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瑞士信贷遭遇重大投资损失,银行业金融风险成为关注焦点

瑞士信贷董事长安东尼奥·奥尔塔-奥索里奥(António Horta-Osório)警告称,该行将面临一段“艰难时期”。 Keystone / Andy Rain

Greensill金融公司破产和Archegos基金爆仓,瑞士信贷的这两笔重大投资损失暴露出银行业的破坏性风险。监管机构和政界人士正在了解这家瑞士银行到底犯了哪些错误,以及如何才能保护投资者免受未来风险评估失败的影响。

此内容发布于 2021年06月22日 - 09:00
swissinfo.ch

专家们指出了风险管理方面的缺陷,并表示企业文化必须变革。

截至今年4月,美国家族财富办公室Archegos资本管理公司的倒闭使瑞士信贷损失了约50亿美元(合人民币320亿元)。

与此同时,由于格林希尔(Greensill Capital)金融服务公司破产倒闭,而瑞士信贷是其合作方,这家瑞士第二大银行不得不竭力偿还投资者约100亿美元。

这些损失导致瑞士信贷出现季度亏损,并迫使其划拨18亿瑞郎用于补充资本金。

据报道,该银行还卷入了与日本投资巨头软银(Softbank)的法律纠纷中,软银曾向Greensill注资。

这对该银行的声誉造成了巨大的损害,迫使其调整管理层,并对开展此类业务的方式进行全面反思。在竞争激烈的市场中,瑞信现在必须披荆斩棘,让投资者相信它仍然是一家值得托付资产的管理公司。

新任董事长安东尼奥·奥尔塔-奥索里奥表示:“我们将面临一段艰难的时期和艰难的决定。”

模型缺陷

总部位于苏黎世的风险管理咨询公司Orbit36的管理合伙人安德烈亚斯·伊塔(Andreas Ita)表示,这两项投资所涉及的风险虽然复杂,但本可以更好地识别。

伊塔指出了风险管理中可能存在的一系列缺陷,包括压力测试不充分、薪酬方案存在不当激励,以及交易员与主管人员之间沟通不畅。他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人们常常认为:‘我们已经建立了风险模型,所以我们只要检查一下数字,基本上就没问题了’。”

但在投资于对冲基金、家族财富办公室和其他监管不太严格的金融公司(“影子银行”)时,这种模式似乎存在缺陷。由于当下的低利率环境压缩了银行的传统投资收入,银行不得不去寻找新的收入来源。

圣加仑大学金融和系统性风险教授安吉洛·拉纳尔多(Angelo Ranaldo)表示:“如果投资只涉及与标准实体签署标准合同,那么风险监控就比较容易。当涉及到不受严格监管的另类投资时,风险监控就会变得更加困难。”

安德烈亚斯·伊塔怀疑,在压力测试等监管方法领域,瑞士可能落后于其他国家,无法识别交易中的薄弱环节。他说:“没有一家欧洲大银行受到冲击,美国的银行也表现得更好,这或许并非巧合,因为这些地区近年来制定了针对大型银行的全面压力测试框架。”

危险信号

这位前瑞银(UBS)银行家还指出,风险管理过程中的官僚主义日渐凸显,在银行中形成了一种“恐惧文化”。“值得警惕的是,人们过于关注小细节,几乎没人有大局观,无法跳出框架去思考问题。”

“银行需要就风险问题进行开诚布公的讨论,而不是让风控经理用冗长的Excel表格去烦扰交易员,营造一种恐惧文化。现在有一种危险的趋势,那就是机构内部在酝酿风险而非管理风险。”

瑞士金融市场监管局(FINMA) 正在调查瑞士信贷的投资乱局,该银行被指控无视100多个危险信号(多语)外部链接。瑞士金融市场监管局已命令该银行采取一系列“降低风险的措施”,其中包括削减员工奖金。

右翼瑞士人民党的托马斯·马特(Thomas Matter)告诉《金融与经济》(Finanz und Wirtschaft):“我们过去已经加强了监管,导致银行需要承担巨大的合规成本。仅仅因为瑞士信贷犯了错误,并不意味着我们要对所有银行都施加更严格的规则。”

意想不到的后果

左翼社会民主党则不同意以上观点,并发誓要在议会跟进此事,审议银行的奖金文化以及是否需要加强监督权和法规约束。

不过,拉纳尔多警告说,不要下意识地全面从严监管。“有时监管会产生意想不到的后果。如果监管机构要求银行提高资本金比例来应对风险,那么这可能会促使银行冒更大的风险来覆盖合规成本。”

他补充说,不同国家的监管机构应加强沟通,更好地识别复杂的跨境交易中存在的真正风险,可能这么做效果会更好。

他认为,一种方法就是加强对特定实体的监管。“如果你是一家持牌银行,你必须每天报告持仓头寸和准备金比例,同时报告薪酬情况,并证明你有能力控制风险。如果你不是一家银行,比如说只是对冲基金,那么就可以免除许多这类的监管合规责任。”

监管机构和政界人士到底是会将瑞士信贷近期遭遇的投资损失视为单个银行犯下的一连串错误,还是会将其视为金融系统监管框架中漏洞的表象,目前还有待观察。

瑞士信贷董事长安东尼奥对未来工作的艰巨性具有很清晰的认识。

他在4月30日就任时说:“我们需要培养一种企业文化,强调风险管理的重要性,确保我们有适当的激励措施,包括薪酬激励,并注重个人责任和问责制。”

(译自英文:瑞士资讯中文部)

加入对话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