。與19世紀末創辦的其他幾所瑞士精英學校一樣,這所學校的控制權掌握在一個家族手中,這個家族堅持認為,是運營經費、而不是利潤決定了學費。

“我可以削減10%的成本,再將學費增加30%,但我們的目標不是賺錢。”羅西學院第五任理事兼所有人克里斯托夫·古丁(Christophe Gudin)表示,“曾經有很多人想收購我們,但那樣學校就變樣了。”古丁之前是該校的一名學生,在歐洲工商管理學院(INSEAD)攻讀MBA後曾在諮詢公司麥肯錫(McKinsey)工作一段時間,於2015年從父母手中接過了這所學校的管理權。

“我們反對捐款,”古丁坐在用玻璃牆隔起來的辦公室中說道,從這個辦公室中可以盡覽學校中央庭院的景色,“我們希望保持完全的獨立。我們覺得這樣我們可以無拘無束地想怎麼做就怎麼做。我和許多學校的管理者聊過,他們會因為某個孩子的父母是捐贈者而無法開除這個孩子,還有一些管理者把20%至60%的時間用於籌款。”

在校園裡逛一逛就能對學校的運營費用有多高體會一二。耗資4500萬瑞士法郎(合4600萬美元)的卡納爾音樂廳於2014年落成,並以羅西學院創始人的名字命名--受英國寄宿制學校的啟發,該創始人於1880年開辦了這所學校。一座新的科學技術中心將於2022年開放,該中心旨在培養企業家精神,將吸引初創企業入駐。

大多數教室裡只零散擺著幾張課桌:學校中有150名全職教師,20餘名兼職教師,平均每個班有10名學生。音樂與藝術主任拉赫爾·格雷(Rachel Gray)負責協調每週350堂各種樂器的私人課程,甚至包括風笛。她表示:“我們提供的太多了。”

羅西學院的學生接受著獨具一格的教育。為了保持文化多樣性(如果沒有社會多樣性的話),該校最多允許10%的學生來自同一個國家或同一種語言群體。學生可以選擇用英語或法語學習,而且必須用母語繼續接受補習。他們可以參加國際或法國中學畢業會考,該校30%的學生會進入英國羅素大學集團(Russell Group)或美國常春藤聯盟(Ivy League)中的一所名校就讀。 60%的學生會就讀於美國的大學。

“孩子們之所以來這裡,是因為這是一個多元文化、多語言的……融合體,是一個巨大的熔爐。”該校初級部負責人約安娜·斯潘塞(Joannah Spencer)表示,“我們培養他們是希望他們未來能夠成為國際上有影響的人和領導者。”

一直以來,“羅西人”(Roseans)都來自於貴族階級,包括摩納哥雷尼爾王子(Prince Rainier)、西班牙國王胡安·卡洛斯(King Juan Carlos)、伊朗國王和阿迦汗(Aga Khan )。近些年的校友名冊上也增添了人稱“阿爾基”(Arki)的法國對沖基金經理阿帕德·比松(Arpad Busson)以及美國歌手朱利安·卡薩布蘭卡(Julian Casablancas)等人。現在,從71個國家進行的招生中包括了來自俄羅斯和東歐、拉丁美洲、非洲和亞洲的新富家庭的學生。

來自保加利亞的學生伊恩(Ian)說:“我的父母選擇羅西學院是因為他們想要我有一個成功的人生。”來自哥倫比亞的馬丁(Martin)說:“我受到了珀西·傑克遜( Percy Jackson)的寄宿學校的啟發。”他指的是里克·賴爾登(Rick Riordan)筆下的奇幻小說。他自己在網上做了調查,並建議他的父母送他到這所學校來。

羅西學院校長羅伯·格雷(Rob Gray)表示,成功的申請者通常對體育和學業表現出興趣--該校高年級平均每個名額有10名學生申請。他表示:“我們提供體育運動、藝術和住宿。如果你不喜歡這些,你將會過得比較艱難。如果你只對珠寶、金錢和漂亮的衣服感興趣,你可能不會享受這段時光。 ”

羅西學院重視教室外的活動,乾脆把課程帶到了滑雪場。 1916年,該校創始人的繼承人亨利·卡納爾(Henri Carnal)決定將學校遷往格施塔德(Gstaad),希望讓戰爭期間還留在學校的少量學生振作起來。自那以來,羅西學院在1至3月的學期都會舉校轉移到雄踞阿爾卑斯山度假勝地的第二校區。

一年四季,學生都要接受各種挑戰(défis),如繞著附近日內瓦湖的一個小島游泳。那些在學業和體育活動中表現出色的人最多可以獲得三枚“鷹徽”,這能給予他們額外的特權。

校規不允許抽煙和吸毒--即使僅僅為了讓父母們安心。學校會通過頻繁的隨機檢測來檢查學生是否有吸毒行為。學校也會提供較為傳統的指導。 “餐桌禮儀遵從瑞士習俗。”該校表示,“吃飯時要挺直腰板,將手而不是肘部放在桌子上。吃飯時要端起食物送到嘴邊,而不是把頭埋到盤子裡。 ”

然而,南非人埃德·科策爾(Ed Coetzer)表示,與英國相比,這裡的繁文縟節要少得多,提供的資源也要豐富得多。科策爾在加入羅西學院之前曾在英國的一所寄宿學校任教,目前他在羅西學院管理該校其中一個學舍。 “當我來到這裡的時候,我感到非常震驚。”他說,“這裡有點像天堂。”

然而,“羅西人”這個上流圈子的標籤在多大程度上限制了這些學生與社會其他階層打交道--或者說同情他們--的經驗?科策爾表示:“我以為我會被一群被寵壞了的孩子包圍,但他們都是普通孩子,與其他孩子有著同樣的問題。他們在很多方面都腳踏實地,既不會揮金如土,也不會談論父母從事什麼。”

古丁指出,該校在馬里和肯尼亞有合作項目,師生都可以參加,在希臘還有服務難民的項目。他表示,這所學校“不適合”一些學生,包括一些電影明星的子女。但他表示:“財富是不被考慮在內的,因為他們知道他們都來自富裕的家庭。”

2010年畢業於羅西學院的費利佩·勞倫特(Felipe Laurent)現在是該校的公關主任,他表示,如果說有什麼變化的話,那就是他的同齡人正在經歷“青年危機”( quarter-life crisis),試圖打拼出自己的職業道路,而不僅僅是繼承父母的財富或接管家族生意。新的資金可能會給該校帶來新類型的學生,但資金肯定仍然是必需的。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关闭。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