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瑞士学校向霸凌“宣战”

许多学校现在正在采取具体方案,以打击校园欺凌带给青少年的伤害。 swissinfo.ch

在瑞士,每10名儿童当中就有一名遭受过校园欺凌。在这一数字背后,隐藏的是巨大的、有时会导致自杀的痛苦。教育机构正试图通过改变学生群体的活力,以打击欺凌现象。日内瓦Lancy私立国际学校就是其中之一,该校采用的是芬兰的方法。

此内容发布于 2021年06月09日 - 09:00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欺凌者并不是坏人,“ 一位学生说:"有时候他们自己也在和一些东西进行着抗争。“ 他是日内瓦Lancy私立国际学校六年级的学生,他的班级刚刚组织了一个旨在防止欺凌的角色扮演游戏。游戏中,这些12岁的孩子分别饰演不同的角色:被欺凌者、欺凌者,或是那些没有勇气介入并帮助受害者的“沉默的证人”。

“如果你是欺凌者,你会觉得自己掌握权力。”另一名女生说。体验结束后,孩子们与老师分享感受和想法。然后,他们一起尝试制定群体规则,以防止欺凌行为的发生。

通过讨论,学生们获得了一些新视角。"在最后一堂课上,我的学生们意识到,他们曾经欺负过一位同学。”法语教师Ingrid Defretin介绍说:“我们试图搞清楚为什么会这样,以及我们如何能够避免这种情况的发生。”

在2020年8月学校启动KiVa反欺凌教学计划后,该校1400多名学生一直定期参加这种讨论会。该教学法是在芬兰图尔库大学在教育文化部的支持下,于20世纪90年代末开发出来的。如今,它不仅在大多数芬兰学校中获得普及,而且在超过18个海外国家的学校得以推广。

>> KiVa教学计划旨在预防霸凌。该教程向教师们提供角色游戏和其他针对不同年龄段学生的教学活动设计。

近年来,校园欺凌这种破坏学校生活的现象有增无减。国际学生评估项目PISA于2018年12月公布的最新调查显示,自2015年以来,校园欺凌案件至少增加了2%。在接受调查的15岁青少年中,约有13%的人经常被嘲笑,11%的人被谣言伤害,7%的人遭受过身体伤害。在国际比较中,瑞士的校园欺凌率高于邻国,令人堪忧。数据之高到底是由于确有更多案例发生,抑或是因为案例被揭露的比例更高,原因无从知晓。

不管怎样,有一点是肯定的:嘲弄、侮辱、威胁和身体侵犯对许多学生来说,是家常便饭。其后果往往是隐性的,有些青少年甚至会因此而自杀。这类悲剧经常成为媒体头条。2013年,来自法国萨瓦省的13岁男孩Matteo因不堪忍受被同学欺凌而自杀,事件震惊法国。这个男孩长了一头红色头发,仅仅这一点就足以引来同学的嘲笑、精神虐待以及变本加厉的肢体侵犯。他最终在自己的房间上吊自杀。

预防措施可以抑制霸凌案件发生的数量,但不能完全根除这一现象。因此,当一起个案发生时,KiVa计划也提供了一套应对方法。"Lancy私立国际学校教育项目负责人、KiVa项目协调员Francisco Benavente解释说:"我们不会对骚扰其他同学的学生进行惩罚,而是通过与当事人交谈来寻找解决方案。这种模式鼓励学生表达自己的想法,"他说,"这样一来,他们更爱来跟我交流,因为不用惧怕惩罚。”

当下,校园欺凌一词颇为热门。它经常出现在媒体上,许多学校都围绕这一主题开展活动。人们对此问题有了更清晰的认识,这是值得欣慰的进步,但区分欺凌和学生间的简单冲突,这一点也十分重要。Benavente介绍说:"一些家长有时会混淆这两件事。生活里难免分歧和争吵。但欺凌是反复、蓄意的,无论是在学校或是其他地方,都不应该给欺凌事件以容身之地。

"虽然家长们可以发出警报,但他们不要干涉过多,要放手让学校处理问题,这点非常重要," Benavente接着说,"我们需要他们的信任,我们会竭尽所能帮助他们的孩子。”

瑞士霸凌案件高比率

洛桑高等社会工作学院讲师、培训项目负责人Basile Perret认为,每所学校都必须采取预防措施,并在案件处理的过程中建立干预议定书。

日内瓦的Lancy私立国际学校选定了Kiva计划,沃州的学校则参照“共同关切”的方法展开教学,而纳沙泰尔州也有自己的干预模式。在专家看来,关键性的一点就是要避免一味的批评指责,以减少进一步污名化的风险。"一些受害学生讲到,在欺凌者接受制裁后,他们遭到更为地狱般的折磨。" Basile Perret解释说。相反,欺凌者应该被动员起来,去想办法改善受害者的感受。

最糟糕的就是视而不见

教师或学校其他员工,要做到不容忍、不参与欺凌行为。"最糟糕的就是视而不见,”Basile Perret强调说,"当情况变得过于复杂时,教师必须能够获得专业团队的支持。”某些行为可能属于刑法范畴,我们应该毫不犹豫地提请少年管教警察的介入。

瑞士学校似乎渐渐意识到了行动的必要性。然而,Basile Perret并没有彻底放心。他说:"目前的挑战之一在于,如何运用学校获得的资源长期地坚持各种预防和干预计划。”尤其必要的是,要通过定期追访、不同视角的观察和所有相关者和观察者(从教师、食堂员工到校车司机)的参与,以确保欺凌现象切实得到了抑制。

抗击校园欺凌的战争永远不会胜利。“要保持斗争的精神,” Basile Perret坚定地说。

>> 2016年,瑞士资讯曾经采访了两名校园霸凌受害者。让我们重温一下这两个女孩的故事:

(译自法语:郭倢)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关闭。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