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我们必须从男尊女卑的观念中走出来

2019年6月14日,瑞士女性罢工日,来自瑞士各地的女性和男性聚集在苏黎世的海尔维亚广场。 © Keystone / Melanie Duchene

Markus Theunert通过他的男性组织männer.ch成为“瑞士进步男性”的代表。这位女权主义的男性支持者介绍了女性大罢工的情况,以及他为什么坚决反对补贴家庭外托儿费。

此内容发布于 2021年06月14日 - 11:00

6月14日,瑞士女性进行大罢工。如果您的男性组织也一起呼吁罢工,那么您们罢工的要求会是什么?

这是一个激动人心的问题:我们是否也会进行男性大罢工?我觉得这个想法太刺激了,男性也走上街头,表明越来越多的男性不再支持父权制,不仅因为这是针对女性和儿童的老观念,还因为它也是针对男人自己的。我必须说清楚:我代表的是瑞士的少数进步男性,而不是所有男性。

您说到进步,您的组织也面向变性人吗?

我们自我定位为一个支持女权主义、男性解放运动的伞式组织。我们主张为主流男性群体通向性别公正的未来搭建桥梁。我们想表达的信息是:男人坐享其成的时代已经过去。男性,尤其是那些思想开放但却不善于反思的男人,需要强大起来,努力为性别平等的社会做出贡献-以非常具体的方式,比如承担一半的无偿劳动(家务)。当男性主动成为变革的推动者时,会比 “仅仅”提高女性地位更快实现平等。作为一个组织,我们是为所有性别的平等而奋斗的大联盟之一,但我们不以LGBTQI(同性恋、双性恋、变性人)为基础。

“男人也是首先被生下来,然后才成长为男人的。”

End of insertion

但这不矛盾吗:一方面您反对规范的男性形象,另一方面自己又在宣传一种规范?

我们的长期目标是建立一个所有人都拥有同等机会的社会,无论是什么性别。但问题是,我们如何实现这个目标?  我们必须提供一个有吸引力的动力,这样人们才会走上这条路。男人也是首先被生下来,然后才成长为男人的。从这个角度思考,其实我们只是往回走了一步。

你之前说过,男人受到父权制的影响。那么男性为什么不走上街头呢?

因为男性身在其中,往往意识不到这种影响。

或许影响不够大?

或许是恐惧更多?对男人来说,寻求阳刚之气是满足存在感的重要元素,这包括必须能控制好自己的生活和情绪。这就导致了一个两难的局面:有展现阳刚之气需求的男人要么默默地这样做;或者表达出自己的不满足,但这样做,就不再是 “真正的”男人了。

社会的转型既不能没有男人,也不能坐守那种病态的男性理想主义观念。

End of insertion

这样说难道不正如女权主义者指责的那样,颠倒了受害者和侵犯者的关系?大男子主义者不是免除了做出改变的责任?

恰恰相反。我们就是要与这些“大男人”对峙,明确地告诉他们,我们要去除旧制度,我们必须要放弃我们的男性结构性特权。这很明确:作为一个社会,我们必须从一种自我剥削和剥削他人的男性理想世界中走出来,转变成有恒心的、细心的男性形象。如果我们想在2050年实现和平与繁荣,这是势在必行的一步,在气候政策上也是如此。社会的转型既不能没有男人,也不能坐守那种病态的男性理想主义观念。

Markus Theunert是瑞士进步男性组织网站männer.ch的总负责人。 swissinfo.ch

您提及平分家务的理念,涉及到了家庭生活,这不是一个私人问题吗?

当然,这是一个私人问题。但这样的私人决定是不是一种平等的自由选择,则具有高度政治性。我们不想要一个独裁政权,而是希望有真正的选择自由的权力,可今天自由的选择并不存在,如果一个男人的收入比一个女人多20%,那么谁做更多的有偿工作则在选择时受到了很大的影响。政治上还有许多需要改进的地方,我们不知道现在的坐守陈规状态,是因为人们不愿意,还是因为人们没有选择的自由。

陪产假、税收和养老金、家庭外儿童照管,是最需改进的三大事宜。

End of insertion

哪些是最紧迫的需要改进的地方?

陪产假、税收和养老金、家庭外儿童照管,是最需改进的三件大事,直到去年秋天,瑞士女性拥有14周产假而男性没有陪产假,现在我们已经获得了2周陪产假,我们需要进一步的男女平等化,陪产假,也让公司在雇用年轻男子或年轻女子时机会相同,我们还需要征收个人税,并为养老金建立一个平等协调的模式,让男女双方共同分担有酬劳动和育儿,在这方面我们必须更多地从长远的角度考虑问题;最后,家庭以外的儿童照管固然好,但必须在经济上得到更多的支持。

要求对托儿费予以补贴的呼声越来越高,但这在女权主义者当中也存在着争议。你支持这个想法吗?

不支持,对我们来说,这一要求其实是一种认命的表现,放弃了在两性之间公平分担无偿工作的目标。它并没有消除现有的不平等现象,只是让“不平等”更容易承受而已。

传统“大男人”形象在政治上获得成功也是一个不争的事实,而且许多政治争端是在性别层面上发生的。许多右翼保守党派人士利用“身份”在政治上取得成功,这是为什么呢?

就其核心而言,右翼民粹主义浪潮可以被解读为男性气势受到威胁的结果-与那些感到自我形象受到攻击的不自信男性有关。政治的走向,取决于是否开放,我们需要的是自我否认的男性,还是团结友爱的男性?

您是否意识到,年轻一代对性别有不同的理解?

是也不是。是,因为超越男人/女人的发展和呈现需要更多的自由;同时,旧的大男子主义观念仍然存在,比如在行为规范上,也越来越多地反映在女性身上。直截了当地说:女性在顺应男性的想法。对于个别女性来说,这可能是一种进步。但是,如果女性也像男人那样,认可“自我和对他人的剥削行为”,那么我们的社会就不会有任何进步。

那么可持续的变化应该发生在哪里?或者换个说法:谁应该起来反对传统角色模式?是政治领域还是文化领域的带头人-像你们这样的组织?

要一起共同努力。但是,必须能与制度挂钩才能起作用。最重要的是对学校里的男孩的教育工作进行投资。投票给右翼民粹主义政党的人,60%或70%都是男性-超比例的男性-穷途末路的男人。他们感觉受到欺骗,因为没有得到父权社会的承诺:如果你勤奋工作,你就会过得好,并娶到老婆。我们也要争取到这些男性的合作,让他们的愤怒也能开花结果。


Markus Theunert其人

出生于1973年,是männer.ch外部链接的总负责人,该组织是瑞士进步的男性和父亲组织的伞式组织。他还负责全国性的 “关爱瑞士男性”计划。他与家人住在苏黎世市。他的伴侣和他都工作80%,共同承担有酬和无酬劳动。

End of insertion

(译自德文:杨煦冬)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关闭。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