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戴上法国议员金色胸花的瑞士医生

法国国民议会“总统多数派”阵营里有一位家在瑞士的韩裔法国议员Joachim Son-Forget。 Assemblée nationale
此内容发布于 2018年04月22日 - 09:00
Mathieu van Berchem,于巴黎,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34岁的Joachim Son-Forget是一位“生在韩国、家在瑞士”的法国议员,他善于运用自己的协调天赋在国际政治舞台上展现锋芒。他呼吁在法国推行学徒制改革,(一些些)灵感顺理成章地来自瑞士模式。

当选法国国民议会议员后,Joachim Son-Forget(法)外部链接便开启了“全球化”的工作模式:冬奥会期间去了趟韩国,而后访问了黎巴嫩,并在国民议会新楼里的小办公室里接待来客。“这儿至少比对面波旁宫的办公室更方便,”这位代表瑞士和列支敦士登法国公民的议会成员透露道。

和其他大部分议员同僚们不同,Joachim Son-Forget胸前总别着那枚法国议员专属的金色钮孔花,可能是为了提醒别人自己是法国人-这似乎很有必要,要知道,这位生在韩国,工作在瑞士的年轻医生不仅说着一口流利的阿尔巴尼亚语,而且痴迷于非洲和中东。

“议会友好小组是一种绝好的议会外交工具,”共和前进党议员Joachim Son-Forget不仅是法韩议会友好小组的主席,还是法国-以色列、法国-科索沃议会友好小组以及一个韩国研究小组的副主席。

韩国处于有利时期

Joachim Son-Forget自然密切关注着韩国近期局势,他在那里度过了人生最初的几个月,之后才被一对来自la Haute-Marne的法国夫妇收养。对于朝韩问题,他秉承着“瑞士式的调解”态度。

“我很欣赏韩国总统文在寅通过对话促成两国紧张局势降级的尝试。借着冬奥会的契机,两国关系趋于平稳,这一发展还有待观察,因为矛盾依然存在,尤其当涉及到核军备竞争的问题时。”

无论是谈及朝韩对话,还是其他话题,Joachim Son-Forget的想法都不局限于外交视角。他思路广阔,并深信认知科学的重要。“大脑是如何运转的?有怎样的思路或局限?一条思路怎样达到最优或最糟的结果?”这位洛桑联邦理工学院神经学及医学博士兴味盎然地说。

认知工具

“在智库‘全球变化’(Global Variations)的平台上,我思考着这些问题。该机构在洛桑、巴黎均有分支,不久在首尔也将设立办公室。”其研习目标在于:通过社交媒体的途径,用认知科学知识来改变公共政治或人们的行为。

生平简述

1983年,生于韩国首尔,后作为弃婴被法国人收养。

2005年,获得认知科学硕士学位。

2008年,赴瑞学医。

2012年,支持奥朗德竞选法国总统,任法国社会民主党日内瓦分部秘书。

2016年,支持马克龙竞选法国总统。

2017年,在法国议会第二轮选举中以74.94%支持率当选国民议会议员。在2017年11月,共和前进!首次党代表大会上,其呼吁的“开放民主政治清单”获得17.66%的支持率。

End of insertion

“这对‘去激进化’可能有用,比如,以非强制的方式推行政策。在如今这个‘后真相政治’时代,掌握并有效使用认知工具可以帮助我们抵御某些国家的导向性宣传。”

“我还是比较瑞士的,懂得把人和这个人的想法区分开。”

End of insertion

在国民议会议政时,Joachim Son-Forget会求助于认知科学吗?比如他和梅朗雄(Jean-Luc Mélenchon,法国左派政治重量级人物、不屈法国党主席)共同领导“海与洋,何为法国之路?”项目时?“不会,这样说吧,这一点我还是比较瑞士的,我会把人和这个人的想法区分开。我和梅朗雄在深层问题上观点还是比较一致的,虽然当他攻击瑞士是‘税收天堂’时,我无法苟同。”

每周一天,这位年轻议员会回到位于洛桑的沃州大学附属医院做回他的本行。“这能让我保持一颗平常心,”超级活跃的Son-Forget承认道。

学徒培训的重要改革

如果说瑞士有什么让法国感到向往的,那一定是职业培训体系。法国前总统奥朗德2015年访瑞时,就对瑞士的学徒制表示出兴趣。“可惜没有下文,” Son-Forget遗憾道。目前的法国政府在瑞士找到了具体的灵感源泉:法国劳工部部长Muriel Pénicaud在去年秋天访瑞之后,于今年2月中公布了法国职业培训的几条改革主线。

“法国不会复制瑞士职业教育的双轨制模式,” Joachim Son-Forget承认。但是从某些方面来说,瑞士经验是法国改革的重要参照,比如:简化学徒培训中心的资金供给途径 ,用奖励的方式鼓励学习和教学进步。“令师资重新流向职业培训或企业培训”是Son-Forget的愿望。

Son-Forget的“老板”-法国总统马克龙-早前曾在媒体面前批评瑞士,挖苦瑞士在处理欧盟关系时就像是在“摘樱桃”(只捡好的,丢掉坏的),只关心自己的经济利益。对此,Son-Forget拿出了颇为熟稔的外交姿态:“在英国脱欧的背景之下,瑞士处境不易。欧洲不愿给人‘可以随意取之弃之’的感觉。就已经签订的瑞欧双边协议来看,再稍稍努力一下,我们就可以在充分信任的关系下走得更远了。”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关闭。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