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洛桑理工院长:疫情是对瑞士敲响的“警钟”

在成为瑞士国家科学基金会主席与洛桑理工院长之前,Martin Vetterli曾在美国工作生活多年。 © Keystone / Laurent Gillieron

在瑞士洛桑联邦理工学院(EPFL)院长Martin Vetterli看来,新冠危机揭示出瑞士在政治与日常生活数字化方面的落后程度。

此内容发布于 2021年04月01日 - 09:30
Keystone-SDA/Tages-Anzeiger/jdp

在瑞士纸媒《每日导报》(Tages-Anzeiger)的采访(德)外部链接中,Vetterli指出瑞士在疫情前面显得措手不及,因此疫情应当成为对瑞士敲响的“警钟”。这场危机像是用“放大镜”凸显出瑞士的“各种弱点”-不只是在社会、政治与医疗方面,也是在科技方面。

“我们现在必须坦诚以对,辨认出缺陷并加以改善,”Vetterli表示。他曾先后在纽约哥伦比亚大学和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担任教授,并于2017年开始执掌洛桑理工。据他透露,上世纪80年代他前往美国是因为“计算机科学在那里受到重视”。

他提到,在解决问题过程中钱只能起到有限的作用。“瑞士出于方便拒绝接受现实。我们富有、传统、行动迟缓,”他补充说,“如果我们有信息技术问题,就会去获得帮助,例如向海外专家求助。这些都极不利于数字创新。”

瑞士政府一直因缺乏现代化的信息技术系统备受指责,这导致了新冠检测与疫苗计划实施的瓶颈。有段时间卫生部门还在使用传真机来共享资料与信息。今年年初大量居民试图登录疫苗接种登记系统,致使多个州的登记系统瘫痪(多语)外部链接,令其中某些不得不临时完全下线。

危机也是机遇

自从媒体揭露(英)外部链接电子疫苗记录平台Myvaccines上24万多人的新冠疫苗接种记录不但可公开访问,且易受操纵后,上周初有关部门已经开始对此展开调查。

Vetterli呼吁瑞士将这场危机视作向数字化转型的机遇。他特别提及爱沙尼亚的例子,这个相对年轻的国家显示出一个社会可以怎样快速地实现数字化转型。他指出,要帮助瑞士居民了解科技企业怎样运作、何处具有风险,那么教育是关键。

他还支持在瑞士搭建一个更有活力、不断发展的生态体系,在这个体系中顶尖科研人员、实业家与风险投资人能齐聚一堂。因为他注意到,许多很好的初创企业离开瑞士,背后的原因只是没有足够的投资商。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关闭。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