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少女峰宝莱坞餐厅歇业了:亚洲游客的缺席对瑞士旅游业之影响

2019年1月在格林德瓦尔德(Grindelwald)的韩国游客 © Keystone / Peter Klaunzer

在瑞士,海拔3640米的“欧洲之巅”正值夏日旅游旺季。然而,宝莱坞餐厅却歇业了。

此内容发布于 2021年08月26日 - 09:00
Sam Jones于格林德瓦尔德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在过去寻常的夏季里,这个位于少女峰阿尔卑斯山口的旅游综合体有70%的游客是亚洲人。两年前,仅来自印度的游客就有12.6万人。宝莱坞餐厅的印式自助餐比瑞士火锅更受欢迎。

放眼整个欧洲,新冠肺炎疫情给旅游业造成了严重的冲击。由于瑞士一直宣传自己是适合亚洲人的旅游胜地,因此疫情对瑞士旅游业的冲击更大。

外部内容

在过去的十年里,随着瑞郎不断升值,来自传统北欧市场的游客日渐减少,越来越多的游客来自亚洲。但是,随着疫情席卷亚洲,由于中国政府对德尔塔变种病毒的传播采取零容忍的态度,因此中国民众的国际出行几乎陷入停滞。瑞士旅游业将在接下来一年里继续面临危机。

少女峰缆车公司(Jungfraubergbahnen)的首席执行官乌尔斯·凯斯勒(Urs Kessler)表示:“这是一个非常具有挑战的时期,2019年是我们历史上业绩表现最好的一年,然后接踵而至的是最严重的危机。”该公司负责管理少女峰周围的缆车、铁路和山区车站。

富裕的瑞士比许多国家更好地经受住了疫情的经济冲击:根据瑞士国家银行的预测,今年瑞士的国内生产总值将增长3.5%,而去年只下滑了3%。但旅游业是个例外。

旅游业贡献了瑞士3%的国内生产总值和4.4%的就业机会,是该国最重要的经济部门之一,其行业规模大约是钟表业的两倍。

‘恐怖之年’

瑞士旅游局(Switzerland Tourism)局长马丁·尼德格(Martin Nydegger)表示:“对于瑞士旅游业来说,疫情元年将被铭记为恐怖之年。酒店过夜[住宿]人数回落到二战期间的水平。”

尼德格说,今年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在欧洲其他地方,在高疫苗接种率和欧盟数字新冠通行证的助推下,游客再度前往欧洲海滩和城市度假,给意大利和西班牙等国家的旅游业带来了亟需的提振。

但随着亚洲市场的全面熄火,瑞士仍在遭受损失。尼德格预计,瑞士的过夜住宿人数将在2020年下降40%的基础上再下降5%。他表示:“我们可能需要长达两年的时间,才能恢复到疫情前在瑞士过夜的亚洲游客数。”

2019年夏天,亚洲赴瑞士游客数量达到顶峰。那一年,在瑞士酒店过夜的中国游客达180万人次,比十年前增长了近400%,比来自法国的游客数还要多。在瑞士过夜的印度游客达79.3万人次,相比2010年的39.2万人次有所增长。

一些瑞士人甚至担心亚洲旅行团太多。2019年5月,作为员工激励计划的一部分,仅婕斯(Jeunesse Global)一家公司就组织了1.2万中国游客来瑞士旅游。瑞士媒体上的图片显示,大批中国度假者在卢塞恩的鹅卵石街道上行走,并徒步穿越铁力士山冰川。

凯斯勒说,瑞士很早就认识到亚洲游客是一个巨大潜在市场,这种意识要远远强于其他欧洲国家。他从1987年开始访问亚洲,在疫情暴发之前,他每年会多次前往中国和印度,在那与旅游机构会面。

他说:“全球化对我来说只意味着一件事:参与亚洲的增长。”

时代的印记

来自印度的游客特别有吸引力,因为他们的旅游旺季通常是春季,刚好与阿尔卑斯山的旅游淡季重合。在过去,滑雪道关闭和登山道开放之间的几个月对瑞士酒店老板来说是死气沉沉的时期。

附近的英格堡(Engelberg)以其古老的修道院而闻名,是亚洲人最喜爱的另一个旅游目的地。今年英格堡最大的一家新开业酒店更多地在当地市场上推销自己,而这便是这个时代的印记。

在6月份开业的英格堡凯宾斯基酒店入住者中,几乎90%都是瑞士人。酒店经理安德烈亚斯·马格努斯(Andreas Magnus)预计,即使疫情有所缓解,这一高比例仍将持续下去。

马格努斯表示,这家酒店采用浅色硬木和现代主义手法进行了翻新,旨在唤起“瑞士人的共鸣”,因为瑞士人比较讲究低调。因此,它不同于其他一些近期开业的瑞士豪华酒店,例如安德马特的切蒂酒店(Chedi),这些酒店有意迎合亚洲人的口味和慷慨的消费预算。

马格努斯说:“在19世纪的鼎盛时期,英格堡拥有约12家顶级豪华酒店。从那时起,瑞士的旅游业发生了很大变化,但我们想在这里提供一些类似于过去英格堡游客所得到的体验。”

不过,他预计很快就会有大量亚洲游客再度前来参观附近的铁力士冰川。他说:“我认为2022-2024年将会是旅游大年。”

在少女峰景区,他们对此抱有期望。该地区过去六个月的客流量很小,这促使少女峰缆车公司加快了项目开发计划。如今,前往欧洲之巅的游客在乘缆车登顶之前,可以在庞大的候车室内逛逛精品店,那儿的氛围很像一座小型机场。

“正如我们在欧洲看到的那样,只要人们可以旅行,他们肯定会那么做,”凯斯勒说,“亚洲也将如此,对此我很乐观。”

《金融时报》2021版权所有

加入对话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