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海外瑞士人为何回归故里?

Keystone / Peter Klaunzer

每年都有逾2万名瑞士公民从海外迁回瑞士生活。他们当中有些是不得已而为之,有些则是自主的选择。瑞士资讯采访了两位曾经的海外瑞士人,试图了解个中缘由。

此内容发布于 2021年06月20日 - 09:00

是否曾对返回瑞士的决定感到过后悔?"只有5分钟,之后就好了。”73岁的Danielle Brocard这样回答。尽管这位瑞士女士的大半生时间都是在国外度过。

刚刚获得教师资格证、不满18岁的她就决定去探索世界。当时正处20世纪60年代中期,社会走向开放的时期。"瑞士的一切都那么干净,那么美好。但是过于完美,让我感到很无聊。"Danielle回忆道。她先去了比萨一年,然后又去了希腊,在一户人家里做私人教师。但是,1967年4月的一场政变后,军政府上台。"上校专政 "勒令外国人在三天内离开希腊。

冒险家的生活

Danielle Brocard (màd)

Danielle Brocard于是决定去以色列的基布兹做志愿者。但在那里,又赶上了一次历史事件,“六日战争”令她无法实施当地项目,所以Danielle回到瑞士待了一段时间,之后又到伦敦当了一年保育员。

Danielle来自新教家庭,父亲是社会民主党人士,而她想寻求自己生活的意义。"我对自己说,我来这个世界上是为了做一些事情,而不仅仅是为了结婚生子,有一个小家。" 这位富有冒险精神的女性回到了意大利。这一次,她来到罗马。也正是在那里,她遇到了共度人生的伴侣。

生命的意义

这对夫妇生了两个女儿,因为丈夫工作调动,他们举家迁往热那亚。"热那亚人的心态与瑞士人相似。"Danielle说。 她先是在当地的瑞士学校担任教师,然后任职于一家银行。但她感到这样的生活很 "愚蠢",完全不是她年轻时向往的样子。

她于是想到与瑞士非政府组织 "地球社"(Terre des hommes)联系,并提议在意大利设立分社。就这样,她找到了发光发热的途径。20多年来,这位精力充沛的女士一直在为该组织效力,"这是份志愿工作。我的职业还是在银行。‘地球社’的事务是为了整个社区的利益。”

Danielle Brocard在意大利为“地球社”组织志愿工作了20余年。 (màd)

回归瑞士

时间就这样走到了退休的时刻。2013年,Danielle的女儿们都已成年。一个住在瑞士,另一个在德国。"于是我开始琢磨,我们自己待在热那亚要做什么。" 思考了一、两年之后,夫妇俩最后决定搬回瑞士,落脚在洛桑。

"我一直怀念大山和白雪," Danielle她笑着说,“很奇怪,我丈夫比我融入得还快。我还是花了一段时间来与意大利保持距离。” 对于73岁的她来说,一些她年轻时不喜欢的瑞士方方面面现在则成为长处:"与意大利相比,这里无论办什么事情都那么容易,我几乎都忘了,一切都顺畅运转,这是多么了不起的事情!"

从经济角度看,Danielle还是不得不去适应 ,并"放弃了很多东西"。因为,对于这对意大利退休夫妇来说,就算花钱从不不大手大脚,瑞士的生活虽然舒适,但也非常昂贵。

他们在意大利没有留下任何驻足之处,以后再回去,夫妇俩就只带着游客的身份。“这种感觉太棒了!”Danielle兴奋地说。

要想重新回到瑞士生活,谈何容易。对于许多离开了瑞士的侨民来说真想回来,钱是最大问题。

亚洲-不二之选

在亚洲-先是泰国,然后是新加坡-生活了40年的Phil Guinand夫妇,将来再回去亚洲,也同样只有游客身份。

Phil Guinand和妻子. (màd)

说到这位74岁的瑞士人,对外面世界的渴望可以说是凝结在他的血液之中。Phil出生在印度,父母是瑞士人,青年时代的他穿梭于瑞士、南美和非洲之间。1964年,他在瑞士遇到了现在的妻子,一位在法语区留学的印度尼西亚女子。但很快,"我又想离开了,我在瑞士很无聊。"Phil说。

在瑞士制药领域做了两份工作后,他找到了他梦想中的事业:在泰国为一家瑞士公司工作。于是,Phil夫妇带着两个孩子于1971年移民微笑之国。

然后,1999年的经济危机重创亚洲,令菲Phil Guinand失去了工作。由于一年也没找到新工作,他决定返回瑞士。"在瑞士,要面对年龄和职场的现实,起步是很困难的。" 的确,西方世界看重的是年轻,"但在亚洲,资历就很重要。"

最终,他在圣加仑找到了一份工作,仍然是在制药行业,职责是开发从瑞士到东南亚和太平洋的所有市场。但是两年后,频繁的旅行让他疲惫不堪。2006年,他向雇主提议在新加坡设立办事处。"对一定年龄的人来说,新加坡是一个很好的折中,但那里不是真正的亚洲。"他说。

“亚洲已不是从前的样子”

到了退休年龄,Phil Guinand和妻子决定搬到印尼生活- 那里是妻子的原籍国。但他们很快意识到,印尼的生活质量达不到他们的要求,特别是污染严重和交通不便的问题。

在即将回瑞士定居前,Phil Guinand和太太合影于印尼。 (màd)

回到瑞士是不言而喻的事情:"我们不想再去适应一个新的亚洲国家。我们觉得回来瑞士更容易一些,”Phil接着说,"也许是因为我们从来没有真正在瑞士生活过。在这里定居对我们来说其实也是一种发现。”

这位古稀之年的瑞士人对不断增强的“地域可替换性”感到可惜。"当年我们离开瑞士时,大多数亚洲国家正处在发展期。今天,随着全球化的发展,地域差异正在逐渐消失。如今,亚洲曾经蓬勃兴起的冒险精神已不复存在。"

重新适应

与Danielle一样,Phil不得不重新适应瑞士的生活。因为曾经长期生活在另一种文化中,"你的价值观与这里的人不一样,反之亦然。” 但如今,他开始欣赏那些曾令他反感的瑞士现实:"这里的平静和安全可能很无聊,但也有其重要性。"

他还高兴地发现,"瑞士正朝着正确的方向发展"。这里比以前开放多了,现在在商店里什么都能买到,"四十年前可不是这样。"

海外瑞士人为何叶落归根?

外部内容

2019年,生活在海外的770'900名瑞士公民中,有23'965人结束异乡生活生活,重归故里。其回归的原因无从可知。

瑞士外交部和海外瑞士人协会(OSA)对此做出了一些假设:医疗护理质量和保险覆盖面、移民地经济危机和职业前景的缺乏,再有就是海外停留时限到期(工作终止),这些是大多数海外瑞士人归国的缘由。然而海外瑞士人协会承认,"从现有统计数字出发,尚不能就此问题给出准确答案。"

加入对话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