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瑞士力求替代动物实验

Keystone / Robert F. Bukaty

瑞士的一项公民动议提出要取消所有的动物实验。议案一旦被通过,瑞士将成为世界上首个取缔动物实验的国家。虽然这样的诉求胜算很小,但还是会带来一定改变。

此内容发布于 2021年04月07日 - 09:00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该动议内容(德)外部链接清晰明了:“禁止动物及人体实验”。此外还要禁止进口’直接或间接’进行过动物实验的产品。提出该动议的动物保护团体此前也曾j建议过类似倡议。

议会对此的态度同样明确:国民院不支持该动议;主要由左派推出的反建议也遭拒绝。在春季会议上国民院就已表明态度:这样的要求太极端。

虽然议会多次就动物在实验中遭受的痛苦展开过详细讨论,但不会支持一刀切地取消动物及人体实验,并将此写入宪法。其主要原因是这会动摇瑞士科研基地的地位。

除议会外,其他机构如瑞士大学联盟(swissuniversities)也认为该动议太极端,它们明确拒绝(德)外部链接并写到:“该动议危及到瑞士生命科学和生物科技的进步、革新与教育”。

就连瑞士最著名的动物保护组织STS也发表声明(德)外部链接反对这项“过于激进的要求”,因为如此明确、与动物实验相挂钩的进口禁令会让瑞士被“隔绝”。

工业的不透明

该动议一旦被通过,瑞士又会陷入孤立。欧盟国家只是部分禁止,例如在化妆品工业中,并没有全面停止动物实验。欧盟也有类似议案,如2015年提交的:“停止活体解剖”公民提案(德)外部链接,其目的就是叫停动物实验。然而欧盟认为此举“为时过早”,因而尚未通过任何实施计划。

即使瑞士全面取消动物实验,对全球动物数量的影响也微乎其微。动物实验会干脆被放到其他地方或更多外包。瑞士动物保护组织STS动物实验组负责人Julika Fitzi说,与其他国家相比,瑞士的试验标准是很高的,“动物实验外包的最大问题在于不透明性”。

瑞士每年都会统计到底有多少动物用于何种实验。据负责此事的联邦食品安全及兽医事务局统计,2019年瑞士约有57万只动物用于试验(德)外部链接,比前一年减少了2.5%。大部分试验与癌症及神经系统疾病研究有关。

欧盟也在进行类似统计,大约每2-3年公布一次数据。但在美国和许多其他国家并非如此。大部分国家进行动物实验的情况,无论是数量还是试验的残酷程度都只能靠推断,Fitzi说。

此外:医药企业越来越多地将动物实验外包,瑞士公司也这么做。许多接受委托的研究机构都是跨国企业,它们能够在动物保护法不太严格的国家进行试验,这个市场也是不透明的,Fitzi说。

2019年瑞士Wädenswil的Inthera Bioscience生物制药公司曾爆丑闻,他们委托德国公司进行残忍的动物实验,最后被发现(德)外部链接对动物产生了灾难性影响。该行业的大型企业也会将动物实验外包,这对瑞士的动物实验数据会产生间接影响。

替代方法

议会曾多次就加强贯彻“3R-原则”的立法基础进行讨论,他们计划逐步淘汰动物试验并加大对替代性研究方法的投资。Fitzi说,目前不需要动物或动物组织的研究方法有很多。

什么是3R-原则?

“3R是指Replace(替代)Reduce(减少)Refine(优化)

指的是:动物试验应该“被取代”,尽量“少用”动物做试验和争取让它们免于痛苦。

End of insertion

新冠疫情为研究者们提供了更多论据,以新冠疫苗的研发为例Fitzi表示:疫苗的审批往往需要10年以上的时间,之所以能够将时间缩短到一年以内,其原因之一便是缩短了动物试验周期,并很快展开了(人体)临床试验。“当然这里面原因很多,但新冠疫苗的快速研发说明减少动物实验是可行的,”Fitzi。

目前“动物实验”问题并未在全世界获得广泛关注。虽然近几十年来,国际最低标准已严格许多,但各国间差异非常之大,而且缺少透明度,Fitzi说。或许新冠疫情能够起到一定的推动作用:因为各国的审批机构越来越国际化,这为今后的协调管理奠定了基础。

虽然美国针对动物试验的法律相对宽松,但近几年它加大了对动物实验替代性研究的资助,堪称表率,Fitzi说。

(译自德文:宋婷)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关闭。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