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瑞士大学在线考试监考机制引发学生担忧

这学期大学生的生活已经转到线上。 Keystone / Samuel Golay

新年伊始,往往也到了瑞士各大学相继进入考试阶段的时候,只是今年的考试将在线上进行。然而大学生们实在受不了“老大哥”式的监考方式。

此内容发布于 2021年01月31日 - 09:00

圣加仑大学政治经济学院(SEPS-HSG)大四生安妮最近颇感失落。她刚刚写完毕业论文,就差把论文通过电邮发给导师。等到完成这一步,安妮认为自己就满足了所有要求,可以坐等拿学位了,可是好像哪儿缺了点什么。

往年为了取得学位,毕业生都要面对一排教授进行论文答辩,这种体验今年不会有。令她倍感遗憾的是,今年也没有毕业典礼,不能邀请多年来一直默默支持她的妈妈来分享自己的喜悦。但安妮到底还算是幸运的,她得以亲自到校参加所有的考试。

由于瑞士进一步严化防疫措施,2021年新学期大学里的考试全部改在线上举行。各大学实际上已于2020年11月2日起再次关闭校门。

对安妮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低年级朋友而言,在线参加考试不但是一次新的体验,还是一次令人难受的体验。她被要求全程打开手机上安装的Zoom,镜头必须对着自己,还要能看到房间的大部分-这么做是为了保证她没有作弊。“我不得不把iPhone放在壁橱上,”她抱怨道。

日内瓦学生抗议

远程教学的日渐流行,也带来了全球在线考试系统的开发。除了以视频会议为主要功能的Zoom外,还出现不少更为专业化的远程监考数字工具,例如ProctorU、ProctorExam、Mettl Online Assessment、Pearson VUE,等等。

2020年11月,日内瓦大学(UNIGE)校长发布指令,允许使用Zoom或TestWe软件(用于远程监考)来对参加在线考试的学生进行视频监督。

什么是监考系统

监考系统(Proctoring)用于确认考生的身份、监控考生的行为与电脑屏幕,以确保考生在考试过程中没有打开不得使用的其他页面或文件。

监考系统可以是实时或非实时的。在前一种情况下,由一名外部主考官进行实时在线监考;在后一种情况下,则由系统自动记录跟踪考试时禁止的行为、动作或声音。

监考软件制作商在不断改善算法。因此从理论上讲,除了人脸识别,各种监考系统还能辨别键盘敲击(考生的打字速度模式,敲键之间的停顿等)、鼠标活动以及语音。这些方法有一定局限,但未来这些系统可能日臻完美,能提供更多保护,杜绝学生作弊。

来源:瑞士资讯

End of insertion

TestWe(多语)外部链接是家法国初创企业。考生必须下载一个程序,而这个程序会在考试期间每三秒拍一张快照,以检查考生是否离开房间、是否分心,或者是否在网上或硬盘里查找资料。这个软件还能在考试期间完全屏蔽和控制考生所用电脑的操作系统。

大学学生联会(CUAE)对此做出回应,以“日内瓦大学正在看着你(Unige is watching you,法)外部链接”为口号发起宣传活动。他们引述了《瑞士联邦宪法》第13.13条和《欧洲人权公约》第8条的内容,这两个条款都保护公民的隐私权,他们认为数码监控侵犯了这项权利(法)外部链接

“让我们担忧的,是要对着我们持续拍摄,并且还录制声音。这跟远程授课不一样,远程授课期间学生可以自主决定要不要打开摄像头与麦克风,但在考试期间,他们对自己的影像没有控制权,”大学学生联会常务秘书雨果·莫里诺(Hugo Molineaux)告诉瑞士免费纸媒《20分钟》报(法)外部链接

纳沙泰尔大学选择了Webex软件用于在线考试,那里的学生也对此举行了抗议(法)外部链接,认为这个软件“侵犯了私生活”。

不监控行不行?

在线考试的作弊现象已经成了法国的一个严重问题。据《费加罗报》报道(法)外部链接,大学生通过Facebook Messenger交换考试答案,还为自己的“作弊技巧”洋洋得意。

瑞士的大学生里也不乏作弊之人:苏黎世应用科技大学(ZHAW)去年夏天期末考试之后,曾对一系列考试作弊行为展开纪律调查。瑞士纸媒《新苏黎世报》(Neue Zürcher Zeitung)去年12月报道(德)外部链接,该校148名学生被怀疑在考试中作弊。

《每日导报》(Tages-Anzeiger)也做过报导(德)外部链接,称苏黎世大学同样受到影响:在4万次在线考试之后,该校对近200个作弊行为进行了纪律调查。相比之下,在享有盛誉的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ETHZ),今年春季学期只有两人被怀疑作弊-一次发生在在线考试时,另一次则发生在在校面对面考试时。

寻求解决之道

1月14日《新苏黎世报》报道说(德)外部链接,洛桑联邦理工学院(EPFL)做出了不使用“老大哥”式软件的决定。这学期大约一半的考试将在线上进行。“作弊的人总有办法作弊,”学习技术教授皮埃尔·迪朗布格(Pierre Dillenbourg)告诉该报,“最佳解决之道是布置复杂的任务,所要求的答案无法单靠背书本来学到。”

洛桑理工还变得富有创新性-对那些要求学生徒手画草图或做数学计算的考试,校方寄出了2000面小镜子,可以安在笔记本电脑上。这样一来摄像头就只能拍到学生正在画的图,而教授则通过Zoom实时监考。

弗里堡大学(UniFr)则把重心放在“开放式问题”上,要求学生展开分析与推理。

针对“日内瓦大学正在看着你”抗议活动,有关方面已经表示,不会录制1月和2月的在线考试,但会继续进行身份核查,并使用Zoom做实时视频监考来预防作弊。大学学生联会认为这是一次胜利(法)外部链接

不过,纳沙泰尔大学的学生不满于考试情况:去年6月,大学还允许在线考试不及格的考生参加补考,这次则将实施惯常的规则。纳沙泰尔学生联会(FEN)已决定向州议会提交动议(法)外部链接以示抗议。除了要求补考的权利外,该联会还呼吁以后的考试不得使用视频监考。

(译自英语:小雷)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关闭。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