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可持续的快乐:另一种奢侈生活

和牛儿们在一起的托马斯是最快乐的 Dahai Shao, Swissinfo.ch

托马斯的生活并不规律,起床后第一件事是看他的牛儿们,这四头瘤牛(Zebu)本来是他为了能在乡下买这座农房而养的,但它们既不产奶,也不产肉,如今却是他生命中重要的生活伙伴。作为一个瑞士人,他家里随处能够见到来自中国和印度的艺术品和佛像。

此内容发布于 2021年08月29日 - 09:00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看完牛,上楼喂鱼。为什么把鱼池建在楼上,回答是因为好看。客厅在二楼,除了有欣赏价值外,还能保持室内湿度,尤其冬季。鱼池中的水和巨大的植物形成一个小小自然生态链。

然后去地里、花园里摘各种果子吃,他说,这就是他的早餐。顺便看看他的植物,跟花园一角小小热带雨林房里的蝴蝶、青蛙、蜗牛、壁虎和蜘蛛们打一圈招呼。

之后,他便开始了一天的各种职业角色。从建筑师到水暖工,从手工帽子制造者到伐木工,从农民到热带雨林管理员。按他的说法,他同时从事着几十种职业,这其中他在学校学过的只有做帽子。

他住的地方与其说是农房,不如说是半个建筑工地,进屋第一眼看到的便是墙上的一个巨大的洞。看到我狐疑的表情,他解释说正在建造一个壁炉,并给我讲了一个围炉夜话的场景:冬天的早晨,外面下着雪,屋中壁炉里火苗蹿动,我和心爱的人一起在温暖的壁炉前吃早餐......

脑补一下,这里将是一个有温暖火焰的壁炉。 Dahai Shao, Swissinfo.ch

一个眼睛里放着光的人

认识托马斯是2020年夏天,跟一位朋友去他家观摩印度吠陀宗教仪式外部链接,我作为司机来过他家一次。当时托马斯光着膀子,赤着脚便出来迎接客人。闲聊之间,发现他有很独特的个性和思想,眼睛里有一种光芒,有很强感染力。当时就想,能在全球化的今天生活在如此原始的环境中的人,一定是个心理强大,有精神支撑的人。

本来今天采访他的目的,是以低碳环保为题来的,但是随着采访的深入,我发现,自己丢失了那条红线。

那么,他为什么要住在这么偏僻的一座220年前的农房里?答案非常简单:“因为2007年我认识了现在的女朋友,我们打算搬到一起住,但是租一栋房子太贵(这里说的房子是独栋的House,而非公寓),于是便萌生了买一栋的想法。最终很幸运地买下农房并住在了这里。”

但是,他是一个没有积蓄,没有工作的人,怎么在瑞士买得起这么大的房子和地皮(2.6公顷)?故事要从他的孩童时代说起。

托马斯出生在苏黎世的Rüschlikon,父亲是个工厂主,他从小是个异类儿童,虽然读了8年书,但8年换了25所学校,但他并未从学校真正学到什么。他今天掌握的知识和技能基本都是自学的,包括科学、文学、历史、考古学、宗教学等等。

他这样描述自己的上学第一天:“7岁那年,当我第一次坐在课桌前,我就预见到等待我的将是一条持续9年(义务教育)的黑暗隧道”。

但是托马斯的学习能力堪称一个天才儿童,一本书,当班里孩子还在阅读前几页的时候,他已经在20分钟后读完整本书。他说学校对社会对系统是有用的,但对人不一定。

17岁出车祸,自此便只有50%的工作能力(当时他是帽子制作工学徒),他虽然每月得到一份很有限的伤残补助金,但这些钱根本无法支付在苏黎世的生活开销,所以便搬去了提契诺州。车祸后膝盖的疼痛也一直伴随着他一生。

40多年前,托马斯在提契诺州的一个森林里用8万瑞郎买了一块地,自学建筑,用7万瑞郎自己建造了一栋房子,问他是怎么做到的,答:边干边学。

住在提契诺森林中这栋房子的25年期间,他用50%制帽的收入和微薄的伤残保险与太太一起将三个孩子养大成人。

一个超级奶爸的信仰、奢侈和多样性

“如果我有孩子,我一定在家陪伴他们成长。这一点从我小时就很清楚。对于我来说,我今天能挣多少钱,10年后就没人对此感兴趣了,但是我能给孩子们的,将延续至他们的一生。”

人生有不同阶段,每个阶段的重点也不一样。能和孩子相处的时间非常短,如果你没有及时享受的话,重来是不可能的。今天我回看与三个孩子的共度的时光,我感觉比幸福更幸福。这不仅仅只是一种奢侈,也曾是我那个生命阶段最重要的任务。

今天他们从事着不同的职业,但他们怎么看待、处理和理解工作和生活,那是一种美。

托马斯家里有各种印度和中国佛像,但当被问及他的宗教信仰的时候,他沉默了片刻说:“我从小就只想成为一个真实的人,我相信世界是相通的。”

“我也是一个平衡的人,我7岁时读老子的《道德经》便找到了共鸣。老子说,人们都去的地方,你别去。世界就像一个棋盘,大家都想去白色格子的时候,你也可以选择黑色格子。首先,黑色格子的生活相对比较便宜;其次,这里没有很多人,可以找到工作,第三,这个格子可以让我有可能待在家里。”

“如果你生活在城市里,你可能得像陀螺一样地工作才能养育三个孩子。当白格子里的人没有时间的时候,我有时间,这是奢侈;孩子小的时候,我在家,这个时间比奢侈更奢侈。“

他说,大儿子Raphael前几年说,他能这样长大,是多么奢侈。在城市中长大,你时刻都在被比较,被评估,但在森林里不会。树木没有攻击性,你也不会被海量的并非都是健康的信息淹没。森林不是死的,它充满着生机和各类信息,有一种特殊而祥和的气氛,这也是一种内在的强大。

问碰巧在家的小儿子Johnas从父亲那里学到了什么?答:自由。

“每个人眼中的奢侈都不同,我的生活用水来源于山泉,房顶有太阳能发电板,冬天取暖用的燃料是林中的木材,可谓低碳生活,但这不是我所追求的,也不是我的计划,这仅仅只是一种副产品,副作用。”

托马斯说,如果你不遵守这个社会的游戏规则,大家就不带你玩,你就不会得到他人的认可,也没有人会拍拍你的肩膀,但是如果你足够真实(美),你就不需要别人拍你的肩膀。但,这并不容易。

所谓多样性,就是每个人都是不同的,但是你每天会看到成千上万相同的人,走在相同的道路上。他们真的愿意这样吗?这是他们的命运吗?

躺平? 逃离城市?

在瑞士买农业用地或农房,必须是农民,或从事与农业相关的耕作或饲养牲畜。所以他经过考虑,养了四头印度瘤牛,但不为收益。

动物必须有用吗?事物必须都有利可图吗?

托马斯说,上天创造的万物自身就是一种美,美是一种真实。对于我来说,重要的是欣赏、感激和尊重世间万物。我曾经在老人院工作,老人实际上已经没有“用”了,他们不再创造价值,但他们有自己的光芒,他们比所有的钱都有价值。

他养的牛唯一能被称之为“有用”的,就是牛粪,是吠陀宗教中火的燃料。“从技术上讲,如果我计算卖干牛粪(Kuhdung)的收入,牛做到了自给自足”。

“我不是一个带着有躺平心态的逃离者,我选择从一列快车换乘到另外一列车。在全球化的今天,没有人能够逃离。我像所有人一样纳税,我选择了另一种节奏和速度。我需要的是空间和自由。”托马斯说。

当被问及生命意义的时候,他脱口而出:Erfahrung(体验,经历,过程,经验)。

他,有自己的愿景。

我生命中重要的一点,是我生命中每个阶段有不同的焦点,得有取舍。孩子小的时候,我的重点是孩子。而今天许多人,事业、家庭、孩子、旅行、度假同时都想要。生活有它自己节奏,在森林里生活,能学习和感受到大自然的节奏,这才是生活最好的老师。这也是老子《道德经》的精髓所在。

这也是为什么我家里有各种艺术品。我要与他们共同生活,真正地去感知它们。同时,有必要的话,我也可以放手。如果你在博物馆看,只是看一眼,而我在家可以一直欣赏它们,享受它们细节,在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光线下;就像我欣赏我花园里的玫瑰,躺在牛棚食槽里感受牛反刍时的美妙气氛;看着我的房子一天天完整、变美。

这些都是一种可持续的快乐,可持续的奢侈。

问他未来的计划,托马斯说:“Ich lasse mich überraschen.”(我让未来告诉我。)

瑞士WWOOF的成员

世界有机农场机会组织(WWOOF: WorldWide Opportunities on Organic Farms 英外部链接)1971年开始于英国,其宗旨是提供给城市人更多接触乡村的机会,同时推动绿色有机农业。该组织的成员农庄(户)提供给访客一手的有机和保护生态的方法和生活方式,从而推动有机产品耕种,同时也让他们感受农村生活,体验不同国家的风情。

今年62岁的托马斯·布伦施维克(Thomas Brunschwig)自2020年起,便是瑞士WWOOF的成员,他给愿意来他家接触瑞士乡村、了解有机农业的人提供食宿,作为回报,来人在他家担负农耕、园艺、畜牧、家务等力所能及的劳动,宾主之间没有金钱交易。

瑞士于1990年加入世界有机农场机会组织。他说,他和女友很乐意与大家分享他们的劳动成果,交流对生活方式和世界观的想法。详情可参阅:https://wwoof.ch/de/user/162241外部链接

End of insertion

该故事中的文章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关闭。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