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瑞士人在尼加拉瓜安家

Yanick Iseli在他尼加拉瓜的新家前。 zVg

Yanick Iseli已經在尼加拉瓜生活了三個月。有些事情在計劃之內,有些則是在計劃之外。例如,他出乎意料買了一棟房子-因為他需要一套電源連接系統。

此内容发布于 2021年08月13日 - 09:00
Eva Hirschi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每天隨心所欲,想做什麼就做什麼這種自由是我最喜歡的,”Yanick Iseli激動地說。在尼加拉瓜北部,這位來自瑞士汝拉地區的37歲的人是自己的老闆。沒有人管他是否早了或晚了五分鐘;也無人管他是不是工作到晚上5點才下班。

但他的工作動力卻絲毫未減,去年買下的叢林中的那塊地,目前正處於休耕狀態-現在這位木匠、商人和咖啡烘焙師出身的瑞士人,正在園丁Xavier的大力幫助下種植水果和蔬菜,照管咖啡幼苗,準備開一家飯店。

原本他還想為自己建造一座住所-但現在已經沒有必要了。 Iseli已經買了一套房子,雖然純屬意外。

“鄰居一家正好想搬到城裡去,所以正在尋找房子和土地的買家。同時,我也意識到為我的這塊土地接通電源是多麼複雜和昂貴的一件事。所以我乾脆買下了他們的土地和房子,”Iseli說。 “儘管在瑞士,這算不上房子,也就只能被看成是一所鄉村木屋而已。”

Yannik Iseli在採摘芒果。 zVg

汽車比房子更貴

在尼加拉瓜,房屋和土地的價格只是瑞士價格的一小部分-他用3000瑞郎買下來1000平方米的土地和房子,但他最近買了一輛更適合泥土地的越野車,花了7000瑞郎,比房子還貴-而且舊車還沒賣出去。

這是他預算中一筆額外開銷。但Iseli對此卻泰然自若:“我省下了租金,因為我可以早點搬出租來的房子,因為我只需要改造我買來的房子,而不是從頭開始建房子。”

然而,改造房子還有不少事情要做:要裝一個新的、大點的天棚,一個乾燥式廁所以及一個帶淋浴的浴室-前主人一直在外面用水桶 “洗澡”。 “我要裝一個手動泵,把水從溪流中抽過來。我太懶,不想總是去挑水,”Iseli笑著說。

他還準備收集和過濾雨水。而飲用水,他目前仍然依賴於買來的水:“我不知道我是否能像我的鄰居一樣能適應來自小河裡的水。”

靈感來自達文西

另一個項目是在小溪上建一座橋。 “現在旱季,可以毫不費力的趟水過去。但在雨季,我需要一座竹子做的橋,這樣才能推著手推車到達另一邊。”他已經放棄了原來的建橋計劃,現在他想建一座所謂的萊奧納多橋,一種由萊奧納多·達·芬奇發明的拱形結構,不需要任何釘子、螺絲或支撐柱等固定物。

這個主意來自Iseli的朋友Louis。 Louis,大約60歲,來自加拿大,已經在尼加拉瓜工作了5年多。他在這裡建立了一個咖啡種植園和一個竹子農場;把咖啡運往魁北克和蒙特利爾,竹子作為建築材料在當地出售。

Louis有很多想法和主意。 “我發現與他交流經驗非常有啟發性-儘管我感覺,他最喜歡做的事就是把我的計劃拋出窗外,”Iseli笑著說。

除此以外,Iseli幾乎與其他移民或外籍人士沒有任何联系。 “這裡有一些瑞士人,我相信我遲早肯定會碰到他們,但我不會特別地去找他們,”他說:“我無所謂,一個人是從哪裡來的。”

“我來自歐洲”

Iseli已經有了一個可靠的朋友圈;他已經來過北尼加拉瓜五次,每次都待幾個星期。此外,他還能講一口流利的西班牙語,因此也很容易與當地人溝通。

Yanick Iseli的小芒果園 zVg

Iseli對日常生活比對政治更感興趣,他是村裡唯一的外國人。他說:“我跟鄰居越來越熟,我們關係很好,”他對尼加拉瓜人的印像是積極和好奇心強。

“即使我跟他們說我來自哪裡-這裡的許多人在農村甚至不知道瑞士在哪裡,”Iseli說:“有一個人問我開車到那裡需要多長時間。而另一個人點點頭恍然大悟地說,啊,對對,就是美國北部的那個國家,”Iseli說:“所以我乾脆只告訴他們我來自歐洲。”

(譯自德文:楊煦冬)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关闭。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更换密码

确定要删除个人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