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瑞士商品交易业巨头竞相清理矿产供应链

新喀里多尼亚正在进行多个大规模镍矿开采项目。去年该地区将某大型镍矿出售给托克集团领导的外国财团的计划遭到当地人强烈反对。 © Biosphoto / Thibaut Vergoz - Droit Géré - Oeuvre Protégée Par Copyright

电动汽车制造商及其他绿色能源企业在尝试管理自己的矿物供应链。在此过程中,这些企业正把大宗商品交易商从阴影中拉出来。

此内容发布于 2021年09月29日 - 09:00
Pauline Turuban (图表), 杰西卡·戴维斯·普吕斯

为实现全球气候变化目标,对钴、铜和镍等用于绿色技术(如充电电池)的矿物与金属的需求预计将成倍增加。国际能源署(IEA)估计,要到2040年实现温室气体净零排放,所需矿物投入将增加六倍以上,而对锂等材料的需求可能上升40倍。

外部内容

然而随着业界从矿产繁荣中获利,人们对大型采矿项目背后的可持续发展资质充满了怀疑,而这些项目号称对绿色能源转型而言至关重要。许多矿物都集中在少数国家,为寻求获得剩余的此类矿物,各企业正将触角伸到更偏远的地区,例如安第斯山脉和北极,从而造成新的社会与环境挑战。

“绿色转型可能被用作确立新产业的理由,进而导致对原住民商业行为的压制,”几周前萨米议会主席Aili Keskitalo在瑞士绿色经济研讨会(SGES)上对听众说。萨米人是欧洲唯一得到官方承认的原住民,为了阻止在挪威北部建造世界首个零排放电气化铜矿,他们一直在做着斗争。

诉讼、暴力抗议和民众对世界多处采矿项目迅速扩张的不满,使得电动汽车制造商和绿色能源企业进一步审查其矿物和金属的供应链。欧盟提出的新法规则是促使电池制造商解决供应链中社会风险的一个额外动力。

供应链上的一个关键环节,是嘉能可(Glencore)、摩科瑞(Mercuria)和托克(Trafigura)等瑞士大宗商品交易企业,它们从事各类金属的开采、加工、运输和销售。大约60%的基本金属(如锌、铜和铝)的国际贸易在瑞士进行,嘉能可等一些公司还参与了开采。即使这些金属从未经过瑞士国土,但许多金属和矿物,特别当其产自较小的矿场,都会经过瑞士商品交易商之手。

“供应是有限的。整个行业-尤其是嘉能可-正在努力开发项目渠道以满足需求,”嘉能可可持续发展主管Anna Krutikov在瑞士绿色经济研讨会的小组讨论中提到,“由于我们正在寻求供应新材料,走捷径的风险在人们脑海中占据了重要位置。”

随着特斯拉(Tesla)等绿色技术企业更加认真地对待此类风险,许多公司正在采购原材料过程中附加严格的可追溯性与可持续性标准,从而对金属贸易商造成连锁反应。

外部内容

钴的窘境

相比之下,没有哪里的负责任采购挑战能比在刚果民主共和国(简称“民主刚果”)更为明显,也鲜有其他金属的采购问题能比钴更多。逾60%的钴-开采铜和镍的副产品-产自民主刚果,据估计,其中15-30%又是产自手工和小型矿场。在为智能手机、笔记本电脑和电动汽车提供动力的可充电锂离子电池中,钴是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

外部内容

多份报告都记录了个体矿场不安全的工作条件以及普遍存在的童工和安全隐患。2019年,某人权组织代表多个刚果人家庭提起诉讼,指控科技巨头特斯拉、苹果、微软和其他公司“协助和教唆” 矿场剥削童工以获得钴。诉讼中还点名嘉能可,声称这些科技公司早就该知道,产自该集团及其他公司所经营矿场的钴在开采过程中使用了强迫童工。

作为回应,一些电动汽车和电池制造商威胁要停止从民主刚果采购钴,其他一些将手工和小型矿场开采的钴完全排除在其供应链之外,而另一些则在涉及钴生产的风险方面采取了更大的管理力度。

2020年,特斯拉与在民主刚果经营两个钴矿的嘉能可签署了一项交易,购买6000吨符合特斯拉“社会与环境标准”的钴。同年8月,嘉能可与电动汽车制造商Britishvolt及一家挪威电池制造商签署了其他交易,供应“符合道德标准的钴”。

不同视角

钴需求的上升对嘉能可和托克而言利益重大,而此类交易促使这两个集团企业投入巨资,创建一个可追溯、负责任的钴供应渠道。然而他们为此选择的不同方式,揭示了与快速清理供应链相联的各种挑战。

嘉能可明确地分离个体采矿业和工业化生产。该集团发言人Sarah Antenore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他们不从民主刚果的个体矿场购买,因为其中牵涉太多风险,而且该国也是钴的世界最大工业化生产商。

该集团正在通过公平钴业联盟(Fair Cobalt Alliance)投资改善小规模矿场的现状。这个联盟将价值链上的合作伙伴联合起来,共同改善工作条件和消除个体采矿业中的童工。

托克集团对民主刚果企业Chemaf所生产的全部钴拥有市场和销售权,它则采用了不同的做法。今年3月民主刚果政府创办钴总公司(EGC),以收购、加工和销售该国所有个体矿场开采的钴,而托克与钴总公司签定交易,购买他们生产的钴。

在最近的安泰科电池金属会议(Antaike Battery Metals Conference)上,托克集团内主管企业责任的James Nicholson发言指出:“把个体采矿业排除在钴生产之外不但不合逻辑,还会产生反作用。”

托克集团与各非政府组织合作,正在建立基于钴总公司负责任采购标准,进行社会与环境管控的手工采矿区。与钴总公司的交易还包括在可追溯性方面的一项重大努力,涉及特殊防伪袋和区块链技术。

虽然各企业正进行大笔投资,但一些非政府组织和行业观察家担心,缺乏一个可用来对企业追责的全行业标准。

Dorothée Baumann-Pauly是日内瓦商业与人权中心(Geneva Center for Business and Human Rights)的负责人,她一直在和全球电池联盟及其参与者合作,为个体矿场开采的钴制订一个通用负责任采购标准。她表示:“到底该如何从民主刚果负责任地采购个体矿场开采的钴,从而改善现状,目前存在两种甚至更多的理论,这表明这个行业内部没有完全统一,也没有完全投资于对民主刚果现况的改善。”

重大机遇

在解决供应链风险方面,尽管有嘉能可和托克的进展,但大宗商品行业仍然落后于许多其他行业。根据负责任采矿基金会(Responsible Mining Foundation)近期对25家大宗商品公司做的调研,只有23%设置了社会和环境方面的尽职调查,而披露供应商符合预期状况的企业甚至更少。

瑞士政府一直在努力管控这个行业,但企业监督者认为,自愿性准则产生的效果不大。这也是《负责任企业动议》呼吁设立强制性尽职调查的原因之一,但该动议在去年11月的全国公投中以微弱之差未获通过。

Pauly指出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一些企业在为特定商品建立追踪项目,但大多数公司无法将其所有商品的供应链追溯至源头。“未来对透明供应链的期待值只会越来越大。商品贸易行业了解这些期待,但还没有做好充分准备来加以满足,”Pauly说道。

在Alexa Capital公司为绿色能源公司提供咨询的前投资银行家Gerard Reid表示,利用“脱碳金属”需求产生的大量机遇,可能最终会成为改变该行业的关键杠杆。而当欧洲企业寻求中国以外的供应商时,情况更是如此。目前中国控制着矿产市场越来越大的份额,大约90%的钴已经由中国加工,中国还已购买了镍、锌和铜的主要采矿项目股份。

但在涉及到反腐败、碳排放追踪和劳工权利保护时,人们将对贸易商有更多的期待。Reid表示:“他们必须增加透明度。这就是如今的要求。否则,客户会去其他地方。”

(yi自英语:小雷)

加入对话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