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气候融资:国际互助现状如何?

对于生活在撒哈拉以南的人们(图中为一名索马里兰妇女)来说,长期干旱是全球变暖最严重的后果之一。 Keystone / Mark Naftalin / United Nations D

工业化国家是二氧化碳排放的罪魁祸首,却没有做足够的工作来帮助最贫穷的国家来应对气候危机,而后者也是受全球变暖影响最大的一些国家。一份新报告批评了瑞士等欧洲国家的松懈态度。

此内容发布于 2021年02月11日 - 09:00

对本杰明·瓦尔加斯(Benjamin Vargas)来说,这是一个“生死攸关”的问题。2018年,我们在玻利维亚蒂基帕亚(Tiquipaya)的土地上遇到他时,这位农民简单明了地向我们解释(意)外部链接,可持续管理水——受气候变化影响而日益稀缺的资源——有多重要。有了在山边挖的人工池塘,瓦尔加斯和当地其他农民便可以在旱季利用收集的雨水灌溉田地。

该项目由瑞士资助,是瑞士联邦为最易受气候变化影响的人口所提供援助的一部分。然而,尽管这个人工水库对玻利维亚农民有显著作用,瑞士和其他工业国家在世界上最贫穷地区采取的气候行动却远远不够,要实现十多年前所作出的承诺,还有很长(英)外部链接的路要走。

谁污染,谁掏钱

2009年,在哥本哈根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上,工业化国家决定2020年前每年提供1000亿美元(多语)外部链接,用以资助发展中国家的温室气体减排项目和气候适应项目。

《巴黎气候协定》还规定了互助问题,其实主要是责任问题:全球排放量最多的最富有国家,有责任支持那些对全球变暖贡献较小但受影响最大的国家。

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的最新调查(法,英)外部链接显示,2018年发展中国家获得气候融资总额789亿美元:622亿美元来自公共资金,146亿美元来自私营部门(其余来自出口信贷),这比2017年增长了11%。

外部内容

5亿美元来自瑞士

欧盟及其成员国是公共气候资金的主要提供者。此前特朗普政府决定收紧资金,现在美国似乎有意补交欠款并增加资金投入(英)外部链接

瑞士在2018年捐资5.54亿美元(多语)外部链接。亚马逊联邦大学指出,在计算国家份额时已经考虑到了瑞士的经济能力和直接产生的排放量。

公共资金数额为3.4亿美元,主要来自国际发展合作预算。私营投资(2.14亿美元)主要通过多边开发银行获得。做个比较,瑞士捐出的国际气候资金约相当于本国国家公共安全支出的十分之一。

外部内容

气候资金流向哪里?

亚洲是2018年气候融资的主要受益者(43%),其次是非洲(25%)和美洲(17%)。从瑞士获得援助最多的国家是玻利维亚、秘鲁和印度尼西亚。

外部内容

2018年,70%的气候基金用于缓解气候变化,如用于建设可再生能源生产厂,而用于适应类项目只获得了20%的资金(其余10%用于跨领域项目)。

一些非政府组织谴责这一不平衡分配,他们认为,资金流向应转向那些能让最脆弱国家适应全球变暖后果的项目。我们只需要想想那些小岛国,他们亟需采取措施来避免海平面上升带来的影响。

然而,这并不是气候融资机制受到的唯一批评。

海平面上升威胁着太平洋岛国图瓦卢的存亡。 Usage Worldwide

瑞士和欧洲的“合理份额”

根据与基督教会有联系的人道主义机构网络——欧盟行动联盟在1月中旬发布的一份报告(英)外部链接,2019年,来自欧盟及其成员国的气候资金总额达270亿美元。然而,该联盟认为,由欧洲承担的“合理份额”应为330亿-360亿美元。

汇集了瑞士六个大型国际合作组织的共同体南方联盟(Alliance Sud)的尤尔格·斯托登曼(Jürg Staudenmann)说,考虑到瑞士在国外的气候足迹,预计瑞士应增加10亿美元的捐款。斯托登曼在一份声明(法)外部链接中批评说,以牺牲反贫困斗争为代价,从发展合作预算中划取资金作为气候资金,是“无耻”和有害的。

与气候无关

英国乐施会(Oxfam)等许多非政府组织认为气候融资的实际数额被高估:实际上只会有工业化国家报告的三分之一(多语)外部链接。造成这种差距主要有两个原因。

首先,对给定项目中与气候相关部分的计算方式不准确(有所夸大)。例如,建造一座带光伏板的建筑,报告的是整栋建筑的成本,而不仅是光伏板的成本。

“令人尤为震惊的是,瑞士无视联合国对增加资金以支援南方最贫困人口应对气候危机的呼吁。”

 尤尔格·斯托登曼,南方联盟

End of insertion

根据国际援助机构凯尔国际(Care International)一份新报告(英)外部链接,日本是主要的“犯规者”之一,因为日本报告了总价超过13亿美元的一些项目,而这些项目与气候没有任何关系,其中包括在越南建造的一座桥梁和一条高速公路。南方联盟根据德国的一项研究(法)外部链接指出,瑞士资助的三个项目也无法被证明与气候变化有联系。

其次,只有20%的资金是以直接援助的形式提供的。乐施会谴责(英)外部链接,工业化国家正越来越多地运用贷款和其他金融工具,这些贷款迟早须偿还,且有时利率与市场利率相同。只有瑞士、澳大利亚、荷兰和瑞典几乎完全以赠款形式进行拨款。*

谁最慷慨?

欧盟行动联盟认为,计算时只考虑直接援助额和国家财富值而排除贷款额,所得结果才足以说明欧洲国家为最贫穷国家实际上付出了多少。

瑞典是最慷慨的国家,该国与德国、挪威是将其国民总收入的0.1%以上用于气候融资的三个国家。瑞士以0.048%的比重排名第九。

外部内容

*欧盟并未完全以赔款形式进行拨款。2018年,略超过一半的已通报气候融资是通过欧洲投资银行(EIB)以贷款、股份和其他非赔款工具提供的。

End of insertion

(译自意大利语:瑞士资讯中文部)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关闭。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