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抽签选法官- 瑞士选民会同意吗?

2019年8月26日,阿德里安·加塞尔(Adrian Gasser)在伯尔尼向联邦国务秘书处提交“司法动议”收集的签名。 © Keystone / Anthony Anex

一项公民动议要求以抽签方式任命联邦法官,以使其免受政治压力。即使该动议对瑞士司法制度的批评中肯有据,该动议也不可能成功通过公投。

此内容发布于 2021年10月26日 - 09:00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在一些国家被禁止的做法,在瑞士却属于制度的一部分,比如:法官都是某一政党成员,并由议会选举产生。一项公民动议希望改变这种情况。

挑战何在?

从根本上讲,动议把涉及瑞士司法机构独立性的问题摆在了选民面前。瑞士司法系统与政治紧密相连,这是所有法官的现状,但该动议内容只针对联邦法官。动议呼吁后者应由专家委员会以资质为基础提出人选,最后再抽签确定当选人。

联邦法官不应再为连任而参加选举,且应可以一直任职到70岁。只有在严重失职或患病的情况下,议会才能够解除其职务。

要解决什么问题?

截至目前,联邦议会以政党实力来任命联邦法官。没有政党背景的法官完全没有获选可能。

当选后,法官必须向其政党付钱。这所谓的"授权税"(Mandatssteuer/taxe sur les mandats)在世界上可谓独一无二。它是政党重要的资金来源之一。作为回报,法官一旦当选,就会获得其政党的支持。

这种制度导致司法政治化。正如多项评估显示的那样,瑞士法官在司法过程中,会受其党派归属的影响。而这不仅是出于意识形态的原因。有时政党还会施加有形的压力。如果判决对某一政党不利,法官就会面临不被连任的威胁。

这种相互依赖的关系不仅对司法独立构成威胁,也挑战了三权分立原则。因此,动议发起人对瑞士制度的批评绝不是空穴来风。欧洲委员会反腐败国家集团(GRECO)也为此谴责了瑞士。尽管如此,动议依然没有通过公投的可能,因为抽签决定法官任命的提议显得过于极端。

谁是动议发起者?

动议委员会以阿德里安·加塞尔(Adrian Gasser)为中心人物,这位神秘的企业家拥有罗泽集团(Groupe Lorze),是瑞士最富有的企业主之一。他和瑞士的司法系统打过交道- 当然,并非都是愉快的经历。加塞尔指责瑞士议会在法官选举中使用 "裙带关系"。

支持动议的主要论据

动议委员会最关心的问题是司法体系的非政治化。在目前的制度下,权力不能有效分离,司法似乎是立法的延伸。

动议发起人称,抽签程序将保证司法机构独立于政党,并且促成最佳法官的当选。在这一过程中,决定性因素是专业能力,而不是党派。甚至,司法机构内部的人员多样性也可能由此得到改善,比如,女性和男性将有同样的获任机会。

废除竞选连任的政策还可以防止议会以“不支持其连任”的威胁对法官施加政治压力。

反对动议的主要论据

在反对者看来,动议内容过于极端。现有的制度运作良好,议会的选举使程序具有民主合法性。一位议员曾经言简意赅地说,民主总比抽签好。

倡议的反对阵营还认为,议会现在可以在法官选举中考虑年龄、性别或出身等标准,从而确保司法体系内部的社会平衡。

司法部长卡琳·凯勒-苏特(Karin Keller-Sutter)表示,引入抽签机制将是对现有体系的异化。她说,抽签与瑞士的政治传统相抵触,会成为立法体系中的“异物”。她说:“很可能出现这样的情况:当选的法官不是最能干的,而是运气最好的那位。"

谁支持,谁反对?

联邦政府和议会几乎全体一致地对该公民动议表示反对,且未提出反建议。截至目前,所有党派均对此动议持反对意见。

(译自法语:郭倢)

加入对话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