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洛迦诺特写 (#LocarnoCloseup )

洛迦诺酒店-一切从这里启程

继沉寂长达15年以后,洛迦诺酒店-这位富丽堂皇、庄严肃穆的女士终于向我们短暂地敞开了大门,让我们在洛迦诺电影节(Locarno Film Festival)前任艺术总监兼瑞士电影园区(Cinemathèque Suisse)园长弗雷德里克·梅尔(Frédéric Maire)的引领下,得以一窥该电影节的历史发展进程。

此内容发布于 2021年08月04日 - 09:00
Laurine Chiarini (影评人学院)与卡洛·皮萨尼 (图片)

洛迦诺酒店于1876年开业迎宾,并于1925年作为东道主在此款待西欧多国展开洛迦诺公约(Locarno Treaties)的谈判,并随即达成了一项旨在确保西欧诸国继第一次世界大战遭遇重创后恢复并维持和平局面的协约。

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战火消弭之后,瑞士意大利语区开始筹备举办全新的电影节,以期借此与威尼斯电影节形成分庭抗礼之势,初衷就在于,外界多方质疑威尼斯电影节的起源与墨索里尼执掌的法西斯政权存在密切关联。

劳琳·卡丽尼(Laurine Chiarini)曾是2019年洛迦诺影评人学院(Locarno Critics Academy)的瑞士成员之一。她曾攻读及研习文学、电影理论、英语和俄语,对弗拉基米尔·纳博科夫(Vladimir Nabokov)、恩斯特·刘别谦(Ernst Lubitsch)以及费德里科·费里尼(Federico Fellini)的作品尤为感兴趣。学习期间,她曾担任洛桑大学电影俱乐部委员会成员,在此之前,她亦在苏格兰的阿伯丁大学(University of Aberdeen)俄语口语协会担任委员会成员。目前,她在沃州一家私营经济协会任职,主要负责跨国企业的本地融合事宜。 Laurine Chiarini

不过,瑞士提契诺州的洛迦诺市成为全新电影节的脱胎诞生之地可谓纯属偶然:事实上,1945年,第一届电影节的举办地是该州的另一个城市卢加诺(Lugano)。

然而第二届电影节需要在主会场砍掉几棵树来方便搭建荧幕,然而这一提议却在当地公民复决环节遭到了本地民众的断然否决。据此,放映荧幕不得不被挪到了洛迦诺酒店的花园里,鉴于这座花园坐落在私人领地上,因此主办方可以悉数重新调整布局,以适应新的放映需求。

光辉岁月

彼时,洛迦诺酒店的花园足以容纳1200名观众,红色贵宾椅(当然,也是最好的椅子)距离放映荧幕仅数步之遥。

即使在1971年晚间展映场地被转移到洛迦诺市中心的大广场(Piazza Grande)上之后,这座建筑也依然是电影节的聚光角,来自各个年龄段以及各个领域的电影发烧友都热衷聚集于此。

白天,该场所活动不断,热闹非凡。就像游轮船只的舱位甲板一样,酒店不同的楼层折射出不同的层级:顶层会专为客人-有时是声名显赫的来宾-以及电影行业翘楚代表们而预留的;中间楼层是举行新闻发布会和其他专业活动的场所;一楼则带有花园、商店以及露台,这里是洛迦诺电影节天然的聚会碰面场所,电影明星和当地民众可在此其乐融融,来一场愉快的邂逅。

酒店的游泳池则是另一热门区域:晚间最后一场展映结束后,这里的派对能持续至深夜时分。偶尔,泳池畔也会临时成为采访场所,比如现如今的瑞士电影园区园长弗雷德里克·梅尔就在昔日风华正茂、时任电台记者时,就在此地采访过法国电影制片人兼人类学家让·鲁什(Jean Rouch)-而当时让·鲁什正像个孩子一般在泳池里嬉戏,那一画面无疑令人难以忘怀。

失落的荣耀

就在2005年,这座酒店永久性关门歇业;而事实证明,想找到另一处能与此地的独特魅力、轩昂威严的风采以及显赫壮观程度相媲美的场所,无疑是相当大的挑战。

时至今日,虽说洛迦诺大广场能够从建筑的角度为观影者们营造出某种与往日类似的沉思冥想情绪,但昔日造访此地的人流量、这座酒店的风格以及独树一帜的氛围都依然无法完全被复制。

环绕着酒店入口的临街拱廊,曾经因一张张影视巨星迷人面庞的点缀而熠熠生辉,从而为电影节塑造出庄严宏伟的舞台背景。而现如今,这个曾迎接过玛琳·黛德丽(Marlene Dietrich)或约瑟夫·冯·斯登堡(Josef von Sternberg)的入口,已被栅栏隔绝封锁,与之相伴左右的则是一家麦当劳和一家服装店。多年以来,在屡屡将收购要约拒之门外和多次流产的修缮翻新方案之间,洛迦诺酒店还依然保持着屹立不倒之姿。然而,酒店内的花园里已杂草丛生,露台上覆满青苔,这里已俨然成了当地喵星人们青睐的天然游乐场。

未知的前景

就在最近,瑞士信贷(Credit Suisse)对修葺翻新该酒店并使其重新投入运营所需资金进行了粗略估算:最终得出的预算可谓相当可观,总金额高达8千万至1亿瑞郎(约合人民币5.6亿元至7亿元)。

即使这座建筑并未被列为历史遗迹外部链接,但其中摆放的很多物件迄今仍具有相当的价值。几年前,里面的家具已被悉数拍卖售出;除了悬挂在楼梯上方的巨型穆拉诺枝形玻璃吊灯以外,酒店内的物品大多被出售给了洛迦诺本地买主。

作为酒店内大量枝形玻璃吊灯-尽管它们的体积要小得多-的其中之一,这件穆拉诺品牌的精致作品不能被单独出售。考虑到这座吊灯庞大的尺寸,它长期以来都被视为欧洲同类灯饰中体积最庞大的一件,因此,它在短期内不会离开洛迦诺酒店的大厅。

如今,已鲜有人能有幸从被木板封锁住的酒店窗户外一窥其内景。虽然各界已多次尝试让酒店在洛迦诺电影节举办期间能重新对外开放,但这一诉求并未被采纳。目前,只有极少数人能偶尔借助一次性的新闻发布会或电影拍摄契机,有机会欣赏到它昔日富丽堂皇的内部设计。

对于那些冒险进入酒店大门的人来说,洛迦诺酒店是一个能满足好奇心的热门之地,它不仅对废墟探险者们外部链接而言充满着魅力诱惑,同时也是艺术家们的灵感来源。值得一提的是,由洛迦诺电影制片人学院(Locarno Filmmakers Academy)2019届学员Giulio Pettenò拍摄的电影短片《大饭店》(Grand Hotel),正是以它作为主题。

迄今为止,它那腐坏衰败的外观,作为昔日洛迦诺电影节的鲜活记忆,还依然笔直地傲然矗立着,似乎对数十米开外一片繁华喧嚣的城市生活浑然不觉。

(译自英文:张樱)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关闭。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