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民主萬花筒:如何體現公民當家作主的權力?

大选计票如何驯服狂野的民主之兽

2019年,科罗拉多州丹佛竞技场,竞技女王在职业竞技总决赛上。 Getty / The Denver Post, Medianews Group.

这次美国大选的计票用了漫长的5周时间,而在瑞士大选或投票的计票时间则从不需要这么长,因为在瑞士选票不是数出来的,而是用精密秤称出来的。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12月21日 - 09:00
Bruno Kaufmann

这次白宫易主,美国人的投票参与率打破了历史纪录,在这个最古老的民主国家,那几周的紧张和激烈的氛围也是显而易见。“今年大选前我感到莫名的紧张,所以我报名当了计票员,”Denise LeGree说。

这位来自亚特兰大,58岁的保险经纪人是今年近50万名大选工作人员中的一员,这次LeGree和她的同伴在家乡佐治亚州统计该地区公民所投出的500万张选票时,不仅统计了一次,而是四次。因为,落选者的律师多次提出投票权申诉。

实际上完全可以不必这样大费周折,当今世界上大多数国家都定期举行选举和投票。而针对“自由、公正和民主”的选举和投票有着明确的规则-例如《联合国公民公约》(第25条,1966年)和《欧洲公约》(第3条,1952年)。在很多地方,投票结束数小时之内就可以公布结果,而且不必怀疑计票的可靠性,比如马耳他、台湾和瑞士都是这种情况。

马耳他:选举日国家武装部队处于紧急状态

在欧盟成员国马耳他,大选或投票日有时(极少情况下)会动用国家武装部队;在瑞士选票不是数出来的,而是用精密秤称出来的;在台湾每张选票都要公开。

与美国相比,上述三地的不同之处在于,它们的面积和人口数量都要小得多,但也有有趣的相似之处。比如和美国一样,暴力组织曾长期主导着马耳他和台湾的政治舞台;而瑞士的联邦制结构则与美国非常相似。

“直到几十年前,马耳他的每次选举都伴随着血腥的冲突。”拥有马耳他-意大利双重国籍的阿诺德-卡索拉回忆说,“如今,所选票都由军方护送到一个中央地点,在严密监视下公开清点。”上次议会选举的投票参与率为92%。

台湾:快速、准确、透明

台湾也熟识这种公众监督的计票制度:在这里,每张进来的选票,都会由选举工作人员举起,然后由选举委员会的代表先大声地唱票,这时,观察员就会监督,这张选票是否落到正确的候选人、政党或投票方的手中,在黑板正确的位置画上“正字”的一笔。

尽管使用这样透明而准确的计票方法,但2300多万台湾人却不需要花费太大耐心等待结果。如果投票结果-如最近举行的针对十项重要法案的超级投票日-不能在投票当晚公布结果,有关负责人就会被革职。

2020年1月11日,大选工作人员正在为大选候选人画上“正字”的一道。 Copyright 2020 The Associated Press. All Rights Reserved

瑞士:信赖精密秤

在马耳他和台湾,投票的整个过程都是由中心机构来控制,而在瑞士,与美国类似,主要是由地方司法机构负责,尽管如此,联邦秘书处的消息中心还是可以在投票日当晚通过应用程序宣布:“所有的选票都已统计完毕。”

之所以可以做到这点,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从2003年开始,瑞士各地都允许使用精密秤。换句话说,在瑞士选票根本不是计算出来的,而是称出来的。“这些精密秤要比计票员更加准确。”Arth市书记Roger Andermatt说。作为施维茨州的选举和投票负责人,他最有体会,该市的1万名选民非常积极地参与投票:自2015年以来,他们针对88个不同的提案和候选人进行了投票。

瑞士用精密秤称选票。 Keystone / Peter Klaunzer

按照联邦秘书处(瑞士联邦选举机构)的规定,精密秤必须保证质量:“用于计票的精密秤必须根据《联邦计量法》和《校准条例》的要求,由联邦计量鉴定局检测和批准,测量设备的检测由州测量员负责。”

而瑞士能够快速公布投票结果还有另外一个原因。11月29日,瑞士司法部长卡琳-凯勒-苏特(Karin Keller-Sutter)在《企业责任动议》相差无几的结果出来后说:“瑞士的投票和有争议的投票内容太多,如果出现差池或延迟,根本无法事后弥补。”

因此,尽管最后这项动议只因区区6000票的差异而遭复决,却未被要求重新统计,而重新计票在美国可是家常便饭。

美国的“野民主”

而在美国,当人们需要面对大选和投票时,都会有紧张和急迫感,因为大选和投票之前都会有数十亿的资金的投入。

对于在莱克星顿肯塔基大学任教的史学家 Tracy Campell来说,这绝非偶然。“我们在历史中经历过收购选票、破坏投票箱、操纵投票站、偷运非法选民、剥夺选民权利和压制选民等种种行为。”

此外,美国的选举制度由一万多个基本独立的法律实体组成。虽然这种错综复杂的权力划分造成全美范围内有组织的选举舞弊(如特朗普一再强调的)几乎不可能,但这令地方上为避免在选举过程中的偏差带来困难,例如对某些选民群体的歧视。

除此之外,所谓的美国式的“理所当然”-正如社会学家Charles Tilly在2000年有争议的佛罗里达州大选后所表述的那样(尽管在民众投票中失利,但最高法院最终将总统职位授予了共和党人乔治·W·布什),令美国的民主显得“狂野而无序”。Tilly认为,与“非暴力暴政”相比,美国人更喜欢“不择手段地进行权力斗争”。

(译自德文:瑞士资讯中文部)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关闭。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