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国债的钱从哪儿来?

2020年7月,荷兰首相吕特(Mark Rutte)(左中)、欧洲理事会主席米歇尔(Charles Michel)(右中)和德国总理默克尔(Angela Merkel)(右)在布鲁塞尔举行的欧盟峰会上,就预算和新冠疫情经济纡困方案进行了争论。 Copyright 2020 The Associated Press. All Rights Reserved

世界各国政府都在制定史无前例的一揽子援助方案,以缓解新冠疫情的经济影响。但这笔钱谁来付?瑞士资讯向您介绍一些有关国债的知识。

此内容发布于 2021年02月17日 - 09:00
Fabio Canetg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End of insertion

疫苗、重症、缩短工时,瑞士的援助清单很长。仅去年,财政部长乌力·毛勒(Ueli Maurer)就不得不为此努力筹集200亿瑞郎,今年还要再增加150亿。

国外的情况也是如此:法国去年负债2600亿瑞郎,而美国的政府赤字达到了2万7千8百亿瑞郎。

报纸上、电视上和社交媒体上,财经专家都在分析这一发展趋势的利弊,但这些阐述并不容易理解。

我们想改变这种情况。这里,我们向您介绍一些有关国债的知识。

什么是政府赤字?

End of insertion

政府赤字是政府支出和税收之间的差额。如果一个政府的支出多于其收入,就会出现财政赤字。财政部长乌力·毛勒的任务就是,找人支付这笔赤字。

什么是国债?

End of insertion

国债是政府的累积赤字。赤字越大,国债越高。相反,政府的盈余能减少债务。自2003年以来,瑞士已经减少了大约300亿瑞郎的国债。

衡量国债有什么好的标准吗?

End of insertion

一个国家的负债率一般用经济效益的百分比来表示。目前,瑞士的国债大约是国内生产总值的48%外部链接(英)。所以,瑞士需要工作半年左右才能偿还国债。日本的国债率是266%。

一个国家能承担多少债务?

End of insertion

欧盟的马斯特里赫特条约(Maastricht Kriterien)规定,一个国家的负债率不得超过其经济效益的60%。这个数值存在任意性,因为一个国家的债务率是否有可持续性,取决于其经济增长和利率水平。如果利率水平低于增长,国债率就会随着时间自动下降。

这样,国家就可以多负债。还有就是乌力·毛勒是否总能找到人支付这笔赤字。

谁来支付这笔钱?

End of insertion

银行坐拥巨额资金,原因在于货币政策。自2008年以来,瑞士中央银行从银行购买了价值约6700亿瑞郎的外汇。这样做目的是为了防止瑞郎过度升值。用这些新资金,银行就可以弥补政府赤字。

银行的钱放在哪儿?

End of insertion

银行的钱存放在瑞士中央银行(SNB)。银行都在瑞士央行有自己的账户,瑞士央行通过负利率向银行收取费用,所以银行是亏损的。因此,银行其实想摆脱掉他们的钱。

银行的钱去哪儿了?

End of insertion

银行只能通过两种方式把钱处理掉。一种是一家银行可以从另一家银行买东西,例如,瑞银(UBS)可以从瑞士信贷(Credit Suisse)买房产。不过,瑞士信贷的账户也是负利率,所以他们对瑞银的钱没兴趣。另一种方法是,银行可以把钱交给国家。

银行能不能把钱借给倒闭的企业(如餐馆)?

End of insertion

不能,银行只能把钱交给另一家银行或者政府。如果银行给一家公司或一个家庭贷款,他们的钱就生了新钱。

所以乌力·毛勒可以让银行来为政府的赤字提供资金。而为了拿到银行的钱,国家通常要支付利息。但今天一切都不同了。

为什么瑞士可以负利率借款?

End of insertion

银行为其在央行的余额支付-0,75%的负利率,-0,25%的收益率已经很诱人了。因此,联邦目前为其50年的借款仅“支付”-0,3%左右的利息。银行只要能给乌力·毛勒钱,就会给他钱。

瑞士是否应该承担更多的债务?

End of insertion

这是一个政治问题。反对债务的理由是,今天的债务可能是明天的税收,尤其是在国家明显面临破产的情况下更是如此。而赞成增加债务的理由是,只要利率低,政府就不必偿还其债务。

但有一点是肯定的:瑞士的钱够用。

法比欧·卡内奇

本文作者在伯尔尼大学(Universität Bern)和图卢兹商学院(Toulouse School of Economics)取得了货币政策的博士学位。目前,法比欧·卡内奇外部链接(英)在纳沙泰尔大学(Universität Neuenburg)任教。作为一名自由记者,他为瑞士资讯和瑞士网络电子杂志《共和》(die Republik)撰稿。他也是货币政策播客“Geldcast外部链接”(德)的主持人。

End of insertion

(译自德文:王伯笛)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关闭。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